[原创]“54式”手枪,咱老海和你前世有仇啊?

去年11月15日,老海曾在《陆军论坛》里发了一个名曰《惊魂啊,女教员手枪走火,“54式”子弹从我裆下穿过!》的帖子(链接:http://bbs.tiexue.net/post_5588251_1.html)。

没想到,此篇由我在部队亲身经历而撰写的搞笑帖子一经登载,竟受到了各位战友的一番热议。

当然,由于《陆军论坛》是个大坛子,所以,我的这份帖子在论坛首页火了几天之后,便很快就沉了下去。至今,也仅得到了不到25000的点击率。

下午,陪护母亲的我从医院换班回来闲赋在家,老海决定暂时停止回复,关闭所有的QQ和网页,心无旁骛地认认真真再写一篇原创!以供晚上发表。

虽然是决定写帖子了,但是,那究竟该写些什么呢?

考虑再三,最后决定:还是写写我与“54式”手枪另一次的“亲密”接触,也即是:走火的手枪子弹再一次从我裆下飞过的惊险经历!

————

1990年,老海依依不舍地告别陪伴了自己四年的火热军营,脱掉一身水兵服、退伍回到地方。

在走关系无门和对几个单位的左右权衡之后,最后,老海无奈地在父母所在单位报到,当上了一名继续穿制服的企业单位经济民警。

经过一段时间的认真和努力工作,很快,有着三年带兵管理经验兼文笔还算不错的老海便在这支由五十多名警员组成的企业经济民警中队里脱颖而出。在因抓获持枪抢劫犯而荣立个人三等功之后,又被保卫处领导宣布成为了中队“夜巡分队”的分队长。

所谓“夜巡分队”,就是在夜间负责全厂范围内的巡逻、守候以及处置紧急突发事件等工作。因为那时侯我还没有结婚,所以,自己非常喜欢这种在时间上相对自由和随意又基本上不耽误第二天白天休息时玩耍的工作。

由于一段时间里,我所居住的这座城市的社会治安状况不佳,同时,我们这个拥有几千名职工的市属大型纺织企业的盗窃现象、特别是利用夜间越墙盗窃案件时有发生,所以,为了加强对各类犯罪的打击力度,单位保卫处就为我们这支分队配备了一支“54式”手枪。

(因为历史原因,那个时期的很多大型企业保卫部门都是配备有武器的。其型号主要集中于:“54”“64”“77”式手枪,“56”式半自动步枪和少量的“56”式冲锋枪。后来,由于部分单位管理疏漏而导致的枪击事故频发,以上配备的枪支就都被公安机关统一收缴了。)

当然,手里有了枪支,在执勤过程中再应对那些持有凶器的犯罪份子(那时还不时兴叫“犯罪嫌疑人”)自然就方便和强悍了很多。于是乎,在很短的时间里,我们这支仅由四人组成的“夜巡分队”就在巡逻和守候过程中抓获各类犯罪份子二十余人。

由于保卫工作性质的特殊和处里几位领导对我本人的信任,所以,在长达大半年的那段时间里、也即是在我担任“夜巡分队” 分队长期间,配备的这把“54式”手枪都是由我个人保管的。

、、、

一天下半夜二点多钟,正在单位上班的我突然接到了老婆的传呼(这期间我已结婚),说是又有人在门外撬别我们家里的自制防盗门(所谓自制防盗门,就是由一个手指左右粗细的钢棍焊接的中空铁门,它位于我们家中当作厨房的通道的另一侧,表面上有彩条布覆盖遮风)。

鉴于家中只有妻子一人,所以,受到连续几晚惊吓的她感到很害怕,故此,让我赶快回家。

收到这个传呼后,我立刻开始气恼起来。不知道什么人敢这么大胆,对我这个海航特种兵一点也不畏惧,竟那我当透明一般。

当下,不敢再有耽搁,便和正在休息室里利用巡逻间隙时间打着扑克的“夜巡分队”其他几个伙计简单交待了几句,便匆匆地骑上自行车赶回了位于厂大门对面宿舍区的家中。

来到楼下,在夜色中我仔细观察一会,并未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下,于是,我便悄悄地潜回到自己家中。

进了屋、锁好门,仍处在惊恐中的新婚妻子告诉我:“有人在门外鼓捣我们家铁门上的挂锁。因为,刚刚有二个住在楼上的邻居可能是喝酒晚归,所以,那个企图撬别我家外层铁门的坏蛋受到惊动就跑了。估计,这贼心不死的家伙还会回来。”

另外,妻子还告诉我,这已经是她连续三天发现有人在后半夜撬别我们家的铁门了。

听新婚的妻子这么非常担心地一说,我在故作轻松地宽慰了她几句之后,心想:GRD小子,看来,大爷我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罢休的。敢惹我老海,你是不想继续过好日子喽!

