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个人对明朝资本主义萌芽的一些看法 – 铁血网

俺个人对明朝资本主义萌芽的一些看法

俺个人认为,明朝并非正如别人所说的,是纯粹的资本主义萌芽时期,但永远进入不了资本主义,他们所举例的都太过片面性,而另一些人也是


用另一种更片面的方式去看待这所谓的萌芽。

明朝276年(大概),前期专制无比,中期君主权威虚散,后期君主干脆没事干躺着去了。直到最后才出了一个中期虚散级别的崇祯皇帝,而那家


伙也不聪明,他的性格嘛,想象一下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明君——与那正好相反。

事实上,个人觉得明朝后期资本主义萌芽时,也就是万历时期,他萌芽的最好特征就在于,万历这个皇帝也想在工商业里分一杯羹。矿监税使,


每个人都说其有多么残暴不堪,而这些矿监税使换个名字或许会令人觉得有些熟悉——皇家商税特使。工商业不极度发展,朝廷抽税压根不值产


业的产量,而朝廷也刚好面临着打完仗国库近乎虚空的危机,你该说,是像崇祯般拿农民开刀,还是拿这些肥得漏油的大商人大地主开刀?每个


人觉得矿监税使最讨人厌的就是拆人房子,而你们觉得那些大商人会可惜那一两间房子吗?

只要仔细想想,事实上资本累积也差不多是得面临这样的情况。商业系统就是一个涉及全世界的循环,而循环必须得有动力推动使其开始旋转,


而资本开始循环后,就能从中享受钱生钱利得利的好处,这就是社会经济的新形式,资本主义。

资本累积是拖不得的步骤,欧洲人利用在美洲发现的巨量黄金和白银完成了资本累积(尽管黄金最大的开采国西班牙并没有因此迈进),但是西


班牙除了把黄金从美洲运回本国欧洲之外,还把白银从美洲运到吕宋亚洲。只是明朝人本身的商业系统并不如欧洲人般完善,而且商人走到哪里


都几乎是本国人,贸易几乎没有足够的利润来吸引商人进行长途的商贸。对外海贸易也是如此,海禁政策虽然被视为无物,但我个人相信沿海省


市官吏也会趁机捞一笔不小,否则就商人就多险多难。直到官方书面上官方上正式承认解除海禁后才结束了大商家的单面垄断。

接下来就回到矿监税使的话题,太监是会中饱私囊,这就是万历的收商税之弊害,这我认了。商人交了商税,但来到皇帝面前的也没剩下多少,


两方皆不欢喜,只因中间获利(欧洲商业税收倒没这个问题,他们自古以来培育至今的商业系统相当完整)。万历说完了就来说说崇祯。

崇祯,没看见时代已经发生了变化,明朝已经走上了与欧洲国家几乎相同的道路,而崇祯却想要成为二百年前的朱元璋般的人物,这种不和谐音


是明朝的悲哀之一。像万历一样玩党派制衡——又不想放开手中的权力。像万历一样用人决断——又不够精明迎时行。而国难将至,却还想在农


民这堆稻草榨出最后一滴水,不想做出魏忠贤做过的行为(事实上崇祯也想再征商税,只是东林党当时已经在朝廷做大,而他们的背后正是南方


富裕的商人)。军事上我不懂多少,但至少知道全面战争得打上很长一段时间,尤其是当敌人不止一二个的时候,频换大将压根是找死。

撇开历史的评价但看历史描述和写出来的事情在用理性思考,你会发现事实上有很多事情并非如此。这就是我的史学观念——用理性思考。

顺便一提,清朝入关后把这些富得流油的大商人几乎赶尽杀绝,沿海居民无差别通杀,这除了是清朝本身的排外习惯,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所谓的


以史为镜。宋朝重商贸,明朝开关也重商贸,而两朝的结局也是如此,你懂的。



再顺便一提,希腊欠债1320亿欧元,而一战后德国也欠债1320亿马克。有什么特别意义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