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林某滨穿着警服,戴一块价值20多万元的名表,“一手路易十三,一手近万元的好茶”,满嘴是各类赚大钱的名目,凭此他诈骗了2600多万元。

昨日上午,林某滨戴着手铐,被押进南安市人民法院的审判庭,站在被告人的席上。案发后,他的银行账户上只有300多元。庭审中,愤怒的受害者家属脱下鞋子,砸向林某滨,他在尴尬中被架出法庭。

早报记者 文/图

检方指控:诈骗2600多万元

被抓前,林某滨是南安市公安局乐峰派出所民警。2011年3月18日,从警8年的他因涉嫌巨额诈骗被南安警方刑事拘留。

昨日上午9点40分许,被采取强制措施近一年的林某滨戴着黑色头套,双手反铐着,在两名警察押解下,进入南安市法院审判庭。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此公审此案。

在法院大门外,受害者卓某贤的一些亲友,举着要严惩林某滨的牌子,站在公路上高声呼喊。

“骗子!婊子!”卓某贤的亲朋看到林某滨,激愤之下口出粗话。摘下头套的林某滨,漠然地转身看了下,旋即低头。

法庭上,泉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高声宣读林某滨的起诉书:2007年6月至2008年10月2日,林某滨伪造结婚证、国有土地使用证、房产证,先后多次骗取南安人黄某365万元,至今未还;2009年5月至2010年8月份,林某滨骗取卓某贤2300多万元。检方认为,林某滨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伪造相关证件,骗取受害者的巨款,应当以诈骗罪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钱这样来:造假吹牛骗来巨款

事实上,林某滨的作案过程,远比起诉书上说的精彩。

“我被他骗惨了,他害苦了我的亲友。”卓某贤庭审后接受记者的采访。

卓某贤比林某滨整整大10岁,两人均是石井人。很小的时候,卓某贤就认识林。当时,林的父母在学校附近开了家小吃店,上学的卓某贤常去店里吃饭,由此与能说会道的林某滨认识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联系渐少,后来卓某贤成了南安石井信用合作社的信贷员,林某滨当上了警察。

2009年3月,林某滨陪同父亲到合作社贷款急用,他想以自己警察的身份为父亲担保,然而这样不符合规矩,他便找了一个老板帮忙。

林某滨想不到,在这样的场合会见到卓某贤。此后,林某滨频繁找卓某贤喝茶聊天,说自己是翔云派出所副所长,认识很多大领导。在日后的交往中,林某滨开着宝马,一身名牌,戴着价值几十万元的名表,出手阔绰,这迷惑了卓某贤,对他的身份及能力没太大的怀疑。

看到卓某贤已入瓮,林某滨抛出了诱饵。2009年4月,林某滨告诉卓某贤,他与几家合作社合作,专为企业办理转贷业务,时间短收入快,邀卓入伙。起初林只向他提取小额短期借贷,约定月利息从4分到5分不等,时间一到,林某滨都能如期还款。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双方合作10多次。

此后,林某滨胃口不断变大,要求借贷的数额动辄几百万。看到此前合作良好,且有利可图,卓某贤将一些亲朋好友发展为集资对象。

2010年1月,林某滨以泉州、厦门、福州多家企业急需用款为由,向卓某贤一次性借贷1000万元,创下了双方最大一笔借款。当年8月起,林某滨再也不还钱了,欠下本息4000多万元。卓某贤想尽各种办法,找林某滨要钱,但对方总是以各种借口搪塞。

2011年2月,林某滨拿出两份合同书给卓某贤看,说所借钱款已经投资至武汉房地产开发项目。卓某贤与合同书上标注的律师联系,被告知未代理此事,也没有为该合同作过见证,合同是伪造的。

卓某贤遂向警方报案。警方介入调查后发现,2007年至2008年,林某滨还伪造结婚证等证件,骗取另一位受害者黄先生365万元。

钱如何花:买宝马养多名情人

2600多万元的巨款,到底去了哪里?这是庭审最大的关注点,面对检察官和法官的多次质问,林某滨说主要花在三部分。

在找卓某贤借款前,他已欠下了800多万元,遭到债主的逼债,有的债主甚至跑到单位来闹,为了息事宁人,他将从卓某贤借来的钱款还给这些债主。

同时,由于跟卓某贤借的钱利息高,借来的钱有时就当做利息支付给卓某贤。经过审计,林某滨和卓某贤的账目往来合计5亿多元。

“那段时间精神压力很大,就抱着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私生活比较混乱。”林某滨解释花钱的另一方面。坊间传言,已结婚的他,在外面包养超过5名的情人。检方在庭上的举证显示,林某滨包养了两三名情人。关于这些,林某滨长久沉默不语,不愿细谈,反称“我有权保持沉默”。

