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抗日先遣队

11月4日,中革军委决定,将红七军团与红十军合编为红军第十军团。红七军团改编为第十九师,红十军改编为第二十师。原浙赣军区司令员刘畴西任军团长兼第二十师师长,乐少华任军团政治委员兼第二十师政治委员;寻淮洲任第十九师师长,原红二十军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聂洪钧任政治委员,王如痴任参谋长,刘英任政治部主任(后改任军团政治部主任)。同时规定红十军团的任务是:"十九师于整理后应仍出动于浙皖赣边新苏区,担任打击追剿的敌人与发展新苏区的任务";"二十师则仍留老苏区执行打击'围剿'敌人与保卫苏区的任务"[5]。根据中革军委的决定:闽浙赣省苏维埃主席方志敏兼任闽浙赣军区司令员,曾洪易任中共闽浙赣省委书记兼军区政治委员[6],粟裕任军区参谋长(后改任红十军团参谋长);中共闽浙赣省委、省军区和红十军团,统受中共中央在中央苏区设立的中央分局和中央军区的直接领导与指挥。

这时,中央红军已退出中央革命根据地,开始实行战略转移。闽浙赣革命根据地的形势也日益严重,国民党军从四面八方加紧了对根据地的包围和进攻。

红十军团编成后,遵照中革军委的指示,第二十师和由地方武装组成的第二十一师(胡天桃任师长),留在闽浙赣苏区坚持斗争;第十九师向东北出击。11月18日,红十九师由苏区出发,迅速地突破敌玉山至开化间的封锁线,击退敌人的多次追堵,于29日进入安徽歙县境内。12月6日,一举攻克旌德县城,接着向泾县、宣城间挺进。

在红十九师出动当天,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成立的以项英为首的中央军区致电红十军团,认为:"二十师留在苏(区)活动将受限制与不利,应全部立即从玉(山)常(山)间挺进铁道以北,集结主力坚决地争取运动中消灭敌人以创造皖浙边苏区";"为了领导十军团与创造新苏区,决以方志敏、刘畴西、乐少华、聂洪钧、刘英五同志组织军政委员会,并以方为主席,随十军团行动"。[7]

在当时形势下,组成红十军团,并把长于打游击的红十军和地方武装集中起来,进行大兵团活动,企图打大仗,这是战略指导上的又一重大失误,为后来红十军团的挫折和失败埋下了隐患。

根据中央军区指示,方志敏、刘畴西等于11月下旬率领军团部和第二十、第二十一师,由重溪出发,通过德兴、开化间的敌封锁线,经大畈、龙湾向皖南挺进。12月10日,在黄山东南的汤口地区同第十九师会合。

红十军团主力会合后,部队内部出现一些思想问题,军政委员会决定整顿部队。但是,由于当时国民党军飞机不断对部队进行跟踪,威胁很大,因此,军政委员会决定离开汤口,翻越黄山,继续北上。

当部队越过黄山抵达北麓的古竹溪,准备到达太平县谭家桥宿营的时候,得到一个重要情报:蒋介石调集5个正规师、2个独立旅、4个保安团的"追剿"部队分数路向红军逼来,补充第一旅和浙江保安团1个加强营已由歙县进至汤口附近;第四十九师正由婺源、休宁地区向北推进;第七师第二十一旅由北向太平推进。根据敌军态势,红十军团首长决心集中兵力,消灭孤军突入汤口之敌补充第一旅。

14日上午,当国民党军补充第一旅前卫第二团及旅直属队刚进入乌泥关红军设伏地区后,第二十、第二十一师突然向其实施猛烈攻击,敌顿时陷入一片混乱。由于过早暴露了红军的火力,敌军迅速收缩兵力,并以大部队抄捷径占据了谭家桥地区的制高点630高地,控制了乌泥关一带的公路。为挽回不利局面,红军广大指战员奋勇抗击,进行反击。由于敌军居高临下实施强大的火力,红军三次冲锋均未成功。为夺取该高地,年轻骁勇的红十九师师长寻淮洲冒着枪林弹雨,亲自率领部队,勇猛冲杀,夺回了乌泥关阵地,但部队遭受较大伤亡。在敌军后续部队大批增援情况下,红十军团被迫撤出战斗,向北转移。

在这次战斗中,寻淮洲身负重伤,不久即壮烈牺牲。寻淮洲是湖南浏阳人,15岁投笔从戎,参加了著名的秋收起义,1928年参加中国共产党。在革命战争的战火中,他英勇顽强,机智勇敢,屡立战功,18岁时担任红军第十二军第三十五师师长,以后相继担任红四军第十三师师长、红十五军第四十五师师长、红一军团第三十一师师长、第二十一师师长、红三军团第五师师长、红七军团军团长等职务。他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曾先后六次负伤,牺牲时年仅22岁。

谭家桥一仗,是红十军团主力会合后的第一仗,虽然只伤亡300余人,但大多是领导干部。除师长寻淮洲牺牲外,军团政治委员乐少华、政治部主任刘英等八名师以上干部,均相继负伤,从而影响了红十军团广大指战员的战斗情绪。

