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每天重复着不同的故事,奇妙而又浪漫;世间有一种相遇叫邂逅,你见或不见,我就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你;你念或不念,情就在念那里,不偏不倚;你牵或不牵,我的手就在那里,永远留给你,情深似海与山盟,缘尽如寒冬傲雪。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有悲有喜,有聚亦有离。擦肩而过的邂逅,只是一种有缘无份的延续,日后也许会在脑海里留下一些淡淡的记忆罢了,偶尔回眸,也难寻离去的足迹,徒留一丝伤感与失落;一见钟情的邂逅,释解了有缘有份的含义,心心相印,惺惺相惜,会在你伤心时黯然神伤,在你快乐时同心同乐;在你备受挫折冷落时给你拥抱和鼓励,在你功成名就时默默欣然,不离不弃;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你有需要,就会永远和你站在一起,哪怕山崩地裂,抑或深山火海。昨日的欢歌笑语,定成为彼此难以释怀的记忆。曾经的脚印已深深地烙进心里,但明天还得继续。

我和珊的相遇就是一次不经邂逅。

记得那天清晨,我奉老婆的命令去市里的银行去存钱,家里有点事她就不能跟着去了,让我早去早回,不过还是把要注意的事项逐个嘱咐了一通,比如在路上开车慢点啊,专心开车别开音乐啊,别闯红灯啊,宁等一分,别抢一秒啊,别抢道啊,说什么生命是你自己的,也是别人的啊,。。。。直到我打火开出车来也没唠叨完,最后还在我那可爱的脸上“呗”了一下,才算安抚了我那颗忍受折忍受折磨受伤的心。

首先插个小曲,在家虽然是老婆说了算,但没有谁是老大,地位基本平等 老婆掌管财政,主权内阁,我管行政,主掌外交部,有时老婆打趣:说白了这个家我是老板,你就是一跑腿的伙计,听话乖巧的话,不仅不打屁股,还给涨薪水,好有糖吃。听到这,看把我气得,鼻子歪了,耳朵没了,头发直了,眼睛成了三只,恨不能多瞪她一眼, 恨不能自己有三只手,嘿嘿,就是再多几只手也不敢碰她一下的,因为国家有国法国规,我们家有家规家法,要是谁违反了先交给家检察院立案,再交家司法局介入调查,完事后再交家最高法院宣判定罪判刑 我也就干着急,白瞪眼,木动手,没辙;再说了,男人要有男人的气度,君子动口不动手,说的就是中华男儿几千年传下来的无上美德。所以,我一直遵守个原则:少操心,多和谐,老婆令,不打折。

经过N次家庭会议,几经协商妥协,为了家庭和谐,为了和平共处,终于还是出台签署了《唐家关》不平等条约。(唐是我姓,关是老婆姓 )老婆亲自主刀,贴到了防盗门后。

家法

1. 任何一方在家不得私自上网

2. 任何一方不得私设小金库

3. 任何一方不得在未经对方同意动公共财产

4. 任何一方不得私自结交朋友

5. 6.7.8.9.10.。。。。


假若一方违反以上任何一条,经家庭最高法院宣判,家法伺候:蹲马桶


签约人:孙静静(莹莹)

杨大帅(涛)

第一条就遭到了全国人民‘有关人士’的一致强烈反对和抗议,这一条我就与老婆发生了异议,发生了激烈的争论,有理据争,展开了争夺利益的序幕 ,没办法,事关自己的贴身利益。

“我说老婆,这第一条就得改改,你想想,我们都在家时,电脑你一直占用着,我只是偶尔在你去WC时,才有空浏览一下网页,呵呵,首先声明一下,不是黄页啊,虽说我在家地位是高了点, 你坐着,我在你背后站着,你敲打键盘鼠标,我也是在敲打不假,那可是你的背啊,基本是你看啥我就看啥,你说看新闻咱就看新闻,你说看化妆品我就陪你看化妆品,最让我难堪的是有一回你打开女性内衣内裤,你有事出去了,不让我动,逼得我没办法,看了一晚上女人内衣内裤,呵呵,你不看啥了吧我还看啥,鼠标键盘咱捞不着不是,都在家,我是男人吗,就让着你点,你随便玩,可你不在家时不让人玩电脑,那我闷在家里,玩什么?最可气的是第四条,不准私自交朋友,那我就什么也没有了,玩鸟去啊 ”

到签名时,老婆一致要求在前面,在上边,说什么旧社会女人一直让男人压迫着,新社会了,翻身做了主人,地位要比男人高点,所以名字在前面上边,这也是我们男人容忍大度的结果。

经过我用和风细雨的语气,跟老婆严重交涉,终于得以修改:可以,但不能过度。哈哈,这可是一个平凡男人的伟大胜利 。。。。。

我驱车行驶在清晨的马路上,没老婆跟着,没有那些烦心的唠叨,车速也快了,真痛快;打开车窗,秋风徐来,真清爽;透过天窗,第一次感觉天空是那么的蓝,真辽阔;音乐开了,舒心的听着歌:到哪儿找那么好的人,真惬意;把老婆的嘱咐都抛在了脑后,手舞足蹈的眼睛都成绿色的了,正高兴那,感觉眼前一红,晦气,红灯了,急刹车,正好停在了刹车线上,正在悠然自得那,就听后面车尾铛的一声,不好追尾了。

我赶紧下车一看,吆,后面是辆宝马啊,我走上前,一敲车窗,车窗落下,露出一头披肩长发,呵,还是个美女啊。

“我说美女同志,你是怎么开车的啊,看见没有,吻上了,你的车是宝马,我的车是大众,就是亲近也不带这样的啊,你是不是看我的车牌号牛,想套牌啊 不过套牌也没有这么套的。”


“呵呵,对不起啊,我是有急事赶路赶得。。。” 听到这美女也被逗乐了,笑了起来。


“你说吧,是公了,还是私了?我回家还得跟老婆老实交代回报那。”

“公了麻烦点,找了交警叔叔,还得找保险大爷,我看车也没有出啥大毛病,就私了吧,你看这么行不,我们都急着办事,你赔我200元我自己去修,行不?”我接着说道。

“行是行,就是我也从家走得急,没带多余的钱啊,你记我车号,我打欠条行不?”


“好吧,过后一定要还啊。”我看到她为难的样子,就答应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