在嘱咐第二天一早还要上班的妻子安心回卧室睡眠之后,我盘腿坐在家里正对着外层防盗门的通道另一头,将手枪放在身边,坐等这个该死鬼的到来。

在夜静中屏息静坐了大约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在我有点困倦也开始担心几个部下是否会按时巡逻因此而打算动身回厂里时,我忽然听到了从楼下黑暗楼梯处传来的轻微脚步声。

于是乎,我马上抖擞起精神,做好了迎敌战斗的准备。

果不其然,这脚步声在我们家的门口停下了。但是,门外的脚步在我家那铁质的栅栏们前停下后,已然来到门口的这个坏蛋并没有马上动手撬门,而好像是在观察和思考着什么。

又过了一会,只见门外火光一闪后便有人开始用手拨开鉄门上覆盖着的彩条布,看来他试图借助微弱的火光,研究门上的那把“三环”锁。

原来,这家伙是打亮了随身携带的打火机,在研究和考虑最佳的开锁方法。

此时,我守在走道另一头木门洞开的屋内黑影里,和对面这个正在忙碌的混蛋相差不到五米远距离面面相对。

一时间,我由于极度的兴奋而致使全身发抖,全身弥漫着有一种久别了的、猎物就要入笼的强烈冲动。

通过极力的克制,我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激动情绪控制下来而没有马上出击。

这时候,门外的这个家伙看来是已经研究出了开锁的办法,于是,随着金属轻微的乱想之声,他开始拿着手中的一串开锁工具开始了行动。

这时候,屋里面,血气方刚、热血沸腾、全身是汗的我再也忍不住了。于是,我伏低身体在木地板上呈趴卧状,双手紧握着“54式”手枪的握把,把枪口狠狠地对准了门外的坏蛋的胸腹部!

可就在我打开保险将要击发的那一瞬间,我猛然间警醒了过来,哎呀!这家伙虽然可恶,但罪不可杀呀!如果就这样冒冒然地开枪打死或打伤了他,估计,最终我也就完蛋了。

于是,我将枪口高高抬起,再次调整了位置和角度,把射击的方向对准了站立在门外的盗贼头上一尺左右处、也就是大约二米高的位置上。

“砰——!”

一声巨响在夜静之中的狭窄通道间轰然鸣响,飞出的弹头在前方铁门的一根钢棍上迸出点点火花后,继而,斜刺着打在了铁门外的墙壁上。

在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之下,门外的坏蛋显然是在枪响之后有那么一段时间都不知何故?只见他那投射在彩条布上的身形呆呆地凝立着一动不动,仿若中枪一般地木立当场。

看到这种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情景,我也开始傻了,脑子中禁不住开始乱想:我打到人了吗?不大可能呀?我手里有分寸呀?但是,如果他没中枪,那他怎么不跑呀?难道说是被吓傻了、、、

想到这里,我翻身从地板上跳起,在已经被惊醒的妻子出声询问之后大声向门外吼道:“我打死你这个GRD东西!”

就在我话音落下的几秒钟,只听见“啪嗒”一声的貌似有金属掉在地上的声响之后,接着,就是“咚咚咚、、、稀里哗啦、、哎呦、、、”的连续响动之声。

那是门外受惊的“傻子”已然惊醒,发足开始向楼下狂奔,可在这个过程中,他被住户放在楼梯转角处黑暗中的什么杂物绊倒,继而又起身逃窜的连续响动之声。

站在门里已经冲到门边的我,估计自己此时再去打开门锁追赶那落荒下楼而逃的家伙已经不大可能了。于是,我回转进屋,快速推开窗户,探身而出,举枪对着繁星满天的夜空连续就扣动了三下扳机:

“砰、砰、砰——!”

“GRD东西,下次再敢撬老子家的门,我就打死你!”

