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来有阎崇年,现在有袁腾飞,在百家讲坛似乎最郁闷的王朝就是明了,讲清的多了,言明必曰“落后”,曰“黑暗”,然后大加赞颂清之强盛。原来我很尊敬的柏杨老先生也说明朝是“黑暗的王朝”。这也难怪,因为他们没有看过实录和未经清代人修改的史料。浩如烟海的明实录6000多万字,我也只能说看过一些重要事件的部分还有太祖,成祖实录。你可以说这些史料是明人所写,有不实之处,那么我引用一段1585年门多萨所著《中华大帝国史》的文字:

“这个国家的男女都有很好的体质,匀称而且是漂亮的人,略高;他们大都脸宽,小眼睛,扁鼻子,胡子稀少,但也有人有大眼睛和大胡子的,脸孔很均匀。”

“他们第一是极其清洁,不仅在他们的屋内,也在街上。他们通常在街上设有三四处必需的或公共的休歇处,布置很好,因此忙于公务的人不会把街道弄脏,并且从那里得到供给,类似的法子通行全国所有的道路。有些城市的街道可通航,如同意大利的威尼斯。”

“全国的大道是已知修筑的最好和最佳的,它们十分平坦,哪怕在山上,并且是靠劳力和锄头开出来的,用砖头和石块维护。……有很多大桥,建造奇特,特别是建在又宽又深的河上。在福州城,正对着国王大税收馆的馆宅,有一座塔,根据那些看见的人的肯定,超过了罗马任何建筑,他树立在40个柱子上,每根柱就是一方石头,又大又高。”

“他们得知在中国的其他省份,还有制作奇特和优良的炮。这可能是船长阿特列达看到的那种,他在一封致国王肥列普的信中向他报告有关这个国家的秘密,其中说,中国人跟我们一样使用各种武器,他们的炮特别好,我同意这个说法,因为我看过一些架在船上的这种炮,它制造的比我们的好,更加坚实。”

“他们为打仗制造大而坚实的船,有高船楼,分设在船首和船尾,很像来自列潘特的船,和葡萄牙人驶入东印度的船,他们的船很多,以致一个将官,可以在四天里召集一支六百多人的军队。……他们有很多其他种类的船,有些有绘画和涂金的廊子和窗户”……

首先不要再说不客观的问题了,作者纯粹旅游性质的跑到中国来,待了22年,描写也是亲见风土人情,无论如何比清人的明史客观。作者笔下是天启年间的明朝,已经是晚期,几十年以后就被李自成推翻了。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强盛,富裕,科技发达。晚明的火器要比同期的西班牙先进,明代有非常先进的数学和天文学,当时的几何原本也是在明朝最早得到翻译的。

再引用一段《利马窦中国札记》中对明朝政治体制的描述摘录。作者也在明朝生活了20余年,并且被册封为官员,他对明朝的政治体制赞叹不绝。

该书第一卷第六章《中国的政府机构》 说:

“我自己亲眼看到即使皇上也不敢更改这次公开调查的审查官们所做的决定……”“我说看到,是因为所涉及的被判决的人的名单刊为单行本发行全国”

“虽然我们已经说过中国的政府形式是君主制,但从前面所述应该已经很明显,而且下面还要说的更清楚,它在一定程度上是贵族政体,……如果没有与大臣磋商或考虑他们的意见,皇帝本人对国家大事就不能做出最后的决定。……所有的文件都必须由大臣审阅呈交皇帝 ”

“我已做过彻底的调查研究,可以肯定下述情况是确凿无疑的,除非根据某个大臣提出的要求,否则皇帝无权封任何人的官或增大其权力。当然皇帝可以对和他家族有关的人进行赏赐,这种情况是经常发生的,但这笔赏赐不能列为公家赠款,皇帝所做的赠礼也不能从公款中提取。”

“他们(引者注:指明代都察院所属的十三道监察御史)在某些方面相当于我们要称之为公众良心的保卫者的人,……即使是最高的官员,即使涉及皇上本人或皇族,他们也直言无忌,……他们如此恪尽职守,真使外国人惊奇,并且是模仿的好榜样。无论皇上还是大臣都逃不过他们的勇敢和直率,甚至有时他们触怒了皇上到了皇上对他们震怒的地步,他们也不停止进谏和批评,直到对他们猛烈加以抨击的恶行采取某种补救的措施为止。”

