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淅川因领导路过38秒不惜代价突击搬迁

河南省淅川县上集镇鸿泰石材厂老板梁得红真是欲哭无泪。“就为省里的观摩团路过的那38秒,我数十万元的产品就被糟蹋了?”


据梁得红介绍,该厂生产的5000多平方米米黄玉初加工石材由于堆放位置影响“观摩”,被要求在一夜之间搬离。因为梁得红认为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次日镇委书记指挥调度百余人用约6个小时突击“帮助搬迁”。事后梁得红粗略估算,破损米黄玉石材约1500平方米,价值数十万元。


搬迁突击战


米黄玉,是大理石的一种,一般用于高档装修,如用于高级酒店的前台桌面装饰、制作高档茶几等。淅川是中国米黄玉四大主产地之一,梁得红在县政府驻地上集镇的鸿泰石材厂,经营的正是米黄玉生意。2005年,当地政府又引进一些企业,为了给别的厂腾地方,鸿泰厂区往东缩了20米,缩小了六七百平方米,所以经过切割初加工的米黄玉板材在厂区没地方堆放,只得放在了厂外马路边上。这几年,梁得红也想转移厂区,换个大点儿的地方,但一直未果。


2011年11月,上集镇党委副书记刘金海和时任上集镇企业办主任李俊找到梁得红,传达了镇委书记李建兵的指示,要求把占道板材迁走,因为板材堆放在马路边上,影响市容市貌。梁得红说厂区实在太小,没地方。最后商定的结果是,把板材搬至镇政府指定的该厂外墙边,这里紧挨人行道。


尽管搬迁费时费力又费钱,既然是镇上的指示,梁得红还是赶紧搬了。他说,他花了1万多元,请了专业搬迁队,十几个人前后花了六七天时间,终于把板材都安全挪到镇里指定的位置。经过这次搬迁,梁得红心里踏实了很多。他没想到的是,3月后镇里又让他“限时搬迁”。


2012年2月2日,农历正月十一。晚上8时左右,梁得红接到上集镇党委副书记刘金海的电话,要求他把露天摆放在人行道上的米黄玉板材,天亮前清理搬运到别处。刘金海强调“必须搬”,“这是李书记的命令”,因为“观摩团要来”。


梁得红懵了,在他看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完成的”,因为锯成片状的米黄玉是易碎品,况且他的产品约5000平方米,“天亮之前,满打满算也就12个小时的时间,”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即便是专业的搬运人员,也不可能完成搬迁。


随后不久,刘金海和上集镇企业办主任李俊又约梁得红面谈板材搬迁事宜,梁得红表达了他的难处。但镇上的意见是:你搬不了,我们可以找人来帮你搬,费用由政府出。


当晚11时左右,上集镇八大社区的负责人接到电话通知,被令组织人力前往鸿泰石材厂参加搬迁工作。


其后,上集镇党委书记李建兵也来到鸿泰石材厂现场办公。他严厉要求,上集镇8个社区的负责人要把搬运板材作为“政治任务”来完成,必须尽快搬运完毕。


梁得红说,李建兵当晚严辞厉色,表示搬迁工作要“不惜一切代价”。当晚,曾主抓此项工作的李俊因为“工作不力”被当场免职,搬迁具体工作由刘金海主持。


但由于时间太晚,又没有路灯,搬运工作并没有像预想的那样从当晚开始。不过,上集镇的8个社区当晚就分配了搬运任务。


2月3日一早,百余人组成的搬迁大军及数台叉车在鸿泰石材厂门口聚齐。据记者了解,其中3个社区请了专业搬迁人员,其余5个社区的村民以“出义务工”的名义组织了村民做搬运工。8时许,搬迁正式开始。搬运的搬运,清理的清理,刷墙的刷墙,现场热闹非凡。梁得红工厂的摄像头完整的录下了这一过程。


至下午一点半,近5000平方米的米黄玉板材全部被搬运到了鸿泰厂区范围内。这场搬迁突击战,仅用时约6个小时。


观摩团路过38秒的代价?


仓促的搬迁导致的是米黄石板材的损坏与凌乱。搬迁一结束,梁得红即统计了米黄石板材的损坏情况,按照他的统计,损坏的板材约1500平方米,每平方米目前市场价格大致400~600元,损失高达数十万元。


但刘金海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早在去年11月就跟鸿泰板材厂提出要搬迁,但这几个月他们一直没搬到位,由于他们占道经营,所以必须得搬,并不是因为“观摩团”要来才让他们搬的。刘金海说,鸿泰厂说他们搬迁有困难,政府就想办法帮他们搬迁,请的是专业的搬迁队,而且损失远没有那么多,最多也就1万多元。“损失多少,可以跟我们协商,我们也可以适当给他们补偿一些,但也不能狮子大开口。”