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骗来的钱很大一部分被林某滨挥霍,其中他以亲人的名义购买了一辆宝马车和一辆广本车。

庭审现场:受害者家属飞鞋袭击

为何此前会欠下其他人800多万元?即便减去这些,仍有1800多万元,到底哪里去了?这是受害者最想知道的事情。

记者了解到,从公安侦查到检方审查起诉,直到昨日庭审,对巨款的其他去向,林某滨三缄其口,不愿意多谈。案发后,除了扣押的宝马车和广本车外,林某滨的银行账户内只有几百元钱。

“骗子!婊子!”庭审中,卓某贤的妻子杨女士和母亲,对林某滨的狡辩气愤到极点,几次插话被法官训斥。当林某滨再次不交代钱的去处时,60多岁的卓母突然从第三排的椅子上站起来,跨到第二排,脱下一只鞋子,要向林某滨扔去。四五名法警见状,上前将她控制住。这时坐在一旁的杨女士,趁法警不备,脱下一只鞋子,砸中林某滨。

现场陷入混乱,法警急忙将尴尬不已的林某滨架出法庭,庭审中断,几分钟后才继续。此后,多名法警直接坐在杨女士等人旁边,防止再次出现意外。

对于检方的指控,林某滨表示认罪,只是对骗取黄先生的300多万元有意见。他说,从良心上讲,他已偿还了很大一部分,欠下的只是利息。最后,他说愿意接受法庭的任何判决,也不会上诉,他会从监狱写信给亲朋好友,真心恳求他们,尽力帮自己还点钱,以减少受害者的损失,聊表自己对受害者的歉意。他在有生之年会想尽办法,偿还自己欠下的债。

法庭将择日宣判此案。

林某滨的如戏人生

检方在庭审中称,林某滨与卓某贤之间仅一年多的往来账户记录,就有5亿元之多。

“他比一场戏还精彩。”一个接触过案件的民警这么评价。

5亿元的一场游戏

成年后再次相逢,卓某贤是石井一信用社的信贷员,林某滨是南安翔云派出所的“副所长”(这是林自封的)。

卓某贤称,那是2009年4月左右的事情,林某滨出手很大方,开着名车,手表、衣服都是名牌。

之后,林某滨常来找卓某贤,两个人渐渐熟了起来。林某滨给他提供了一个发财的机会:他和另外几个银行内部的人,在帮企业筹资还银行贷款,如果卓某贤把钱借给他,可以给他5分的利息。

第一次卓某贤借出了10万元,一星期后他收到了10万元本金和利息。没多久,林某滨照常是借10万元,一星期后本息一并还上。

两三个月后,借钱的数额渐渐大了起来,50万、100万、500万,数额上去了就再没减下来。2010年1月,他们一次往来的交易额已经上升到1000万元,之后的交易额都是在1000万元左右。卓某贤说,他没那么多现钱,只得找不少亲戚朋友筹钱,再借给林某滨。他说在一年多时间里,他从林某滨那里拿到的利息就有1000多万元。

“再后来已经不能本息一起还了,有时候把利息汇过来,有的时候是本金还了一部分,隔几天再借。”卓某贤称,到了2010年8月份,他已经没办法从林某滨那里要到钱了,而林某滨欠下的款项已经有4000多万。

在案发时,两人的账目交易记录达到5亿元。

林某滨许久后给卓某贤的解释是,从2010年正月开始,替一家企业还一大笔贷款,但是贷款没能贷出来,这才导致后面的款都是空转的。

而更离奇的是,卓某贤回忆,2010年春节期间,林某滨找到他,称向他借那么多钱,让他赚了那么多的利息,应该给他送点礼答谢他。卓某贤不得不以每瓶13000元的价格,给林某滨买了4瓶路易十三。林某滨打开车后厢时,卓某贤看到里面堆满了软中华和各类洋酒,其中也有不少路易十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