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古代西南丝绸之路和腾越文化

古代西南丝绸之路和腾越文化


腾冲,旧称腾越。古腾越的概念包括高黎贡山以西向境外延伸的大片地域,被称为极边。自古以来,虽然天高皇帝远,可并非化外之地,反而极受统治者青睐。特别是明清以后,成为候补地方官心仪的好任所。

民国开创,腾冲继续繁荣,被誉为“小上海”。旧社会,云南20余边境县多被视为穷乡僻壤,法度难及,愚昧落后,令统治者头疼。腾冲却一枝独秀,文化比较发达,经济比较繁荣,社会文明有序,而且人才辈出,令统治者另眼相看。

腾越地灵人杰,与古代西南丝绸之路的内连外通功能有关。

据有关资料记载,古代西南丝绸之路,又名“蜀• 身毒道”,两千多年前即已存在。该道从四川成都起步,进入云南,再穿越横断山脉的崇山峻岭,渡江涉河,到达腾冲境内,然后一分几路:其中一路从腾冲西北的古永出境抵缅甸密支那转向印度,连通中华和印度两大古文明发源地;一路从腾冲和顺南下盈江抵缅甸八莫达仰光和南洋,或从和顺出绮罗、洞山、猛连、龙陵下德宏过腊戌达仰光,连通大陆和海洋两种文明。腾冲,就坐落在古道分杈的丫口上。

腾越位于云贵高原以西的横断山区,为亚洲腹地、中南半岛和印巴次大陆的陆上交通线枢纽。由于区位特殊,地缘上的边缘性与交叉性在腾越共存,使腾越大地在万年历史长河中经历了多种文明冲突,吸收了多种民族文化。特别是中国先秦和两汉以来,腾越随兴盛的哀牢古国在历史大变革中内附中原,使祖国边疆和中原的关系日愈紧密和牢固。两千多年来,尽管古道两侧的政治社会面貌被历史的万花筒转出了数不清的样式,古道却能顽强保持着沟通中外和承先启后的不朽功能。哀牢归汉,吕不韦后人谪永昌、诸葛武侯平南、南诏和大理国兴衰、明洪武屯军移民实边 、王(骥)尚书大军三征麓川、邓子龙戌边卫国、徐霞客游滇、永历帝临边避难、现代著名文化人艾芜南行辗转求学,滇西抗战风云等均在古道上留下了常读常新的动人故事。内地汉文化、边地少数民文化和境外异域文化沿着古道上的人流马帮穿梭来往来传播积淀,逐步在高黎贡山以西的华夏第一城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腾越文化。

腾越人祖上多为明初中原移民,其中或因奉命出征、戌守、屯垦而滞留边地,或因中枢不容而获罪充军效力蛮荒。初始移民大多数有不得已而远离中原家业的愁绪,难免产生已被当朝统治势力边缘化的不得志感觉或怨气,不便返流内地重蹈炎凉,只能一心一意脚踏实地,结合边疆实际守土谋生创业,并以中原生活时期的所学所长启蒙土著,开化边地。几代以后,腾越人先祖逐步稳固了根基,成为新家园的主人,并代代相传,在腾越营造了具有明显地域特征的人文环境:

一、腾越人视耕读为兴家主业,无论贫富均重视教育。腾越人先祖在中原时多以平民身份从军征战或屯垦实边,落籍腾越边地后多能勤耕苦作,以农牧求生存。同时因怀念中原故土,在潜意识里寄希望于后辈,渴望子孙苦读诗书,一为传承中华传统文化,二为提高经营谋生技能,三为登科致仕慰籍先祖。腾越家庭不论贫富,均自觉和不遗余力地供子孙读书上学。很少有因为生活困难为减负而强迫子女弃学节用的家庭。

二、腾越人有强烈爱国心。大部份腾越人因祖上出身军旅,其尚武意识和爱国护边精神也代代相传,视保家卫国为己任。直至滇西抗战,因当局腐败,未组织有效抵抗,致使292名日军轻易占领腾冲城,使腾越人在几十年后还耿耿于怀,认为属后人失职辱没祖先。日军占领滇西边地期间,广大腾越子民能坚持民族大义,不受侵略者收买。腾越大地上未出现内地沦陷区那种成千上万无良军民被敌收买充当“伪军”的现象。

三、腾越人经商意识较强。元、明等朝落籍腾越的军民中,有相当一部份回民青壮,他们定居西南边疆后,带来了有着阿拉伯血缘,沿古代北方丝绸之路流动的祖先擅长经商的传统。他们“军转民”后,结合古代西南丝绸之路上的新区位、新环境、新资源开拓市场经商谋生。其发展优势也影响和带动了一起居住的汉民。所以,几百年来腾越人的经商意识较强,经商效益较好。

