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33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弹指一挥间。可对于曾参加过那场短暂战争的,而今健在的老兵们来说,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在流水般的日子里,从青年小伙到眼花,头发白,跨进已知天命的门槛。每个人,没有忘记,也永远不会忘记那血与火的场面。它总会时时在头脑中闪现,就像一张老照片,定格在那个时刻,从没有随时间的冲刷而暗淡。回头想,最难以忘怀的,还是当年自己所在班的情况,自己身在其中,情不自禁的会怀念那段历史,怀念生死与共的战友。。。。。

战时,我在43军128师383团1连,我们九班,九个人来自四个省九个县,班长姓瞿,湖北洪湖人,我是副班长。75.76年兵各一人,77年兵三人,78年兵一人,79年兵三人。年龄最小的18岁,最大的也才24岁,真正的一帮小伙子。全班团结互助,配合默契,较好的完成了各项战斗任务,二十多天的战斗下来,一死二伤。如今,当年的成员,天各一方,没有了音讯来往。我只有在心里默默的想念,轻轻的呼唤:战友们你在家乡还好吗?

更 使我怀念的,还是那三个在战场上就分别了的战友,33年了。人生能有几个33年呢?今天,适逢2.17纪念日,写出来,是为了释放33年来怀念的思绪,还有心里那沉沉的伤感,也是为了不要把他们忘记。

温保柱,河南新野人,79年入伍。到部队不足三个月,就倒在了敌人的炮火下。我们几个战友在他身边,低沉的喊出为他报仇的誓言,亲眼看着他闭上了双眼。如今他长眠在广西宁明县烈士陵园,在寺浪的青山绿水间。陪伴他的,还有从广西到云南边疆数十个烈士陵园万余名牺牲的烈士们。他们用宝贵的年轻生命,换来了祖国的安宁,保卫了圣神不可侵犯的领土完整。愿烈士们英魂永在,英灵永存!

王保印,河南新乡人,78年入伍。在攻打班岗的战斗中,面对敌人工事里射出密集的枪弹,没有丝毫畏惧,在我们班交替掩护中,他奋力还击,冲锋在前,敌军一个隐蔽的重机枪火力点,一梭了打来,子弹穿透了他的身体。我们班几个人被重火力压制在青苗地里,无法到他身边抢救。后来在我炮火的掩护下,救护队冒死才把他抢下来,重伤致使他高位截瘫,只有头和双手能动,终生将要和病床轮椅为伴(最近辗转和战友联系,知道他现在新乡荣军医院,由国家养着)。想起这些,我不禁心酸,但欣慰的是,祖国没有把他(们)忘记!

刘矿生,河南林县(州)人,79年入伍。他是机枪副射手,战斗中为抢占地形,掩护全班前进,在随射手运动中,左腿中弹负伤,他坚持爬了几米,把机枪子弹盒送到了机枪边。后被救下来,因伤势,只有截肢,永远失去了一条腿。

战后我们班荣立集体三等功,广州军区授予我连“班岗尖刀连”荣誉称号。在那面鲜艳的锦旗上,有我们(九班)的光荣,有他们(保印,小刘)的鲜血,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33年后, 2.17难以忘怀的战斗,难以忘怀的九班!

向所有参战了老兵,民兵,民工敬礼!!!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