回答我这高声吼叫的,是静静的夜空和弥漫着火药味的空气、妻子在身后的呼唤和对面那栋家属楼陆续打开的三、四盏灯光。

、、、

其后连续几天,家属院里一个年纪约在18、8岁的我比较怀疑是作案者的邻居家小孩一直没有出现过。据此,我更加坚定了我的怀疑。

第二天,我找了一个在家属大院里混得很不错的好友向外放话:“我不管是谁,再敢打我们家的歪主意,我一定会开枪把他的腿给打断!”

从此之后,一直到我搬出家属区之前的几年间,我们家都没再发生过夜间有人骚扰的事情。

、、、

几天之后,邻居家的一个刘姓大哥突然找到我,说是想请我去他所在单位给他们“护厂队”的一帮人上上课。

这时候,通过他的自我介绍我才知道,这位从小就练拳、看着我长大、平日里爱看“小人书”的刘大哥,原来也是一家企业的保卫科长、和我是同行。只是,他所在的那家企业规模很小,只有不到二十个保卫人员,因此,市局经济民警支队就没有批准他们成立经济民警,而是让它们自行成立了“护厂队”。

面对这个让我这个普通小警员都有点受宠若惊的邀请,我当然是立刻就答应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把经济民警的培训教材认真地做了一个备课,目的就是为了把刘大哥的托付和自己的面子完全给撑起来。

、、、

上课那天,有着三年在部队带兵和管理经验且提前做足了功课的我发挥得出乎自己意料之外地出色。面对台下正襟危坐的18名企业保卫人员和该厂的厂长、书记,我口若悬河地一口气讲了三个多小时。最后,到了要吃饭喝酒的时间了,我居然还有点意犹未尽、、、

答谢我的晚餐虽说是在单位食堂,但却安排得十分丰盛。席间,在刘大哥、厂长、书记以及四位小队长的轮番相敬之下,我被灌得是晕头转向,以致于整个人都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倒是我的那位老邻居刘大哥因为天生就拥有惊人的海量,所以,都7、8两的白酒下肚了,人家还是那么谈笑如初。

虽然这样,我还是没有忘记自己身上所携带的枪支(枪支不能随意丢在家里,必须随身携带,当然,带着枪喝酒也是不对的),即便是酒已大半醉,我还是知道时不时地向自己腰间摸上一把,唯恐这要人亲命的家伙有半点闪失!

酒宴结束,我在刘大哥和四位小队长的前后簇拥下前往他们的住寝室,再次查看他们队员按照我所要求新标准整理完成的内务。

站在住寝室的中间,看着已经完全变化一新的住寝室极及其内务,刘大哥愈发地高兴了起来。在说笑之余,身为自卫反击战老兵的他便和我和他的几个部下聊起了前不久看过的一部香港影视片——《省港奇兵》录像带中的情节和内容。

这时候,一位没有当过兵的小队长突然问起了刘大哥:“刘科长,我看录像时,看到了一个用别人身体给自己的手枪上子弹镜头,我有点看不懂,那是怎么回事呀?”

听有人问到录像带里的这个情节,身为老兵同时对这个经典镜头也是赞赏有加的刘大哥立刻兴奋地说道:“噢,你说那个镜头呀。那叫‘单手上膛’。我们在前线时都专门学习过,而且,我还练习过很长一段时间呢。目的就是为了在一只手被人控制住的情况下,可以迅速地单手完成拔枪、上膛和毙敌的过程。”

“这个‘单手上膛’其实很有学问,因为,借助不同物体时力量、角度都不同。需要迅速、果断,在最短时间内将对方置于死地、、、”

刘大哥说着说着,便开始激动和兴奋了起来。突然,他开口对我说道:“小海,把你的手枪借给我用一下。”

对于他提出的这个要求,我当时没有半点的犹豫,因为,我不仅知道他是上过越南前线的老兵,前不久,他还手把手地教过我“54式”手枪的保养常识、瞄准击发的动作要领以及他们在实战使用过程中的小窍门。对于这种在越南鬼子死人堆里闯出来的老兵,我敬佩都来不及,哪里还敢有所疑问。

于是,我快速站起身,从枪套中拉出了腰间的那支已经关闭了保险的“54式”手枪,按照枪把向前、枪口向后的原则把枪支递给了刘大哥。

接过我递过去的手枪,刘大哥先是快速地玩出了几个单手枪花,然后,才开始如数家珍地向他的一众部下炫耀起了自己当年的战斗故事和手枪的使用和射击技巧来。

我站在一边,开始也是在饶有兴致地听着。但看到刘大哥虽从不把枪口对人但却在习惯性地不停地摆弄着手枪的保险击锤。于是,我便开始有些担心起来。因为,我那把“54式”手枪的弹匣里可是压满了子弹的呀。