红十军团北移后,敌第四十九师、补充第一旅、第二十一旅及一些地方部队分三路进行追堵。为了摆脱敌人,红十军团经泾县、太平、青阳等县境,于12月20日进入皖南苏区的柯村地区。此时,皖南苏区已遭敌人严重摧残,不能立足,部队不得不艰苦转战。经过与敌人的多次激战,部队减员达1/3以上,不得不回师闽浙赣苏区。

1935年1月10日,红十军团日夜兼程,开始了返回闽浙赣苏区的军事行动。当时已是隆冬腊月,指战员身上仍着夹衣,离开皖南时带的一点粮食早已吃光。沿途即使遇着几个村庄,老百姓的粮食已被国民党军队洗劫一空,大家只得以冬笋、草根、野果充饥。

为了阻挠红军的行动,蒋介石集中了近20万兵力,妄图一举扑灭红十军团。其具体部署是:以第四十九师、补充第一旅及浙江保安纵队尾随红军,伺机截击;以第一路军总指挥陈调元坐镇婺源,以第六军军长赵观涛坐镇上饶,在赣东北设下一道道封锁线,堵住红军的去路。红十军团到达杨林地区时,敌第四十九师、补充第一旅及第二十一旅已追至东抗口、杨林、上庄、下庄、潘田等地,浙江保安纵队第五团抢占了王坂、徐家村一带有利阵地,对红军形成包围之势。

在这种形势下,方志敏、粟裕率领红十军团先头部队,于15日进至靠近闽浙赣苏区的港头一带地区。16日,军团领导商定,以先头部队立即突破敌封锁线,进入闽浙赣苏区,并派人通知刘畴西、王如痴率军团主力同时行动。但是,刘畴西、王如痴顾虑部队疲劳,又因下起了大雪,要求就地休息一夜。鉴于主力部队仍在后面,方志敏决定自己留下来随军团主力行动,命粟裕与负伤的乐少华、刘英率先头部队先行转移。当晚,粟裕等率先头部队,乘夜暗顺利通过敌独立第四十三旅的陇首封锁线,到达闽浙赣苏区的大坪、小坪、黄石田地区,等待军团主力。

在红十军团先头部队突围期间,敌人加紧了对红十军团主力的封锁和包围,并组成多路"搜剿"队,纵横穿插于包围圈内,将红十军团主力分割成数段。红军广大指战员不畏强敌,浴血奋战,不断杀伤敌人,但终因众寡悬殊、弹尽粮绝,只有少数人员突出重围,至1月下旬大部分壮烈牺牲,刘畴西、方志敏等先后在怀玉山东麓陇首村被捕。

关于红十军团主力在怀玉山区失败和方志敏等被捕的经过,据粟裕后来了解到的情况是:

我军经过长途行军作战,本已十分疲劳,陷入重围之后,弹尽粮绝,伤亡不断增加,又遇到天气骤变,雨雪交加,许多指战员几天粒米未尝,以草根树皮充饥。在如此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他们仍顽强战斗,不断杀伤敌人。我十九、二十两师在怀玉山东南的山地和北部的冷水坑、玉峰、马山等地,二十一师在王龙山北部,同敌军反复进行血战。敌军向怀玉山围攻时,我军占据山顶制高点,继续坚决抗击敌人。在敌军不停顿地"搜剿"和围攻下,我军被分割,被冲散,但仍然坚持各自为战,表现了革命战士无比坚定、无限忠诚和誓死与敌血战到底的大无畏精神。敌人极端野蛮残忍,见人就杀,见房子就烧,把能搜出来的粮食全部彻底烧掉。因为山高林密,不便搜索,敌人就放火烧山,走不动的伤病员,有些就被烧死了。只有少数同志跑回闽浙赣苏区来,另有一小部分同志向北突围到皖南去了。军团主要领导人刘畴西、方志敏同志隐蔽在陇首封锁线附近的山里,至1月27日,先后不幸被敌军搜捕。[8]

突围回到闽浙赣苏区的红十军团先头部队,根据中共苏区中央分局和中央军区的指示,同红三十师1个团组成挺进师,粟裕任师长,刘英任政治委员,于2月27日由上饶灵山地区出发,向闽浙边地区转移,继续坚持斗争。

刘畴西、方志敏被捕后,在狱中同敌人进行了坚贞不屈的斗争。

刘畴西,原名刘梓荣,湖南望城人,1922年夏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5月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到贺龙部工作,同年参加南昌起义。1929年初到莫斯科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1930年8月回国后被派往中央革命根据地,任红一军团第三军第八师师长,后任红二十一军军长。1933年调任闽浙赣军区司令员兼红十军军长,1934年1月被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同年8月获中革军委授予的二级红星奖章。红十军团成立后,任军团长兼第二十师师长。被捕后,他抱定"男儿到死心如铁"的决心,无私无畏地同敌人进行了坚决的斗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