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0年代的中外合资,其实我们吃亏很多

上个世纪80-90年代时中外合资热潮(其实到现在依然有大量合资),合资本身不是坏事,但实际操作中我们吃亏太大了。不少重工业和老牌子的东西都没了,本来当年有些企业是由于变成市场经济后,没有了计划经济的包销,竞争不过对手,没来市场。象有一些企业的技术在国内已经是顶尖了,但和国际相比,还是有一定距离。如以机床为例子,当年国外机床行业都在向数控化方向发展,而国内企业这方面明显落后,本来这些企业在国内有一些老客户,这些客户在装备的时候,就提出来的要求就是要数控化,可国内机床制造企业始终拿不出过硬的数控机床产品,这一来,客户就流失掉了,于是乎就渐渐失去了市场,没了市场,企业也就亏损了。

有人说了,为什么不进行研发,这不是自己没有做好企业吗?承认也不否认当年确实有些国企领导管理不善,但很多是因为技术没有及时更新的原因。而技术没有及时更新,主要是没有钱投入研发,要知道计划经济时代的企业生产出多少利润,就全部交给国家,根本就留不下钱来搞技术改造;后来一下子市场放开了,搞利改税,国家允许企业留利润了,可是这个时候的国企已经是负担非常重了——职工多,不少都是50岁以上、年纪大、身体不好,每年光医药费的支出就能把我的利润全部用光,还有大量退休或者面临退休的工人需要养活,哪里来利润进行研发呢?

而这些国企,又是地方政府的纳税大户,地方政府不得不进行帮助,然而政府部门毕竟更希望企业能缴纳税收而不是向政府要钱。这个时候政府部门也头疼如何搞好、搞活这个企业。这个时候外资狼来了,要知道外资从来不是慈善家,然后低价压低收购或者控股这个企业,如花个200多万美元,拿到价值1000万美元甚至更多的厂子的控股权,就这样还说你的企业是债务多、我们吃亏之类的话,搞得好像自己是天使一样。而这些200万美元够什么呢?也就是够退休工人和即将退休工人的安置费,而剩下的工人,他们看着顺眼的就留下,不顺眼的就一脚踢出去,按照外资资本家的说法是,企业不养废人——这也没错,可是,这问题是历史形成的,总不能到这个时候一脚把人踢开;于是有些正直的企业领导因此和外资多次谈判,他们要求年轻的工人必须留下,最起码,要给人家几年缓冲的时间。而这个时候,那些对工业毫不熟悉(如你跟他说个铣床,他很可能会和洗衣机给弄混了)、从办公室上来的所谓主管工业的政府领导呢?这个时候为了政绩(当年引进外资可是一大政绩,而且各地都有所谓的引进外资指标),就像企业施压,然后说什么可以把这些裁下来的职工安排到别的企业去。

所谓中外合资最为严重的是,将企业牌子取消,换成外方的品牌,而中国的产品全部放弃(鬼佬和鬼子的理由是你们的产品落后没有市场、不如放弃),从国外运来散件,在中国这里组装,然后作为合资产品卖出去。说明白点,就是把中国的这个厂子全部废掉,只剩一个壳子,帮着他们倒腾产品。这种合资模式,在当年的中国并不罕见,一些国外企业为了绕开国家的贸易壁垒和国家对于国内工业有一定的保护,便以这种假合资的方式,吞掉中国国内的一个厂子,借这个壳子来卖产品这样从表面上看产品是中国制造的,其实在中国只是组装了一下而已长此以往,最终的结果就是国内的产业完全变成国外的附庸。而所谓中国制造也就是中国组装而已,其实这个问题早就有人反对这种合资,而当年最早注意到这个问题的人很多都是原来中国国企有眼光的领导,而这些人就因此和鬼佬或鬼子资本家谈判,要求保留民族品牌、要求对方在厂里加设一条制造设备或者更新中国原来厂的设备;这个时候那些热衷搞政绩的地方官员又来了,毕竟引进美元外汇投资指标和政绩直接挂钩啊,所以就又向企业施压——说你们思想怎么这么僵化。再到后来,等到重视的时候,已经晚了,很多中国的民族工业品牌没了;更严重的是本来生产机械设备的中国厂,变成了仅仅组装车间了,十几年甚至几年后,这个中国厂废掉了,彻底变成了血汗工厂,这样的工厂除了制造一点GDP和一点点可怜的利润之外,对中国国家实力增加的贡献基本上等于零。这也是后来的那个戴旭上校说的外资将中国产业空心化,进而危害到中国的根本,把中国变成他们的附庸。

我个人感觉,我们不要着急和外资合作,如果是这种所谓的中外合资就干脆不要了——最不济就让那个企业停产了也不便宜鬼佬和鬼子。不是我有什么狭隘的民族观,实则是西方和倭寇没有一个好鸟,他们的合资更多是不怀好意;如果他们怀好意,为何每年不出口我们急需的高技术产品如F22、波音大飞机技术、火箭技术、机载电子技术等,反而指责我们贸易入超,我们非常希望他们来中国建立一条完整的先进大飞机生产线——是包括发动机在内的完整的、而不是组装,为此我们可以给地皮和各项照顾政策以及免税几十年,他们愿意吗?所以鬼佬和鬼子的所谓合资更多是垃圾。总之,所谓的合资不说按照我们的意愿来,至少也得让我们的技术水平有所提高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