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历史之“规”



[千千万万人一走,一条“路”就踩出来了]


过去的经历,不可回去的历程,走过的路经历的事,叫做历史。例如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以及初期的资本主义社会,新中国的前三十年,对吧。作为客观事物,历史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来改变的,它有一定之“规”。这个规,就是已经出现,早已写就固定,无法改变了的陈迹,俗称轨道,或者规律。它并不是一个“美丽漂亮聪明又可爱,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哟,它众所周知绝不可更置。你想怎么改变它,就怎么改变它,这绝不行。

规是铁律,除非时空倒流,人们的生活达到超光速,每秒速率在三十万公里以上。否则,要想改变铁板上钉钉的人与事,事与物,史与实,是做不到的。炎黄创世,开创华夏人的千秋万代,你能够将他还原至中国人氏族群落时,重新“调制”为其他有色人种吗?欧罗巴祖先源于非洲大陆,你能够去掉其中的黑非洲原始基因成分,将其性状上改良为纯正的白人先祖吗?其他有色人种,各有其古老诞生神话传说。你能够将其改变吗?这些,统统都是不可能!

历史具有独创性,唯一性,不可复制性。它不是小学生的铅笔画,作业板,好坏不满意,可以拿起橡皮来,一擦了事。想要什么样的,新的好的美的丽的,接着重写重画就是,直到满意了为止。如果你是当时事件的唯一目击者,那段历史是你所绘制的,真假黑白,故然只有按你说了的算。但前提得是,你的描述,可不能违背总的事物性质及走向哟,否则地被仔细的人们给戳穿假面具的。大致符合了事物规律,一般就是正确的,否则就是颠倒黑白错误的。

尊重历史,对后世人们来说,别随心所欲改变它,这尔所用,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历来,在欧美,在亚洲,全球各国,有不少政治家们,为了自己的仕途顺达洪福齐天,不惜人为地改写自己历史上的点滴污垢,以“制造”一副清白可人的鲜亮人生履历,向国人世俗所谓郑重交代,以示“根红苗正”,其崛起决非偶然,而是老祖宗早就为已打下了万世基业之础。可后来,民主分子追根究底,新闻媒介一披露,政客们阴暗过去,丑恶嘴脸,一刹那大白天下!

对人来说,不管你是什么人,富人贵人,想要达到什么目的,都绝对不要去违背历史之“规”,之轨。它是什么样的,就保持它什么样形状,好好坏坏,多多少少,真即真,假即假,保持原状不管它,别心血来潮,为一已一派私利,昨天说孔子好,今天骂孔老二坏,后天再夸他是至圣先师,万世师表。忽儿东忽儿北的,让人家变得面目全非,使人摸不着南头北脑。因为,除了极个别情况,历史是大家书写的,谁能掩盖得了真相面目,蒙蔽世人一辈子几代人?

创造历史的是人,写就历史也是人,改变历史的,仍然还是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人的能耐大过了天,几乎无人不可成就的胜败哟。一切从需要出发,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为自己的政治目的服务,这就是至高无上的原则。过去,可以把资本主义说得多么可恶,丑恶腐朽万分命薄西山,几可一推就多米诺骨牌似的“哗啦”一声全倒塌了。现在,少谈不提什么纯正的红与白之主义,思想一解放,只以生产力先进落后为标准,西方的文明成果也香呐。

历史需要公正客观,讲求唯物主义,做到实事求是。抗日战争,是全中国人民共同抗敌,国共两党和其他党派团结努力,数万万同胞英勇牺牲取得的伟大胜利。它分为正面战场,敌后战场,沦陷区斗争几大部分,国民党一味宣扬其功绩,把一切功劳都归于它,这是片面而不全面的;其他党派把敌后战场,沦陷区斗争说成是主要阵地,似乎也不够理由十足充分;有人把美苏开辟太平洋第二战场投掷原子弹,东北出兵说成是决定性的,也非全部事实之真相。

公说公有道,婆讲婆有理,是非曲直清白,公道自在世人心。不要说一人一党一派一国,就是联合国吧,也未必能掩盖得了迄今为止,历史上发生的全部人类事实事件真相的。即令普通人不清楚的人物事件,按照寻常道理逻辑与经验一推敲,其真相真伪真假,大致也可判定个八九不离十。谁究竟高明与聪明天才得遮天盖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无法无天了?绝对不可能,也不会有,过去现在将来都如此。毛泽东曾经说过,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这个聪明,是说人民群众就象汪洋大海一般,无处不在处处眼睛明亮,无论是谁人所为,所有事实或罪恶均无所循形,“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人民大众伟力法力无边,现在电子科技时代呢,在任何荒山野坝无人处,你做了什么事,好与坏得与失,则要加上分辩率高达几十平方厘米的,电子卫星天眼的功劳了。当今考古科技,还原分析,复古技术等等,也厉害万分,什么碳十四,钴十五一类的探测分析,任你仿造伪装本事高超,到底也要原形毕露!

历史就是一个“规”字,规规矩矩的“规”,老老实实的“规”,客观本来的“规”,保持恢复事物本来面目,督促人勿行差踏错的“规”!如果你一定要忤逆,非要置冒犯天下之大不韪于不顾,惹起众怨世怒,只要你实力足够大,象美国佬一般耀武扬威横行霸道,人们于此对你也无奈其何,只好听之任之啦。只是,大家会把你看白了,日后你再念什么人权经,民主经,自由经,颜色经,造反经等,世界各国人民就不会听信,如奉纶音般遵从了。省省吧。

最恐怖的反历史之规者,是政治家及其指使下的文人,为了各种难为人道的目的。要想不受欺骗的唯一法:双眼自将秋水清白洗,一生不受古今谁人欺!



2012-1-18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