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一民们”的堕落:潜规则下再好的人也会沉沦


中国足球腐败案2月16日进入一审宣判,这注定是中国足球历史性的一天,一方面标志着两年多的足球反腐打假终于有了成果,另一方面也表明反腐斗争只是取得阶段性胜利,依然任重道远。


中国足球腐败案因涉案人多、关系复杂、社会影响力大而受到各方关注。人们不仅关注司法机关如何清除足坛蛀虫,为中国足球、中国体育建章立制,更关注反腐案如何为中国社会其他行业反腐树立样板,借以完善中国的司法制度


2月16日9时,辽宁省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中国足坛反赌案部分涉案人员进行一审宣判。4名裁判——黄俊杰被判有期徒刑7年,罚金20万元,并追缴全部贿金;周伟新被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陆俊被判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罚金10万元,没收非法所得78万元;万大雪有期徒刑6年。而前中超公司总经理吕锋被判有期徒刑6年零6个月,罚金15万元人民币。


而在本周六(2月18日),备受关注的中国足协前副主席杨一民即将拿到判决结果。据报道,杨一民的辩护律师王树静称,“我一审后曾与杨一民见过面,他的精神面貌与审判前有天壤之别,现在的他如释重负,感觉很轻松。至于他的量刑多少,我认为应该在15年之内”。


自2010年1月21日中国足坛发生“大地震”以来,杨一民、陆俊等人被推到了风口浪尖,足坛的潜规则、他们的各类轶事在坊间均以各自的版本一一“流传”。


这些昔日我们曾经追捧过的人的堕落轨迹,也不禁让人唏嘘。


“在经过这场扫赌打黑风暴之后,政府在各个方面都给予了足坛很大的支持,足坛正在朝着良性方向发展。”曾是一名专业足球运动员的足球业内人士郭阳(应被采访者要求,此为化名)向《法制日报》记者表示,“足坛潜规则已经被大家说得很多了,以前,当大环境无法改变的时候,再‘好’的人到了一定的位置也会沉沦。”


没能抵住诱惑的“正派人”


作为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原副主任的杨一民,因为是去年12月底足球腐败案开庭审理中出庭人员级别最高的官员,而备受瞩目,他被检察机关指控利用担任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等职务的便利,先后40余次收受了折合人民币共计120余万元的财物。


令人讶异的是,在足球圈里,杨一民却是为人低调的“文化人”。


出生在安徽省蚌埠市的杨一民曾是安徽省足球二队的替补守门员,1978年进入北京体育大学,读完研究生,担任过北体大足球教研室副主任。当中国掀起足球热时,他凭借在教学期间积累的知识成为一名研究人员,并在1993年以国家队助理教练的身份参与了世界杯预选赛。中国足球改革和职业联赛兴起后,杨一民于1995年被借调到中国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历任中国足协技术部主任、联赛部主任,最终成为足协副主席和足管中心副主任。其间,他所在部门职能涉及到联赛、技术、国家队、女足、裁判、注册和青少年足球等诸多领域。


“杨一民在业务方面的能力毋庸置疑,确有真才实学。北体足球博士生导师可不是随便能混上去的,是真做出来的。他很敬业。”对于杨一民,中国足协一名官员曾作出这样的评价。


“最有学识”,这是曾经和杨一民长期接触、共事过的郭阳给予杨一民的评价:“他在中国足球圈学历最高,他对足球的认知程度也是数一数二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足协里面就是国际足联、亚足联的那些培训证书,拿得最多的就是杨一民。”


而在生活作风方面,郭阳则直言在“出事”之前“圈里的人对杨一民还是比较尊重的”,“尊重分两方面看,一个是为人比较正派,另外就是外界大家的一个口碑”。


但就是这样一个“正派人”涉嫌16笔受贿,最大一笔为20万元左右的贿赂,其中包括一些由家人使用的财物,如行贿人赠送的药品,以及行贿人通过帮助杨的孩子上学进行的贿赂。


对于杨一民的落马,郭阳这样向记者表示:“在一种大环境的影响下,人到一定地位、一定环境,在无形当中就有可能被所谓的潜规则所影响。”


