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民的责任重大 关系到民族的荣辱兴衰

自从人类有历史以来,总是由一种理论来串连着历史的轨迹,古今中外皆是如此。而且各国各教各派均有导师级的传人如数家珍,即使100年出一个大家,如果加在一起编个名人录那也是群芳争艳,让人目不暇接,即使终其一生去研究或鉴赏,也是叹人生短暂,根本无法完成的巨大任务。说穿了就政治和哲学方面的人物就够让人折腾的了,因为政治永远是人类发展的方向,所以各国的政治家们都想把握住她的脉搏,从而达到能引导全人类的目的,而把政治上升到哲学的高度,那才是政治家的一个高级的境界。于是作为一般小民来说,一大部分人都视政治为庞然大物,似乎是何等的高不可攀,所以说政色变,莫淡国事!流传在民间一句流行的话是:"天塌下来由高个子顶着!"这句话就是儒家思想的翻板: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民!这种思想在中国人心里是根深蒂固的,所以真正的中国底层的人民,只要能活着,根本不会去了解中的政治到底是什么回事,这才给中国的政治操盘手们,有了广阔的自由发挥的空间!


政治一旦离开了统治,就成了歪门邪道,比如;汉武帝提倡独尊儒术,那道家,墨家,阴阳家,纵横家,等等都统统遭清洗,或边缘化。所以儒家并和统治者合在一起行苟且之事,而儒学便成了政治。说穿了他们只不过是一伙相互利用的强盗,共同作案就地分脏罢了。儒家用统治者的权力,编织一套既具体又可行的压榨人民的方案为统治者吮痈舐痔,而统治者又要利用儒家的这一套奴役人民的伎俩而达到巩固统治地位,所以便一拍即合,狼狈为奸。在数千年的中国历史时代它们一直配合的十分默契,铸就了所谓的封建文明。而在这五千年的历史进程中真正的受害者则是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儒家以仁义礼智信为显称,看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一旦按照此礼法实施起来问题就出来了。所谓的"仁"孔子说是君子的道德,所谓“小人”是排除在外的。他明确地说“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①就是说,“君子”之中,是有些人没有“仁”这种道德品质的。在“小人”中间,是不可能有这种道德品质的。又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②就是说:“小人”,只可以叫他们跟着走,不可叫他们懂得什么。又说:“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③就是说:“君子”如果学一点“道”,(君子的意识形态)他就可以爱人,就可以对于劳动人民,给一点小恩小惠。“小人”如果学一点“道”,就容易被使唤。孔子在这些话里面,明显地暴露了他所谓“仁”的阶级内容。而义更是儒家和统治者的一种契约,也就是说我帮你统治,压榨,忽悠人民,你要保证我的丰厚的待遇不变,说穿了也是狼与狈的契定,这叫君子之义,是不可与小人言的。礼就更恶毒了,世上因为儒家创造了礼,才有了三教九流,造成人类的三六九等,他们说;皇帝是天子,九五之尊,处于金字塔的顶尖,处于天父之下,万万人之上,而皇家的阿猫阿狗均为人之瑞,不仅终身享受锦衣玉食,荒淫无度的生活,还可杀草民如割草荠,而民万不可犯上作乱,因为人民就如同皇家圈养的牲畜牲口一般,不杀为仁义,杀之为天理!所以封建社会的中国人民根本从来就没有过与统治者平等对话的权利。智仍聪明,智慧,见识也,试问在那个人民连话语权都没有的暗无天日的环境里,又何来的智!信是平等的,但内容不同,统治者与儒家的信是在分脏时守的信,是瓜分利益之信,而人民守的信是处在某个阶层中必须要俯首听命上一个阶层的奴役之信!从以上我们大致可以看出儒家的学术实际上就是统治者在实施对人民剥削和压榨的一种骗术,或是一种温水煮蛙的变态术。所有一切压迫阶级,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都需要有两种社会职能:一种是刽子手的职能,另一种是牧师的职能。刽子手镇压被压迫者的反抗和暴动。牧师安慰被压迫者,给他们描绘一幅在保存阶级统治的条件下减少痛苦和牺牲的远景(这些话说起来就特别容易,因为不用担保“实现”这种远景……),从而使他们忍受这种统治,使他们放弃革命行动,打消他们的革命热情,破坏他们的革命决心。而儒术恰恰的具备了这两种功能,所以只要是反人类的统治阶级都会将它奉为珍宝,作为达到本阶级利益一件有力的武器。


中国人在这种思想的毒害下几乎没有了思想,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成了在底层挣扎着的老百姓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是不是所有的中国人都如此颓废呢?其实根本不是!人们总想着有朝一日能出头露面,但其方法正是落入了统治者的陷阱,万官阶下品,唯有读书高。似乎是读书才是处在底层人民摆脱痛苦的唯一途径。况且书中自有千担硕,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才使民间稍有点智慧的人都去饱受十年寒窗疾患,尚不知读书少年多如星,范进只是少许人。而真正掌握莘莘学子命运的人大多数是挖空心思吃回扣,贪得无厌之徒,它们眼里只有银子和关系,根本不把学生的苦心当回事,只有出了个清官鉴证和明君亲临才能弄出个布衣状元,比现在中500万可难多了。而这些人民中的所谓聪明人也从此郁闷了,有的沦为了精神病,不少客死在赶考途中,即使如此,还是前仆后继,乐此不疲,消耗了人民中的巨大力量,这一来,聪明人都被搞傻了,才更便于狼狈之间的统治。


