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有关叙利亚问题的提案从安理会转到联合国大会,这一次谁都没有否决权。该提案的内容更加严厉,但由于是联合国大会决议,而非安理会决议,因而没有实际强制力,是象征性的。

西方舆论纷纷宣称这一决议是对中俄的羞辱。中国根本没必要背这个包袱。这个世界的荣辱不是以票多和票少决定的。如果是这样,美国在联合国当少数派的时候最多。

就中国来说,西方本来就不喜欢我们,而且主要是因为两点,一是中国的基本政治制度,二是中国崛起让西方感到了威胁,跟我们在安理会投什么票的关系很小。西方这一轮施压是希望吓住中国,逼我们在叙利亚问题上跟他们跑。

由于中国在世界舆论中的弱势,受攻击过去是,今后也必将是家常便饭。这些批评看上去都有很多道德含量,实际捧的都是西方利益的场。对这种批评,中国最好的回应就是无动于衷。西方的舆论越强,就越不能纵容他们通过舆论为自己的利益做道德包装。

中国要坚决按照自己的思路走,并且走稳。中国副外长翟隽作为特使即将出访叙利亚,就是中国在安理会否决涉叙提案的后续行动。

翟隽已表示将敦促叙利亚各方立即开启不附带先决条件的包容性政治对话,中国这一态度的正义性是打不倒的。西方现在把叙利亚的“政权更迭”作为“终审判决”强制推行,根本不管这一路上会死多少人,导致多大的灾难。他们的人道主义才是喊在嘴上的。

从叙利亚到伊朗,中东的民主化问题、教派之间的清算、核的紧张以及大国角力正逐渐连为一体,这是冷战结束后从未有过的局面。对这一危局,西方虽卷入很深,但直接承受者都是中东国家。西方不会在中东的动荡中与当地国家真正同甘苦、共患难。

西方把叙利亚现政权描述成“邪恶”的,其实中东各国当权者都会明白,这是非常简单化的口号式判决。所有政权都有它的历史成因和社会土壤,关键是它要能顺应潮流,接受人民的意愿。

中国主张给叙利亚和平走出政治僵局一个机会,给这个国家的根本变革一个机会。这是对该地区最省力,也痛苦最小的出路。中国应大张旗鼓宣传自己的主张,西方舆论不帮着宣传,我们就自己宣传,对叙利亚各方和阿拉伯国家一对一地宣传。即使中国失败了,宣扬和平和捍卫原则的失败是不丢脸的。

叙利亚不比利比亚,不会按照西方编写的剧本在短短几个月里就走完。中国并非支持叙利亚的某一个人,而是支持叙利亚走向和平。中国的主张永远是各方斗累时柳暗花明的选择。中国自己先坚持住,别怕曲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