四、腾越人善于顺应时势不逆境悖时蛮干。腾越人祖上多经历过逆境和磨难,思维中有“天弯难牮”的潜意识,知道在环境不利的情况下应审时度势明智应对,不必为宁折勿弯而执意“以光脚踢石板”,宁肯忍辱负重顾全大局,也不好勇斗狠蛮干争风祸身害局。腾越辛亥首义元勋张文光,在麾下武力发展的高峰期间,又面临省城政要不容的险恶环境时,宁撤兵息战接受编遣,也不执意裹胁乡党部属充当炮灰糜烂地方危害大局。

五、腾越人重礼教。腾越人在家乡能和睦相处,以礼相待。易地谋生发展时,一方面能互相提携照应,一方面不倾向无原则护短抱团。在外乡谋生的普通腾越人中,男性因为人谦和、明智、刻苦、好学,既易融入环境,又易被人记住,而女性热情、细心,“嘴甜”,勤劳、节俭,其持家理念受家人和友邻重视。

六、腾越人政治上明智。腾越地处“极边”,虽然区位优势突出,但是政治地缘却有其局限性,以腾越作为大本营的独立政治势力均有来自内地的强势挤压,向外回旋却无发展空间,无封闭坐大的条件。历史上,南明抗清名将李定国护驾(永历帝)临边走入末路、回民反清起义将领李国伦(杜文秀部将)转移入腾坚持数年而败亡、腾越辛亥反清起义军崛起后被扼杀、“大包头”流窜腾越被省剿灭、日寇盘踞腾冲遭围歼等即属前车之鉴。

腾越贤达从历史风云中历炼了政治洞察力,通常与全国一统的主流政治文化理念保持一致。对当地崛起或外来得势的非主流政治势力,均冷静应对圆滑敷衍而不忘本趋附。即使对统治全国达260多年的满清,腾越人也始终没有从民族感情上认同,腾越辛亥反清起义爆发比昆明还早3天,有其深远的历史文化渊源。滇西抗战大反攻前,盘踞怒江以西的日军气焰十分嚣张,不可一世。但早在几十年前的清末民初就有为数不少的腾越人到过日本留学、习艺,对日本的国情和国民性有较深的了解,对侵略者的下场有历史性预料,并普遍认为日本人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在他们的影响下,腾越人中除极少数文化层次低的帮会成员或自愿或被迫靠拢日本人谋食外,大多数腾越人都不愿附敌,宁可遁入深山,避敌锋芒,等待国军反攻。日军在腾越两年多,除杨吉品等败类充当其便衣队外,曾处心积虑要组织建制性伪军助战,但因广大青壮年不受利诱和胁迫,搜罗不到充足的炮灰,终归无成,日军驻腾越的第56师团148联队等部始终只能以有限的兵力疲于应付此伏彼起的抗日烽火。1943年夏秋,被国军游击部队预备2师、36师打得支持不住的日军第56 师团,也只能通过上级从远在缅北孟关一带的18师团抽兵支援。以致造成缅北日军力量薄弱,被中国驻印军乘虚而入,几个月后,18师团惨败。

以上几点人文优势,使腾越大地上产生了令世人瞩目的边地俊杰,其中以忠臣廉吏、学界名人、民族英雄、商界巨子等实业型、专业型、学术型人才居多。历史上,当地崛起或易地发展起来的本籍政治型实力人物却不多。

元、明两朝和清朝中期,境外的缅甸北部一直到今天的缅印边境一带曾经是腾越地方官府的辖区,自然也是腾越百姓置业谋生发展之地。英国先后在印度、缅甸建立殖民地以后,才把缅甸殖民统治不断向北推进。并且得寸进尺,还要进一步侵占腾越。其武装侵略被边疆军民挫败后,仍别有用心地促使其一手把持的缅甸、印度殖民地经济通过腾越向云南境内渗透。十九世纪末,英国以武力强迫中国清朝政府签订了不平等条约,开放腾越为中、英通商口岸,筹划在腾越建立了领事馆。由于腾越与缅甸、印度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历史渊源,因此,直到滇西抗战前,腾越老辈人对缅北的地域情缘还很深,在潜意识里对离家乡不远处的这块“藩篱”之地一直不“见外”,甚至不认为从家乡到印度还隔着“外国地”。如果不是英国人从西半球跑来“斜插一脚”,腾越人到印度可以不过第三国。

由于远离统治中心,天高皇帝远,中原统治集团的闭关锁国政策鞭长莫及,成就了腾越人利用地利之便向外发展的开放意识。加上古代交通落后,腾越人从古道往东进入内地,山高水险,路途遥远,社会黑暗,而且官府关卡重重。往西、往南则相对山低水缓,地势趋平,而且社会结构较为松散,有的人还有先辈、亲友、乡党创下的根基或关系可以依靠,只要有足够的实力或勇气,向外发展相对顺畅。因此,腾越人先辈出门,包括求财、谋事、躲罪、避祸等,多顺古道向外走,所谓“穷走夷方急走厂”。家乡人除非打官司或游历求学等特殊需要才上保山 、昆明。否则,很少有人想到往内地找出路。即使到内地求学、做官或处理公务等,也有很多人要取道境外转海路绕行。