其他国家也是如此,政治一直被少数人所掌握,是剥削压迫和奴役广大人民群众的工具,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境地,人民只能听其自然,任其宰割。政治一统下的文化,经济和艺术均与老百姓没有关系。自从马克思和恩格斯发现了阶级,人类从此有少部人才明白了人间为什么如此灰灰沉沉,毫无生机。从此后一群马克思主义者们,从学习和实践中发现了该理论的闪光之点,便冒着杀头的危险去广泛的宣传,在中国也不例外,由李大钊为首的一群有坚定信仰的共产党人,前仆后继,抛头洒血,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献出了生命。所以现在的中国人不可以忘却他们,是他们告诉人民,你们不是任人宰割的畜生,你们是个有尊严,有力量的人!在这种理念的招唤下,成千上万的共产党人,用无私无畏的爱民情怀向封建,资本官僚和一切利益集团展开了殊死搏斗,许多人被暗杀,至今仍不知尸在何处,像江姐等一大批囚徒,任凭敌人怎么样的折磨,就是不吐出党的秘密,其实从这一刻起,历史就注定了共产主义必须将在这片古老而贫穷的大地上生根结硕果。


毛泽东和他一心为了人民谋利益的战友们看清了封建社会的本质,废除所谓的仁义礼智信,创建了人民共和国,从此中国人民才真正的做了国家的主人。但是一个民族将全部的希望和福祉寄托在一个人或一群人身上,其实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很不靠谱!这也是毛泽东同志最担心的事。他在晚年心酸的写下了:当年忠贞为国筹,何曾怕断头,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业未竟,身躯倦,鬓已秋,你我之辈,忽将夙愿,付与东流!这首诗是毛主席去世前一年,82岁时写给周总理的。当时,毛主席身体不好,疾病缠身,周总理也身患癌症,亦在重病中。毛主席已经预感到,革命将发生曲折,他和周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夙愿将要“付与东流”。他问自己,也问周总理,社会主义的红色江山究竟“靠谁守”?这首词,字数虽然不多,但情感真挚,读来沧桑心碎,令人潸然泪下......


这说明了什么?我想毛泽东一生就从不怕任何对手和强悍之敌,在这充满纠结和无奈的字里行间里,他在埋怨中国的人民太颓废了,太不珍惜自己本阶层的权利了,太软弱和愚蠢了,太好欺骗和忽悠了!所以他一直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目的就是告诉广大劳动者你们是有力量和能力团结起来,万众一心的建设,捍卫,发展人类的美好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千万不能忘掉人民自己当家作主,千万不能将大好河山拱手相让于贪得无厌的暴徒手中,那样的话人民将再次沦为奴隶,中国再次沦为殖民地,说白了他真的不敢恭维广大劳动者的素质和智慧,所以才放心不下,就在这恨铁不成钢的郁积中离开了我们,最终证明他老人家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而事实更是糟糕透顶!是中国底层人民辜负了毛泽东,而不是毛泽东狠心离人民而去!所以怨天怨地,不如怨自己,痛定思痛,马克思的一句话永远是真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说穿了马恩列斯毛的精髓总结起来就是他们只做了一件事:他们各自走到田埂里对着疲惫不堪的耕牛说:你知道吧,你的力量要比用鞭子抽打你的耕夫大多了!可是牛偏不信,仍在耕耘不止,直到累死之时,还被人食之肉,煮其骨,削其皮毛,其实仍天下一惨无天理之事,憾牛不知即不懂!!!!!当然人非牛也,深受私利毒害极深的中国人,抱着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本位思想,等到了被复辟的资产阶级逼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才反思,到那时一切都悔之晚矣。一切剥削阶级的成功,都和被剥削者的懦弱和愚蠢是分不开的,一个真正的铁血民族,是决不允许有剥削阶级存在的!人民的命运,应该归人民自己所掌握。这就是人类未来发展的方向,一切魑魅魍魉,在人民觉醒之时将变成纸牛腊马,星火皆毁。再思考一下国际国的词,一切都会明白了!


本文内容于 2012/2/17 13:59:28 被zhouzhonfu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7楼林医

我看过作者的小说碧血浮玉,文风不错,碰巧攒一句。

做一个积极的共和国公民

同道中人。时代的分水岭。迟到五十年的力量。那一场洗筋伐髓。在潘多拉盒底的,是名希望。共勉!

从以上我们大致可以看出儒家的学术实际上就是统治者在实施对人民剥削和压榨的一种骗术,或是一种温水煮蛙的变态术。所有一切压迫阶级,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都需要有两种社会职能:一种是刽子手的职能,另一种是牧师的职能。刽子手镇压被压迫者的反抗和暴动。牧师安慰被压迫者,给他们描绘一幅在保存阶级统治的条件下减少痛苦和牺牲的远景(这些话说起来就特别容易,因为不用担保“实现”这种远景……),从而使他们忍受这种统治,使他们放弃革命行动,打消他们的革命热情,破坏他们的革命决心。而儒术恰恰的具备了这两种功能,所以只要是反人类的统治阶级都会将它奉为珍宝,作为达到本阶级利益一件有力的武器。


楼主这句话有嚼劲,说到了统治阶级的软肋上了,自从毛泽东走后,中国一再奉行儒家思想,到处是吮痈舐痔之辈,看来当年毛泽东批孔是既有现实意义,也有深远的历史意义的,同时人民的觉醒始终如一的是个问题。

马克思的发现,给人类指了一条明路,不是反动派太猖獗,而是天下劳动者的悟性不足,甚至说叛徒甚多,共产党要纯洁队伍才是首要的问题,否则人类只好等待着战争!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