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叙利亚离战争还有多远?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原创]叙利亚离战争还有多远?

没有人会怀疑,随着大马士革近郊传出的反政府武装与政府军对抗的枪炮声,不能不引发国际社会的震动。目前舆论普遍关心的问题是,叙利亚离战争到底还有多远?

西方媒体笔下的叙利亚已经变成了“血与火的战场”,政府军火力全开,试图剿灭“装备简陋但意志顽强”的反政府武装,结果是造成“大面积的伤亡”。美国《时代周刊》网络版2月7日的一篇文章说,“叙利亚不是正在滑向内战,而是已经爆发了战争。”在他们的眼里,叙利亚的革命似乎马上就会取得胜利,阿拉伯的春天马上就会在叙利亚开放出鲜艳的花朵,成为阿拉伯世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西方媒体认为,作为叙利亚军事反对派的“自由叙利亚军”,虽然是一支结构松散且装备薄弱的武装力量,但已经成为叙利亚“这场革命的关键角色”。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一名女记者采访了在叙利亚北部地区活动的“自由叙利亚军”之后,在她的报道中描述道,这些“非专业武装人员”打起仗来“非常勇猛”,尽管他们的实力和政府军相距甚远,但却表现出“毫不畏惧的精神”。而且最近它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战果。

在冲突中,叙利亚政府军也并未放松对反政府武装的严厉打击。法新社报道称,政府军数百辆装甲车2月6日开进大马士革附近的扎巴达尼,对叛军进行了围剿。《纽约时报》称,包括霍姆斯市在内,发生在叙利亚5日的冲突造成31人丧生。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6日的报道甚至把这次冲突称做“致命的杀戮”。以色列《国土报》则援引一名叙利亚叛变军官的话称,巴沙尔的军队可能在“几天或者几周内崩溃”。

然而有分析认为,由于叙利亚媒体在海外的声音比较弱小,所以目前关于叙利亚局势的报道,基本都掌控在西方媒体手中。而西方媒体又借助自己的舆论优势,夸大了叙利亚国内冲突的严重性,一味地放大死伤人数,放大反政府武装的活动,却看不到叙利亚有很多人支持巴沙尔的政权事实,其报道显然有失偏颇。不仅如此,西方媒体还不断配合反政府武装唱衰巴沙尔政权,让国际社会失去对巴沙尔的信心。其实,他们所做的这一切,无非只是为西方在联合国框架外干预叙利亚局势制造借口而已。

从很多分析来看,挑战巴沙尔的叙利亚反对派,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都不具备发动全面内战的条件。叙利亚的反对派团体共有几十个,目前比较突出的只有两派,分别为政治组织“叙利亚全国委员会”以及军事组织“自由叙利亚军”。“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去年8月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成立,领导层由7位流亡欧洲的叙利亚人组成。委员会的成员大多是年轻人,他们是组织叙利亚国内抗议示威游行的主要力量。“自由叙利亚军”则由政府军中的叛变士兵组成,总部同样设在邻国土耳其。据该组织称,到今年1月中旬,军队人数已达4万,共有数十个军营,遍布叙利亚全国的13个省份。但事实上,这支部队的战斗力仍是一个谜。有报道称,这些叛变士兵随身携带的都是轻武器,而且缺乏基本的军事训练,如果不能获得西方的武力支援,短期内要挑战数十万叙利亚正规军,并非易事。

也就是说,从军事方面来看,叙利亚反政府武装还不能够把他们的星星之火,点燃叙利亚大地,让它成为不可逆转的燎原之势。如果没有西方的介入,很难相信,他们在短期内能够战胜叙利亚政府军,帮助反对派摘取叙利亚政治的桂冠,成为叙利亚未来的主宰。或许还将与现行政权的军队坚持旷日持久的对抗,甚至最后被官方消灭。