“事实上,当冤情特别严重的时候,他们控诉的就一定很尖锐刺骨,即使设涉及皇上和朝廷也刚直不阿。……所有这些呈送给皇上的书面文件和对他们的答复,都要复制很多份,这样在朝廷发生的事情就迅速传递到全国每个角落。这种文件编辑成书,如果内容被认为值得留给后代,就载入本朝的编年史 ”

“几年前,当今皇上想册立他的次子而不是长子为储君,因为这个幼子受到他和皇后的宠爱,这一更易违反了国法,皇上收到了大量指责他的陈情书,……最后皇上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在大臣们以集体辞职为威胁的条件下,不得不表示在立储这件事情上改变了主意”

所谓的“黑暗政治”?"宦官专权"?"昏庸无能"看得见么?还是所谓君主“大权独揽”开什么玩笑,首辅可以驳回皇帝的请求,内阁做的决定皇帝无权更改,这叫专制?明朝的内阁制,我愿意把他称作中国历史上的民主萌芽。因为真正读过实录的人,都会觉得明朝政体与英国之君主立宪丝毫无差别,顶多是君主还有那么一些权力。

明朝是一个无比强大的王朝,在国家的推动下,官府外贸兴旺发展,能够创造大量财富(民间虽然片板不得入海),晚明可以在击败日本举国进攻的同时,顺手解决西南叛乱。明代火器经过和西方人的交流处于国际先进水平。即使是在朝廷内部混乱的时候,由于健全的机制百姓的生活依然富裕。除了后来的几次旱灾以外,明代没有大规模的饥荒。在几位出色将领的守卫下,300年始终没有让关内沦陷。而且明朝的学术,科技都有非常多的贡献。娱乐业发达,市民生活幸福。政治然7争斗不断,但是产生了民主萌芽。也和西方主动交流,互相学习。

反观清朝呢?这是当时马戛尔尼给英国政府《爱丁堡评论》文章里提到的,虽然“乾隆可汗”曾指示:“俟该贡使到时,必须整列队伍,以肃观瞻。”但马戛尔尼还发现清国的武装部队如同一群叫化子,不堪一击。马戛尔尼发现社会上普遍的贫穷和不安定——这跟陈弘历可汗希望他发现清国富庶的目的,恰恰相反,因为沿途他看见太多的乞丐和太多的破陋而荒芜了的建筑,以及大多数清国人过着低水准的生活。马戛尔尼认为,这个"半野蛮的"帝国"声誉扫地",清国人生活"在最为卑鄙的暴政之下,生活在怕挨竹板的恐惧之中",所以人们"胆怯、肮脏并且残酷"。”

那个富裕强盛的国家那里去了?和日本战斗的明朝士兵几乎人手一杆火枪或者火铳,让日军头疼不已。清朝抵抗八国联军的部队用的还是大刀长矛。300年前明朝就可以生产110米长,吨位2000余的巨舰,而晚清海战使用的是15米长,不到60吨的小船。西方使者来到大清,看到的是破败,凋敝,民不聊生。朱元璋杀了几万人,因为他们贪污,不到80贯(约5000元)流放,即使是80贯零一文也要杀头。清朝杀了几万人,因为他们不肯换头型。你觉得那个是正当的?

清朝才是历史上最昏庸,最残暴,最无耻的王朝。它昏庸,因为它破坏文化,烧书(永乐大典编成后没有烧一本书,四库全书是有一点"反动"的就烧),杀人,废弃火器,不进行外贸,让百姓贫穷。它残暴,因为它横征暴敛,滥杀大臣(明代廷杖只在中期用了用,清是随便杀大臣,皇帝看不顺眼就杀),对不肯易服剃发的百姓屠杀……它无耻,因为它试图抹黑明朝,而且无限制的提升自己。(我们可以看看元史,相当客观,对于脱脱,耶律楚才等人多有溢美之词,要记住是明人写的)。而那些今天还在为清朝张目的人,不是悲哀的不明真相,就是因为其民族与反动的本质(袁腾飞是满人,自然要替祖宗擦屁股,这可以理解,但是不可以原谅)。如此误导群众,实在是可怕以及可恶的。

现在出版的《明朝那些事儿》还是不错的,我也是看了它,然后有所怀疑,就找到了一套实录认真翻了翻,发现还是。虽然那本书在一定程度上还原了明朝的清白,但是我觉得还是受到一些成见左右。不管怎么说,太祖成祖的功绩的治理,是康乾绝对无法企及的。明朝是除了汉唐外,最伟大的朝代。从明到清,是历史的大转折、大倒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