腾越老辈心中的出门经历和故事,也多与盈江葫芦口、油松岭的强盗杀人越货,缅甸玉石厂的冒险传奇,瓦城(曼德勒)、仰光等地洋人阔绰霸道以及印度人当了亡国奴,有的穷人竟被英国阔佬强迫当街跪下垫脚上马等等有关。至于保山、下关、昆明等内地的事物,反倒听说得少。

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腾冲、保山等地未通公路前,家乡常出门的老者们就在瓦城、仰光等地见识了火车、轮船。有的人还挑着货物,光着脚板无数次走过了南缅甸城市中光滑软和的柏油大公路,回来给“家乡宝”们大款“西洋景”。

经常出远门的家乡老者们,即使目不识丁,靠卖脚力挣血汗钱,就算一辈子没发过财,也能因见多识广,让村人刮目相看。老大不小却缺乏“出门”经历的人,很难被看重。所谓“读万卷书,不及行万里路”。常出门者,到了安度晚年的时光,往往成为村人劳余聚首聊天,讲天南海北见闻的“明星”。再有一定本事,又善于经营者,不难求到令人羡慕的财富,过小康生活。甚至一方面回家起大宅院,广置良田,富甲一方光宗耀祖,一方面还在海外经营工商产业,资产家业内外红火,持续发展。全县出名的“东董、西董、弯楼子”等,都是跑古道,走夷方闯出来的富豪代表。

腾越人未因处于极边而耳目闭塞或思想狭隘。反而因创造条件积极走出去而视野开阔,对各种文化兼收并蓄。其中不少虚怀若谷的贤达更是临高望远,善于接受新事物、新观念和新思想。

十九世纪后半期,英国势力侵占领缅甸后,也渐渐把仰光变成了国际大都会,在汇集各色人物的同时,也汇集各种进步文化和开放思想。其中有西方的民主、法制、人文理念和现代科技经济知识信息,日本“明治维新”按西法治国由弱变强的启迪,康、梁变法图强设计,孙中山的反清救国革命思想和后来传入的马列主义理论等。

晚清,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内地正在以“老佛爷”为代表的守旧势力专制下日愈黑暗,维新派发起的变法图强运动遭到扼杀时,腾冲先贤却另寻捷径谋新图变,通过古道在海外开拓了视野,吸收了新事物,把带有英式色彩的民主法制社会理念和以先进科技及现代实业富民强边的开化思想带回家乡,并结合实际积极付诸实践。

清末,腾冲业主在国内外办起了许多跨境(地)经营的大商号。民初,以独资、集资、合资和股份制等多种方式经营的火柴厂、肥皂厂、皮革厂、金融机构、图书馆、西式东方医院等实业纷纷在腾冲筹划经营,开全省边境县级经济中二、三产业发展的先河 。进出口方面,玉料、花纱、布疋、机器设备、内地特产等包括生产、生活资料在内的大宗商品日进出县境数以千驮计。使腾冲在滇缅公路通车前即成为了世界瞩目的中外通商口岸。英国政府开设的腾越领事馆,一直运作到滇西抗战前。

随着现代工商业崛起,代表各行业业主利益,反映业主统一意志,负责处理业主共同事务的腾越商会应运而生。商会及其所代表的工商业,在全县弱小落后的牛耕农业经济基础上增加了富有活力的新经济成份,这在上世纪初的边境县经济结构中,全省少有,全国也很难得。腾越商会因实力强大,其影响远在官府之上。地方上需要用经济手段解决的事项,一般都由商会出面支应。

1942年4月底5月初,远征军出国作战失利的阴云漫向腾冲。包括28师师长刘伯龙等败将在内的数以万计的溃兵、伤员、难侨和中央机关撤退人员先后进入县境,要吃要住,全县人心惶惶,地方官六神无主。全赖商会出面,牵头组织社会各界支前抚后,接待安顿,设置食宿点,让入境人员获得喘息,恢复体力。并引导其出境过江脱险。

不少家乡先贤出门接受了新事物、对西方列强崛起潜心研究,深受启迪。对旧中国的积贫积弱任人宰割痛心疾首,立志救国并以身实践。其中张文光、李根源、艾思奇的影响最大。特别是李根源和艾思奇两人,通过其一生所学及救国实践中分别与朱德、毛泽东两位时代伟人发生的不解之缘,为推动中国历史发展做出了特殊的贡献。为腾越文化增添了辉煌的篇章。




http://blog.163.com/heyi_g@126/blog/static/122898469201092935211475/

请作者解释于此连接的关系,请于48小时内解释,过期将对此篇文章做假原创处理,,,

本文内容于 2012/2/17 19:12:24 被孤独吴名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