“以前在俱乐部的时候,我和杨一民走动比较多,探讨业务、参加培训什么的,杨一民都和我们一起摸爬滚打。”郭阳向记者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进行冬训,“冬训一下子就是3个月,不像现在,没有任何娱乐设施,一礼拜最大的娱乐就是拿个马扎去占个位子看个原版的霍元甲。就在那种环境下,我们都一块摸爬滚打熬出来了。所以说这人呢,都是随着时代的变化,大环境造人啊,还有他从事的这项工作,一定的地位,这些方方面面的因素,我觉得都有点关系。”


作为被告人的杨一民,在此前一次电视采访中是这样描述自己的“第一次”的:“最早俱乐部送三百五百我都给人退回去,后来足球圈里把这个传出去,说杨一民不太愿意收人钱。再后来熟悉的人送,我也就收了。”


圈内人士指出,在职业足球这个巨大的名利场中,任何意志稍微不坚定的人都难以把持自己。


杨一民还透露过这样一个细节。有一年年初的体能测试,江苏队希望他能关照一下。事后大概三四个月,杨一民到江苏赛区做比赛的裁判监督,舜天俱乐部总经理潘强去看他,在房间里硬要给他1万美元;他本来不要,架不住人家硬要给,最终他没有坚持住。


杨一民后来接受采访时则强调,假赌黑问题如此严重,主要是足协领导未起到监管作用,“假赌黑对足球伤害太大了。坦率说,这么多年来,足协在管理和打击力度方面做得是不够的。足协领导表率作用做得不好,没有在足球界树立比较好的正面形象,我觉得作为足协领导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对此难辞其咎”。

监督缺失下的足坛大环境


事实上,在足坛大环境浸染下沉沦的人并不止于此。


接近中国足协裁判委员会原主任张建强的一位知情人士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张建强的沉沦和中国足坛的相关制度息息相关。


据起诉书指控,1997年4月到2009年10月,张建强先后24次收受8个俱乐部和2个省市足管中心人民币共计238万元,构成受贿罪。此外,张建强还在2003年11月,与陆俊合谋,在执裁比赛中对上海申花给予关照,收受该俱乐部人民币70万元与陆俊平分,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对于张建强的落马,作为曾经同事的前中国足协官员、前国足翻译谢强深表痛心,“和那些野路出来的官员相比,张建强、杨一民都是文绉绉的一派人”。


曾有足球人士说,张建强是中国裁判的“太上皇”。他在裁判工作领域里一路平步青云,曾担任足协裁判委员会秘书长,后来还升任亚足联裁判委员会副主席。2007年11月,张建强任中国女足领队。但在2008年2月,随着女足主教练伊丽莎白的下课,他随即被当时的足协“一把手”谢亚龙安排离开女足。


媒体评论员张斌认为,其实,张建强也曾为中国足球付出一定的心血。无论是中国女足拿到亚洲杯的冠军,拿到世锦赛的亚军,还是备战2008年北京奥运会,包括对于中国女子职业联赛的很多构架,张建强都花费了很多心血。


作为前足协官员,谢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非常能够体会“张建强们”的苦衷,他表示,在当时那种大环境下,这种事情是常态,“首先,你在那种环境里诱惑太多了,在那样的环境很少有人出淤泥而不染。第二,在那样的环境下拿钱你不觉得是犯法,足球界里有个传闻,甲方拿一万乙方拿一万裁判还是公正执法,他不真正向着谁”。


在2011年12月底的开庭审理中,站在被告人席上的张建强谈及受贿过程时这样说道:“没有监管,个人面对诱惑时很难把控,这就是一个现实。没有道德、没有规范、没有制度、没有制约、没有监督……”


面对风起云涌的足坛反腐风暴,看着曾经的同事、领导因为贪腐身陷囹圄,郭阳这个“老足球”显得很无奈:“我们这些搞足球的人当然愿意中国足球好起来,现在这个‘大地震’弄得我们也很别扭,球迷、媒体甚至亲戚朋友都在质疑我们这圈里的人。但是,有一个问题值得思考:中国足坛变成这样,有关部门有没有责任?为什么非到根儿上烂了才抓?我们以前都说过这些,包括我们这些基层体育人搞足球的人,我们对出现这种事情也很痛心,每一个有良知的人,球迷也好,媒体也好,包括从事足球专业、业余的人士也好,在这个圈里的人都希望它能好,但是这十个指头肯定不是一边齐的,其中体制、大环境等原因还需要多多思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