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644年满清入关后,满清便设立史馆拟修《明史》,以示明朝已亡,借而否认南明政权,并笼络明朝遗老和降清汉臣。但因为当时政局未稳,南方抗清斗争如火如荼,所以实际修撰工作只是处在准备阶段而并未全面展开。直到康熙17年,修史的条件似乎才成熟,康熙这才下旨全面启动《明史》的修撰工作。

而围绕明史,却生了许多文字大狱,从庄廷龙明史案、戴名世等明史案中可以看出,满清统治者对《明史》可谓敏感之至!他们惟恐本朝被辉煌的明朝比下去,惟恐汉人民众长久地怀念明朝,惟恐满清的皇帝被明朝的皇帝抢了风头,所以就采取了按统治者的意志强行修史的办法来丑化前朝。于是,制度比满清先进、思想比满清自由、社会开放、经济比满清发达、文化比满清繁荣、民生比满清富足、科技事业更是远远超过满清、资本主义萌芽发展的明朝,就被满清统治者抹黑和妖魔化到了一个空前绝后的程度,而闭关锁国、思想禁锢、经济停滞、民生凋敝、日益落后、丧权辱国于西方世界的清朝却还能以所谓的“康乾盛世”来标榜自己。

殊不知从来都领先于世界的中国,即使在明末也是紧紧跟在西方先进后面的。但自打满清入关统治之后,中国文明的历史性大倒退,就如一场巨大无比的灾难般笼罩在了这片古老的、辉煌了几千年的土地上!而民众积极向上的精神被满清长期扭曲和阉割,导致了一个民族的力量和智慧沉沦下去。至鸦片战争之前,中国民众更多是一具具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

满清修《明史》一直就让人充满怀疑,就比如袁崇焕被皇太极设反间计杀害一事,与明朝之原始档案根本不符,难免有孤证和杜撰之嫌。袁崇焕案的所谓中“反间计”一说,在此说产生之前的几十年间,没有任何旁证可佐,可见清修《明史》造假的可能性很大,也符合他们对待明朝历史的一贯态度,尤其是联系到其后来的“文字狱”之血腥,史所罕见,谁还能相信这样一个虚伪的残暴政权会秉公直呢!

康熙年间的《明史》一共有三个版本,武英殿本《明史稿》混合了万斯同、王鸿绪、张廷玉这三人的心血和心思,这三人在实际上先后主持《明史》的修撰工作,并完成了各自的版本。但万斯同审定的《明史稿》第一版显然是价值最高的,王鸿绪版的《明史稿》则是窃取自万斯同版的《明史稿》并大有删改,张廷玉版的《明史稿》则是在前两版的基础上大体按照满清皇帝的意思来修篡和删定的。这就说明,《明史》从头到尾都由满清皇帝终审定稿,而清朝的几位统治者对《明史》修撰的重视可谓到了离谱的程度!《明史》每完成一部分,康熙、雍正、乾隆无不仔细审阅,乃至事无大小地就每个自己所“关心”的细节提出自己的“建议”并让写者修改。

当年明太祖朱元璋修《元史》只花了两年多时间,元朝修《宋史》也只花了两年多时间,惟独满清,修一部《明史》竟然花了几代帝王近百年的时间,其处心积虑之深由此可见一斑。所以现在广为流传,汉人们所了解到的面的明朝,实是出于清帝之政治目的而在一定程度上被满清妖魔化了的明朝,是与历史的真相有很大差距的!

本来中国古代皇帝对史官撰修当朝史的工作是基本上不干预的——如司马迁修史就骂汉武帝穷兵黩武,结果汉武帝不过是愤怒但也没有将司马迁的史籍给篡改了而是让其出版流传下来,这正是古代中国最可宝贵的传统之一。但是很可惜,自唐朝动了玄武门兵变的龟唐天可汗李世民干预史官独立撰史的那一刻起,这一优良传统就遭到了破坏。但直到明代,宋明的皇帝都比较少干涉史官编修朝史,史官工作基本上保持独立性。而满清统治者对史官工作独立性的剥夺,则在事实上达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地步。

清修《明史》,几代学者历时近百年,本来是基本保存了明朝的史实。但却在康雍乾诸帝的旨意下,几经严格的增删、政审、篡改,在很大程度上成功地扭曲和丑化了明朝的真实形象,并在《明史》定稿成后焚毁了大量明代的原始史料——这点是显而易见的,否则干嘛摧毁原始史料,还不是害怕对比之下就被人揭穿满清官方修建《明史》的虚假。清朝修撰《明史》之后,对所依据的档案史料往往弃置甚至烧毁掉。如此,满清对于明朝的妖魔化处理就失去了反驳的第一手证据,乾隆之龌龊由此可见一斑。

清代先是兴《明史》案,杀了私修《明史》的,后来,开始官修《明史》,所以这个私修《明史》和官修《明史》,肯定有较大的区别。其中一个奇怪的事情,私修《明史》认为努尔哈赤父祖之死,责任人是尼堪外兰,努尔哈赤本人应该也是这样认为的,其十三幅甲起兵,一开始就是打尼堪外兰,很久以后,羽翼丰满后才搞出了“七大恨”,而且后面的六恨,多半是与叶赫部在明朝争风吃醋之事,如果这第一恨真的站得住脚,用得着这后面这不相干的争风吃醋之事吗。但官修《明史》是康熙朝,而大规模删改古,则是乾隆朝,乾隆朝在大规模删改毁禁古时,还禁了其父的《大义觉迷录》,也可见同样是兴文字狱,乾隆与雍正的区别。乾隆狡猾,而雍正自大。

至于康熙朝,则在乾隆雍正之间,而多了份老谋深算。康熙朝的官修《明史》,也许直接编造删改不算很多——至少没有其儿子和孙子那么多,而有条件的选择材料,却大有可能。这样修出来的《明史》,也许材料在大部分情况下没有差错,但却有可能象雍正的《大义觉迷录》,材料可信,结果却明显有利于自己。所以康熙时期官修《明史》,提到明朝版图,仍然是“幅员之广,成功骏烈,卓乎盛矣。”——(当然这包括了很多羁縻地,自然当年封建社会也没有能力去对有效管辖和较高程度羁縻进行区别,实际上即使现在还有很多人受历史教科书羁縻版图影响也都不能对这两者进行区别)。而不是后世清粉说的,只有300万平方公里(后期实际控制在手里的郡县制管辖),剩下的那就“这也是我大清的嫁妆,那也是我大清的开疆”,“明代的羁縻是羁縻,而清代的羁縻就变成有效管辖了”。。。。等等满嘴胡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