记者在鸿泰石材厂看到,的确有不少石材裂缝、破碎,地上散落着细小的米黄石碎块。切割板材的机器已经停止工作,堆放在院内的米黄玉板材一片凌乱。


参与了鸿泰石材厂搬迁的专业搬运队领队孙宏伟告诉记者,搬运米黄玉板材确实需要技巧,稍有不慎,板材就会破损,而且因为片状米黄玉锋利,也很容易伤人。在保证安全及尽量不损伤板材的情况下,他的搬迁队要搬完5000平方米的米黄玉板材,通常需要7~10天左右的时间。


孙宏伟的搬迁队2月3日总共搬运了约1500平方米黄玉石材,其中损坏米黄玉板材约500平方米。梁得红向记者出示的孙宏伟的一份书面证明材料中写道:为迎接省观摩团来淅川观摩,上集镇政府安排我们到鸿泰石材厂搬走放在路边板材,在工作过程中把石材厂米黄玉板材损坏有500多平方米,特此证明。


“我们专业搬迁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普通村民了。”孙宏伟说,“主要是时间太紧了。”


“专业的稍好些,老百姓搬的,全乱了,碎的也多得很。”梁得红心疼地说。


梁得红随后了解到,刘金海口中所称的“观摩团”即由河南副省长张大卫带领的由省直相关部门负责人和各省辖市常务副市长组成的省重点项目观摩团。2月1日到5日,河南省组织各省辖市的市委书记、市长、常务副市长分四组,分别由省领导带队对各省辖市的产业集聚区和重点项目进行观摩,最后将进行打分点评。


记者也从南阳广播网的报道中了解到,在南阳市,观摩团先后观摩了社旗县产业集聚区和淅川县产业集聚区,重点参观了富士康英宝科技LED产业园项目、南京雨润社旗产业园项目、淅川减震器工业园项目、福森新能源工业园项目、淅川有色金属压延公司项目。


2月3日下午5时许,观摩团从鸿泰石材厂门前经过,梁得红用录像机录下了整个车队通过的情形。“从第一辆车到达,到最后一辆车离开,总共38秒的时间”。梁得红看着自拍的录像感叹,“这短短的38秒,竟让我付出了数十万元的代价。”


“损失多少政府赔偿多少”?


让梁得红更想不通的是,2011年11月,不是刚刚完成了镇政府指定的一次搬迁吗?梁得红很是不解,“即便要再次搬迁也应该提前通知啊?”


2月13日,梁得红前往上集镇,在办公室找到了党委书记李建兵。李建兵并不讳言组织指挥了这次声势浩大的米黄玉板材搬迁。他表示,之所以要搬迁走梁得红的米黄玉板材,是因为占道经营。


李建兵强调,他3个月前就布置了鸿泰米黄玉板材的搬迁,却一直没有结果。“从11月份开始,就让把人行道上的板材清走,但一直都没有完成,我很生气。”


梁得红解释,并非没有搬迁,“摆放在人行道上”正是政府指定的位置。但是,李建兵称不清楚此事。“谁叫你放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叫你放的?谁叫你放的,你找谁。”他表示,镇委副书记刘金海和原企业办主任李俊没有向他汇报过搬运工作的进展情况。


梁得红对这一说法并不认可.据政府相关人员透露,鸿泰的搬迁情况,刘金海和李俊向镇长汇报了相关情况,镇长又向镇委书记李建兵汇报情况,但李建兵表示,“无论付出任何代价也要清走”。


当李建兵被问到,这么多易碎的米黄玉板材,要求短短几个小时清走有可能吗?对于鸿泰米黄玉板材强行搬迁合适吗?李建兵没正面回答,只强调是“占道经营”,“不探讨有没有(短时间)清走的可能。”


当被问到搬迁把鸿泰米黄玉板材搬迁上升到“政治任务”是否为迎接观摩团时?李建兵回答:“不纯粹”。


观摩团已经离开淅川县,梁得红还在为损失的米黄玉板材奔走。他找到了参与搬运工作的各社区的负责人。钟观社区的李军是他找到的第一个社区负责人。李军称,自己也是接到镇办公室的安排,对此造成的损失不承担任何责任。“有什么事找镇里去。”李军说。对于李军来说,也很苦恼,社区里出人,找村民搬运,还惹不完的麻烦。商圣社区负责人侯建中也很苦恼,为了此次的搬运工作,商圣社区支付了4000多元的搬运费。


李建兵认为,鸿泰米黄玉板材的搬迁一直是政府行为。关于赔偿问题,他态度很明确:损失多少,政府赔偿多少,但后来他又改口表示,不能和他直接谈赔偿的问题,具体赔偿事宜,要找分管的镇党委副书记刘金海。


刘金海也对记者说,“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协商解决,但你不能要好几十万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