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联大会场的137:12说起,再做与叙利亚问题相关的几点分析。

本月16日,联合国大会召开会议,对由美法牵头的29国对叙提案进行讨论并付诸表决,最终以137票赞成、12票反对、17票弃权通过了决议案。决议案原文网上可得,主要内容除了根据《联合国宪章》必有的保证叙利亚独立统一主权领土完整,并明确要求以和平方式解决问题之外——当然这一条也是基本被人无视的,还包括敦促叙当局停止对反对派和平民的暴力镇压、双方停止暴力活动,并追究“有关部门”的责任,并且按照之前联大、人权理事会的决议和阿盟的去年11月2日提出的《行动计划》进行政改。

总之就是之前在安理会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两个常任理事国否决的草案的翻版。而就中国投反对票的动机,某瑟在前一篇帖文说做了简单分析,总而言之就是“赞成弃权无利有害,反对短期无利长期有利”。

首先澄清一个概念,那就是此次通过的只是联合国大会的决议,而联大决议的效力不等于安理会决议的效力,尽管他的投票权覆盖面更广,不过联大的任何决议没有强制效力,这一权力是属于联合国安理会的。从联合国成立以来,随着各项制度体系的不断建立与完善,以及成员国数量的逐渐增多与各方的认可,联合国早已经成为了新的国际政治舞台的中心。只不过国际政治舞台上的主角,永远是由五大流氓共同扮演的。而可以说现今的国际体制下,发动战争合法的判定有两条,一是上国际法院打上以五年为单位的国际官司,二就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授权。而安理会的非常任理事国基本可以无视,所以不管是安理会的13:2还是本次联大的137:12,说白了都是米老头牛牛大公鸡三国轴心对上毛熊白兔联盟——都是3:2。

而上次安理会熊兔发威封杀草案之后,有些网友一是认为小白兔被毛熊绑架,二是觉得中国的反对没有考虑到阿盟啦国际社会啦甚至巴铁的意见,败笔云云。

对于前一个看法,某瑟认为这是对叙利亚问题上有着中国重要利益这一点认识不够,可以理解。但是第二点就有些不知所云了,如果你认为中国没有考虑到巴基斯坦等阿拉伯国家的意愿强行反对是个败笔,某瑟倒要不客气一点,反问一句,他们算哪颗葱?我堂堂腹黑钢牙兔“韬光养晦”了几十年就是为了管这些屁大国家的坛坛罐罐?我小白兔平时为了巴铁出钱出力流血流汗就为了考虑他的意愿?国际博弈无天使,永远不要过分天真的以为强国都把脸面正义当回事,也不要以为小弟们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可以让大流氓改变态度。

卡塔尔的外交大臣不就是一例赤裸裸的悲剧么?以为阿盟是个人物了,竟然跳出来威胁俄罗斯代表说“你们需要慎重考虑,你们的反对将会失去整个***世界!”俄罗斯代表丘尔金低头看着这个矮子,调整了一下情绪,开口,于是全世界都听到了毛熊的咆哮:“你是个什么东西,你再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世界上明天就没有卡塔尔了!”吓跑了土财主之后丘尔金更是在发言中特意强调:“你太弱小了,我代表着伟大的俄罗斯,俄罗斯只和强国说话!有些国家需要认清自己的位置!”

这才对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一个家里除了多哈就是沙漠的土财主也敢出来顶牛,毛熊发飙真可以理解。

此外还有一个误区,就是认为中俄投票之后各方对此的很失礼或者很强硬,其实国际交往中,国家之间互相对骂对喷扣帽子穿小鞋,实在是与国人问吃了没一样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很多国家都是前一天互相指天对骂第二天又立马郎情妾意,说到头来还是利益决定一切。这一点无论是苏联那位创下百次否决记录、单日动用十四次否决权的“摇头先生”外长格罗米柯还是七十年代逢包皮必反的美帝都心中有数。

