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财政部昨日发布数据显示,去年全国税收总收入近9万亿,同比增长22.6%,税收占GDP比重超过19%。其中企业所得税收入占税收总收入的比重为18.7%。对此,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剑文建议,目前的税收收入规模相对较高,要达到民富国强的目标就应该藏富于民,应适当进行结构性减税。



实际上,“减税”早在2008年中央经济会就提出了,而且几年来,从增值税试点,出口退税适时调整;到降低消费税,再到多次提高个税起征点,结构性减税政策接连出台,似成系列。




然而,从数字来看,四年来国家总税收一直在逐年递增,并且每年以两位数的迅猛增长。




这也符合民众感受。如今,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没有感觉税负减轻,税款变少。相反,税收越减越多,似乎已成为普罗大众难以打开的心结。




既然结构性减税在连年实施,税收为何还越减越多呢?




原因之一,是税收制度在设计时就植入了“增收”的因子。1994年税制变革时,为舒缓当时财政困境,当时实际征收率仅为50%,这意味着,倘若国家层面要实现5000亿元的收入目标,在只有50%税收实际征收率的条件下,需要事先搭建一个可征收一万亿元的税制大盘子。显然,现行税制自出生起,就预留下巨大的税收增长空间,为以后连年超收埋下了伏笔。




二是,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一些征免条款也逐渐复活。房产税、土地增值税、二手房交易营业税和个税以及大小非减持征收个税,这些长期处于休眠状态的税种,一个个都被激活了。比如深受舆论和公众关注的房产税,尽管试点初的各种争议已过,但未来扩围仍是焦点。




另外,国民经济结构过分依赖于制造业,税制架构中以间接税为主,这些因素也是税收逐年增长的推手。




那么,如何解开税收越减越多的“密码”呢?一是要控制总体税负规模,通过立法的方式,硬性规定为GDP的一个比例;二是更要控制税收增长速度,与GDP同步,以实现政府与企业、个人之间税收利益的合理分配。并且,应清理企业的各种不合理收费,鼓励企业创新,提高工薪阶层工资水平,完善社会保障水平,合理配置资源,从而增加企业经济活力,提升国民消费能力,最终实现提升民众福祉。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