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鹰煮酒论英雄[文言文版]

某日,小白兔受邀访白头鹰家做客,随至小亭,已设樽俎:盘置牛排,一樽煮酒。禽兽对坐,开怀畅饮。酒至半酣,忽阴云漠漠,聚雨将至。从人遥指天外龙挂,白头鹰与白兔凭栏观之。

鹰曰:“兔君知龙之变化否?”

白兔曰:“未知其详。”

鹰曰:“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方今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兔君久历四方,必知当世英雄。请试指言之。”

白兔曰:“兔萌眼安识英雄?”

鹰曰:“休得过谦。”

兔曰:“兔叨恩庇,得立亚洲。天下英雄,实有未知。”

鹰曰:“既不识其面,亦闻其名。”

兔曰:“瀛洲霓虹,兵粮足备,可为英雄?”

鹰笑曰:“后宫萝莉,吾早晚可推之!”

兔曰:“北国毛熊,地大物博,蘑菇众多;今虎踞欧亚之地,部下能战者极多,可为英雄?”

鹰笑曰:“毛熊色厉胆薄,困顿未解;干车臣而跳坑,见闽煮而解体:非英雄也。”

兔曰:“有一兽号曰三强,威镇亚洲:大白象可为英雄?”

鹰曰:“白象虚名吾予,非英雄也。”

兔曰:“有一兽称日不落,制衡欧陆——约翰牛乃英雄也?”

鹰曰:“小牛日落西山,非英雄也。”

兔曰:“高卢有雄鸡,可为英雄乎?”

鹰曰:“公鸡虽冠欧陆,乃无节之娼耳,何足为英雄!”

兔曰:“如猴子、南棒、大佐等辈皆何如?”

鹰鼓掌大笑曰:“此等碌碌小受,何足挂齿!”

兔曰:“舍此之外,兔实不知。”

鹰曰:“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

兔曰:“谁能当之?”

鹰以手指白兔,后自指,曰:“今天下英雄,惟兔君与鹰耳!”

白兔闻言,吃了一惊,手中所执萝卜,不觉落于地下。

时有冈比亚大王,门口叫嚣灭小白兔。白兔乃从容俯首萝卜曰:“冈比亚大王之威,乃至于此。”

鹰笑曰:“丈夫亦畏冈比亚大王乎?”

兔曰:“世人皆知冈比亚大王之威,兔安得不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