再次说一下风暴中心的叙利亚当局,作为阿拉伯复兴社会党仅存的一丝血脉,泛阿拉伯世俗化政权的强势时代已然过去了。用太宗的话说,这是“国际大气候加上国内小气候”,一语中的。个人认为这大气候有三,其一嘛,当然是人权卫士米立坚和和平友爱以色列这对好基友,作为一贯把统一复兴阿拉伯民族、坚持反对大撒旦美帝和小撒旦以色列作为政治理想的复兴党政权,当然要“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干净彻底消灭之,而国际关系中“大国,力量就是外交。小国,外交就是力量”这一箴言时刻存在。当然以色列最近表现的很聪明很低调,只是以军参谋长出来作了个声明表示愿意接受阿拉维派逃亡人员到戈兰高地居住,犹太人很注意不把进攻矛头引向自己,很有天朝一贯的“榻上策”风范。

其二,海合会的君主制大佬和神权毛拉们不会允许一个世俗化的政权存在,更何况这个政权的主导者是什叶派异端们的阿拉维派,一向把宗派利益看得高于民族利益的穆斯林兄弟会们自然甘当先锋,比几大流氓都着急。

不过话说回来,扯一些题外话,单纯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来讲,某瑟确实对阿拉伯民族的现状感到惋惜,一个曾经在西方十字军的凶残攻势下屹立不倒、第一次遏制住了蒙古远征军的狂暴脚步,创造出无数精彩故事、灿烂文明,流传下无数人杰英雄的动人传说,其悠久文明史可与我中华民族媲美的伟大民族,如今却分崩离析内斗不止,把宗派利益看得高于一切,甘愿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同胞的痛苦之上,愿意出卖灵魂作为外人的爪牙,一个曾经无比骄傲的民族失却了未来,不知道伟大的默罕默德和萨拉丁们在天有灵,会不会发出一声叹息几丝不甘。

其三,准备南下扩张势力的土耳其也不是一个善茬,虽然凯末尔留下的世俗化政权堪称***国家现代化的典范,但是其国内执政的右翼***党派也是不断的提高着宗教化的调门,这里把他列出来是因为,叙利亚反对派的总基地目前就设在土耳其,西方国家公开的给钱给武器,土耳其更是直接对其提供保护。也难怪,作为又一个***文明的分支,突厥人一贯的泛突厥思想极富进攻性。而作为库尔德人的聚居区之一,可以想见土耳其支持叙反对派的首要条件必是其上台之后帮忙压制库尔德力量——之前的复兴党政府还是罩着库尔德人的。当然某瑟认为一旦战火开启会出现什么变数只有天知道。

叙利亚国内的小气候呢?某瑟认为有两点,一是复兴党政权在长期执政过程中积弊难返,每年只要一点小小的错误积累四十多年就是极难治愈的顽疾,当年老阿萨德是借助了冷战的大环境成功过关,而如今的复兴党内部是决然没有人会走机会主义路线学中修搞改革的,因为条件不具备时间不允许,领导人也没那个手腕。二是国内政治现实,前文提到了,现在的阿拉伯民族已经荒唐到了把宗派利益看得高于一切的程度,我不为别的反对你,就因为你是阿拉维派,你有再多的解释我也不接受,就是要反对你。遇见这样的反对派乱拳打死老师傅还真是没辙。

最后可以再次表达一下某瑟的观点,首先作为自带干粮的五毛,某瑟认为神马巍巍环球和谐大同、大千世界同此凉热都得等到实现了共产主义社会再说。其次是希望各位在批判之时逻辑一贯,不要说咱中国就是国家利益说美国就是霸权主义,大流氓都不是好人。再次,对叙利亚人民来说,人权也好主权也罢,都是政治势力的托词,只要能让其本国局势安定和平,百姓不遭灾祸,谁持秉国政都是一样,可恰恰是争斗双方都是一丘之貉,这也是中国政府一直以来的态度谨慎的原因。

最后,请各位站在历史巨人面前凝神静思,因为百年以前的中国,就是安理会门外等待宣判的那个叙利亚。

本文内容于 2012/2/17 14:31:19 被亚瑟之王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