碍于面子和刘科长站在身前的一众部下,我不好大声向这老兄开口提示,但又实在是担心和害怕。于是,我装作无事地向站立在住寝室屋子中间还在“表演”的刘大哥走去,目的是想悄悄地不太明显地给他一个提示。

但是,就在我即将走到刘科长身后向他开口低声示意时,只听到刚才那位和我们讨论这部《省港奇兵》电影的小队长突然叫嚷着向刘科长、也就是我的刘大哥说道:“刘科,你给我们表演一下你刚才说的那种‘单手上膛’吧,让我们都开开眼!好不好,弟兄们,大家噶几噶几、、、”

闻听这小队长说出这几句话,我心中一凛,在心知不好的同时正要开口大声阻拦,只见,操枪在手已经找到昔日感觉的刘大哥已经将持枪的右手快速向自己的右侧腰间一抄,就这一下,他已然准确地将手枪贴在了他的腰带上。然后,他把枪身紧贴腰带下滑,利用摩擦便将枪中的子弹上了膛。

严格的说起来,刘大哥在玩枪上确有几分功底。但是,由于时间久远且久未接触枪支,他便忽略了一个大的问题,那就是,‘单手上膛’这动作只能在二种情况下可以完成。一个,是带弹上膛;再一个,是空膛无弹匣上膛。

玩过“54式”手枪的战友都知道,如果在装上弹匣而又匣中无弹的情况下向后拉动枪机,手枪的上滑块是无法复位的,因为,滑块会因为无法送弹而被机件卡死。

再说刘大哥这里,我见他已然将枪上膛,便赶紧探身想伸手去抓握他那已然垂下的枪口。同时,我也急急地叫出了一句:“刘大哥,枪里有子弹!”

可就在这时,刘大哥却已然扣动了手枪的扳机。事后,我的理解和他自己做出的表达都是,他是要完成一次空膛击发后,再进行第二次的“单手上膛”。

“砰——!”

枪声猛然间出乎在场所有人意料之外地响起!

射出的子弹在呈约30度斜角猛烈地打击在我裆下的二腿之间后,又呈30度斜角折射飞出,最后,死死地嵌在了几米外刘科长那张实木旧办公桌的桌面边缘!而这个恐怖的着弹点,距离一位依坐在刘科长办公桌边的小队长的股胯处仅相距不到二十公分。

枪响之后,屋子里的所有人一下子都傻啦!

一时间,我呆若木鸡,站在原地用手死死地拉着刘大哥那持枪的胳膊不能动弹。淌着冷汗的我暗骂:奶奶地,我和这“54式”手枪真可谓是有缘啊!在部队时,就曾被女教员吓了个蛋蛋冰凉,今天,又被这刘大哥给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老天,我这可才结婚半年的时间不到呀,你对我海东青可也忒狠了一点吧!

站在我前方,背对着我的刘大哥一时间也傻了。他死死地握着枪口还在冒着缕缕青烟的手枪,半转回头惊愕地注视着我。还好他老兄的军事素质超强过硬,手枪那已然上膛的枪口没有再射出第二发子弹来。

而那位依坐在刘科长办公桌边股胯处距离弹着点不到二十公分远的小队长,起初只是惊愕于枪声突然发出的响动,而并未注意到自己差点被子弹击中。

在我们围拢上前,从他身边的办公桌面板上用力扣下那枚已经变形还在烫手的弹头之时,这三十多岁的大老爷们一下子就小便失禁了、、、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就是我与“54式”手枪之间的第二次“亲密”接触。出现这种枪支走火的惊恐一刻,其实,也算正常吧,但是,最让我不能接受的是:为什么二次走火时,子弹都是从我的裆下穿过呢?

我实在是搞不明白了,“54式”手枪,你这支“大黑星”,我老海跟你TMD前世有仇啊!!!


想了解真实的部队和真实的从军经历吗,请关注以本人在海军航空兵军事院校里的亲身经历所撰写的纪实性小说

——《好男当兵》http://book.tiexue.net/Book17766/


中華鐵血军團 热诚欢迎您的加入 http://group.tiexue.net/hai/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2/2/17 20:00:36 被好兵海东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