分析人士认为,缺乏统一的领导是叙利亚反对派壮大势力的最大软肋。叙利亚国内的主要反对派“民族协调机构”和受西方支持的海外组织“全国委员会”,目前存在严重的内部分歧,其中有人支持与政府谈判,有人坚持要求巴沙尔下台再谈,有人坚决反对外来干涉,有人盼望北约立即出兵。军事反对派内部似乎也没有拧成一股绳。2月6日,一个名叫穆斯塔法·艾哈迈德·谢赫的哗变军官宣布成立一个高级军事委员会,统筹针对阿萨德政权的军事行动。谢赫现年54岁,据信为叙利亚政府军最高级别的哗变军官。“自由叙利亚军”的领导人里亚德对媒体说,他对谢赫的这一举动感到很吃惊,认为“有人想分裂反对派武装,自立山头”。

很明显的可以看出,反对派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很多人似乎都不能够坐在一条板凳上,来共同谋求叙利亚未来的走向。他们临时组建的统一战线不过是基础并不牢固的政治联盟,缺乏一种与政府长期对抗的心理准备,这就很容易被巴沙尔各个击破。如果巴沙尔从军事上坚持打击,从政治上来巧妙瓦解这些反对派,很有可能成功的分化这个反政府集团,让不少举着革命大旗的造反力量最终拜倒在利益的脚下,或者作鸟兽散。

当然面对西方涌现的“崩溃论”、“垮台论”,作为叙利亚现行政权首脑的巴沙尔到底还能坚挺多少时间,自然也是备受外界关注的问题。不少分析认为,由于巴沙尔仍能有效控制军队和行政系统,从而可以暂时避免埃及穆巴拉克政权与利比亚卡扎菲政权的下场,相信在中短期内仍将继续执政。

与完全不听穆巴拉克指挥的埃及军队不同,叙利亚的军警和特勤人员大体上仍然忠于巴沙尔,巴沙尔政府在民众中也保持着50%—60%的支持率。同时,叙利亚政府军无论人数、训练水准,还是武器装备,均比卡扎菲的部队要高出一截。最重要的是,目前还没有事实证据证实叙利亚的核心统治层出现裂痕,到目前为止,军政高官无一人叛逃。

也就是说叙利亚现行政治机制让巴沙尔基本稳住了阵脚,除了组织严密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对巴沙尔俯首帖耳之外,现有的军队大都效忠于叙利亚现行政权,团结一致的党政军干部成为叙利亚最巩固的领导力量,这就决定了叙利亚暂时还不可能出现内战混乱。再加上巴沙尔承诺并已开始进行的改革,让叙利亚民众看到了新生的希望,与政府之间的矛盾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缓和,所以预言叙利亚发生内战还为时过早。

此外,叙利亚国内的民意和舆论对内部分裂势力起到了制约的作用。部分民众担心社会稳定失控以及国内基督徒不希望保守派穆斯林得势等因素,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抗议者的怒火。另外,与可以收看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及各国卫星电视的埃及不同,巴沙尔政府对媒体的控制虽不绝对,但相对严密,客观上限制了反政府活动的扩大化。

国际上,叙利亚的铁杆盟友俄罗斯一直在为和平解决危机进行外交斡旋,这就让巴沙尔有了不少底气,敢于在国内对反对派施展有限的拳脚,加快了削弱反对派势力的步伐。地缘政治方面,除土耳其、约旦之外,伊朗、伊拉克、黎巴嫩,甚至包括以色列,都不希望巴沙尔交出权杖。尤其是中俄两国双手秒杀联合国安理会关于叙利亚的决议草案,不但让西方复制利比亚模式的美梦成空,同时也为巴沙尔彻底解决叙利亚危机赢得了时间和空间。

不过,虽然局势还在巴沙尔的掌控之中,但面对西方和阿盟的步步紧逼,留给他的时间似乎已经不多了。在逼宫巴沙尔政权的外部势力中,西方的表现最为强硬。一方面方面他们试图通过安理会授权的合法形式,把自己的意识形态强行输入阿拉伯世界的心脏,让叙利亚成为西方扶植的人权典范,彻底摧毁阿拉伯世界的集权政治,另一方面,他们又希望此举能够借机打通进攻试图拥有核武器的伊朗,让所有与西方过不去的国家都得到血的教训,然后顺利完成建立起以他们为主导的国际社会新秩序的美丽梦想。

