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器美学 – 铁血网

兵器美学

西方战史专家统计,公元前三二〇〇年至公元一九六〇年这五千一百六十年时间里,全球共发生一万四千五百十三次战争,只有三百余年处于和平状态,活活从战争巨掌中漏掉了。人类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三十64千万人死亡,损失财富折合黄金可铺设一条环绕地球一周的金质长城。人们站在月球表面,用肉眼就能清楚地看见地球身缠一条金黄色腰带,这就是我们为所在星建筑的辉煌。西方人真有把什么都换算成金钱的天才。敢于想像这么多的黄金,那心灵已在膨胀、神秘地悸动着了。

人类史上最大的灾难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它带来的剧痛消失之后,隐痛永远不会消失。隐痛是所有痛楚中最杰出的痛楚,它痛得叫你沉默无言。二战中直接死亡者有五千七百多万。其中,前苏联两千零六十万是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每家餐桌上都有一把空着的汤匙”,死去的多是男性青壮年,前苏联男女比例经过战后四十年恢复,才上升到四十七比五十三,仍未达到战前水平。对于一个大国人口结构来讲,男女比例只要相差百分之一,就足以造成许多社会问题了。或者,本身就是问题的后果。

中国:一千两百万;德国:七百三十万其中三百七十万是军人,平民死亡不到百分之五十,这点很重要;波兰:六百万,虽然只居总数第四位,但最惨痛却是该国,六百万人占他们全国人口近百分之二十,其中一半还是在焚人炉里烧掉的;日本:一百八十万;法国:八十一万;意大利:三十三万;……收获了半个世界的、最大的战胜国美利坚,只有三十八万人。

谁都知道战争是灾难。但它,仅仅只是灾难吗?

如果如此坚信,那就是歪曲了战争。

战争——这个人类伟大景观,极大地推动了人类成长,科技发展,文明进步。战争痛楚以及军事思想军事艺术,是人类精神宝库中的璀璨遗产。战争直接面对生死存亡,国家命运,它不像有无一辆家庭汽车只关系到生活幸福的程度问题。因此,最多的聪明才智,最尖端的科技成果,无不最先运用到军事领域,反过来刺激聪明才智和科学研究的喷发。战争调节着人类的冬枯夏荣,活像物竞天择的自然规律那样,控制着人类这条大河不要漫出了堤坝。战争中的审美光芒丰富着我们的内心世界,诞生的雕塑、诗歌、戏剧、文学、影视,弹壳般蹦跳出来,闪射着不世之光,不世之美,不世之音。蚌病成珠,悲剧升华为艺术至境……假如没有战争,我们将萎缩为原始人。战争是生命火炉,人类以身投火,炼成凤凰涅盘。战争是一壶老酒,酿尽天地精华,醉死万千好汉。

军事学家认为:如果一个民族缺乏尚武精神,如果在这个国家一个杰出军人的地位不及商人,那他们的版图就只是一块软腹部。一个国家可以只有很少一点兵器与军队,但必须蕴藏着这样一种可能:天边一声枪响,全民族刹时蹦跳起来扑向天边,传送带淌出不尽坦克……无需多言:自古以来,凡大时代都充满金属碰撞与思想交锋,比如春秋战国,比如汉唐。而羸弱的时代则半跪着祈求和平,真诚地、战战兢兢地,比如南宋,比如晚清。

战争底蕴流淌在一切健康人的血脉里,它不仅表现为杀戮,还表现为强悍,绝境,拼搏,冒险,征服,创新,反常规,逆天而动,宁死不屈,伟大的恨等等阳刚品格。杀戮只是阳刚品格所拥有的上千属性中之一种。羸弱的时代掐灭战争的同时也掐灭了这些品格,结果反而引来战祸。

为了不要战争而只要这些品格,我们就把战争底蕴稀释到拳击、足球、击剑、赛马等剧烈运动中去,稀释到弈棋、探险、警匪片、电脑游戏、事业拼搏之中去(它们原本就有战争延伸物的性质)。我们化剑为梨,秦始皇曾将天下兵器铸成十二铜人;我们跳出战火谋求凤凰涅盘;我们不饮而醉,就着枪管吹洞箫……都证明我们聪明了,被战争升华了。准确说是曾经聪明了,曾经被战争升华了。到头来还是走了一个圆,回到起点。战争,没被稀释掉,反而在这过程中移植栽培,如影随形拖在我们身后。随着时代进步它也进步,它甚至走到时代前端,它牵着时代迈大步!像孩子牵着母亲,像顽童牵着水牛。它和其它领域相比往往最先开始优化组合,升级换代,变得更加精致,更加精美。它在人类的反战声中成长壮大,愈演愈烈。反战史就是战争发展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