让人不应该忽视的是,在逼宫巴沙尔的国际势力中,阿拉伯国家联盟扮演的角色耐人寻味。叙利亚是阿盟的创始成员国之一,并一直以阿拉伯民族主义堡垒的地位而自豪。然而自叙利亚局势出现动荡以来,阿盟对叙利亚采取步步升级的强硬措施,从中止其成员国资格,到实施经济制裁,并且向联合国提交叙利亚问题新决议。阿盟对叙“变脸”的原因的确引人关注,这里面包含的微妙值得深究。

考量一下阿盟的历史就知道,宗教问题让阿盟近乎失去理性,一直在做着引狼入室的勾当,在干着同室操戈的“好事”。自阿盟1945年成立以来,掌控着该组织主导权的一直是像伊拉克、埃及这样的世俗国家。2011年汹涌而来的阿拉伯剧变浪潮使得埃及、利比亚等国实力大减,这让沙特、卡塔尔等海湾国家看到了千载难逢的机会。海湾各君主国均由逊尼派掌权,叙利亚国内大多民众也为逊尼派,但领导人巴沙尔却来自比较小的什叶派分支——阿拉维派,同时其镇压的反对派对象则恰恰是逊尼派。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在卡塔尔、沙特等国看来,推翻巴沙尔政权、扶植叙利亚逊尼派上台,符合自身最大利益。

也就是说,如果巴沙尔在处理教派问题方面,拿不出切实可行的方案,那么阿盟不可能放弃逼迫巴沙尔下台的大好时机。也许可能全力支持反对派对抗到底,让巴沙尔失去对叙利亚的掌控,更有可能鼓动西方对叙利亚直接进行军事干涉,这样,宗教利益让阿盟不自而然地成为了引爆叙利亚战争的一颗定时炸弹。

如果上述因素都可以排除,叙利亚的改革进程也将把巴沙尔逼入死角。据叙利亚官方通讯社2月7日报道,叙利亚宪法草案制定全国委员会当天宣布完成草案制定,并将把草案提交总统巴沙尔。新宪法草案规定,总统的任期为7年,可以连任一届。巴沙尔的任期到2014年期满。此前他曾承诺,一旦完成新宪法草案制定,将举行全民公决,时间可能为“3月的第一周”。而且新宪法的“重点”将是“多党制”。

这就意味着反对派无疑的将走上叙利亚的政治舞台,并且在叙利亚不断推行西方的民主模式。如果叙利亚顺利的进行了权力过渡,而巴沙尔又不幸处于选举下风,那么保守的巴沙尔将不得不交出他极不情愿交出的政治权力,并且体面地结束他的政治生命。但是痴迷权力的巴沙尔能否如反对派所算,这其中还充满变数。说不定那个时候才是叙利亚战争的真正开始。

有关专家认为,尽管谴责叙利亚的决议草案在联合国安理会被否决,西方国家已经排除合法军事干涉叙利亚内政的可能,但执政已进入12个年头的巴沙尔下台,只是时间与方式的问题,因为除了西方和阿盟已经认定巴沙尔必须下台之外,改革的进程也很有可能把他排除出叙利亚的政治世界。

现在摆在巴沙尔面前的有两种选择:一个是卡扎菲死扛到底的“利比亚模式”,一个是萨利赫和平让权的“也门模式”。现阶段,海湾君主国追求的还是“也门模式”。如果这种模式行不通,就只能选择武力干预。美国也表示目前仍考虑外交解决。叙利亚局势是战是和,就要看巴沙尔如何选择了。

然而,不管巴沙尔如何进行政治运作,是选择继续硬挺,还是屈膝求和,等待巴沙尔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远离****,不再介入叙利亚的政治世界,或许他可以苟延残喘,安度余生。但是巴沙尔可能并不那么随便,这头沙漠雄狮绝不可能就此罢休,他的进攻性决定了他将为保卫自己的政治生命血战到底。正因为如此,西方为了拔掉进攻伊朗路线图上的这颗钉子,也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变换各种打击方式。可以预见,双方的交锋必然发生,但是西方是直接进行武装干涉,还是进行代理人战争,暂时还只是一种战略构想。可以肯定地说,叙利亚目前发生战争的可能性不大,或者可以说离发生战争至少还有一段距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