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本文摘自《文史月刊》2009年第02期 作者:马广志 原题为:四位开国元勋妙施“空城计”

提起“空城计”,人们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诸葛亮妙用“空城计”。实际上,在共和国的开国元勋当中,也有很多成功用过“空城计”的将领,他们的大智大勇至今仍被广为传诵。

贺龙巧施“空城计”,设伏诱敌

1929年7月,贺龙同志到桑植后,领导当地群众打土豪分田地,组建了中共桑植临时县委和县苏维埃政府。一时间,桑植城内红旗招展,穷人子弟纷纷参军,红军的影响空前扩大。这大大震惊了“湘西王”陈渠珍,他紧急召开“剿共”军事会议,妄图收复失地。谁曾想,由于贺龙领导的红军在湘西一带连战连捷,大大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陈渠珍的“剿共”军事会议开得一塌糊涂。他在会上连问数遍“谁敢讨伐贺龙”,竟无一人敢应。

正当陈渠珍垂头丧气之时,他手下第一警备军第三团团长向子云主动请缨,拍着胸脯向陈渠珍表示要捉住“贺龙”,消灭红军。在获得陈渠珍同意后,向子云开始调集自己驻扎在永顺的军队,并命令副团长周寒之率两个营的兵力作为先锋,正式进犯桑植城。

面对周寒之的来犯,贺龙与中共湘鄂西前委采用“诱敌深入”的战术,一面以主力埋伏于桑植城北八斗溪西北高地,一面以部分兵力与周寒之部接触,佯装失败,诱敌横渡澧水进入主力埋伏区。周寒之果真上当中伏,仓皇后撤,然而为时已晚,未来得及渡河,大部就歼,本人也当场毙命。这让向子云很失没颜面。他决定亲率1000余人伙同桑植、大庸、慈利等地县团防与贺龙领导的红军决一死战。

为了彻底消灭这股顽敌,知己知彼的贺龙专门针对向子云傲慢骄横、狂妄自负的毛病,根据桑植城的地形特点,给他预备了一出“空城计”,准备“瓮中捉鳖”。

由于贺龙摆下“空城计”,向子云这次行军可谓是所向披靡,一路无阻。当他们到达桑植城,整个桑植城城门遭到烧毁,有些城墙也拆成了豁口,城里除了一些摆小摊的小商贩,没有红军的一兵一卒。当属下提醒向子云谨防中了贺龙的“空城计”时。向子云却自负地说道:“如今贺龙破坏了城门和城墙,分明是逃跑无疑,他哪里还敢再唱一出‘空城计’?”向子云迫不及待地吩咐手下向陈渠珍发电告捷,并命令部队开进城内张罗祝捷大会。

正当向子云沉浸在轻易攻克桑植城的喜悦之中时,贺龙亲率主力部队,犹如神兵天降,从城北门猛烈冲杀进来。城后及城对面各高地上潜伏的红军也马上跟着杀进城来。向子云见情势不妙,才知中计,赶紧率部逃窜。他带领残兵从西门逃出,直奔城外的赤溪渡口,然而这里的渡船早已被潜伏的红军撑走。向子云的残兵败将一部分缴械投降,一部分溺毙水中,他本人也被卷入水底。贺龙巧施的桑植城“空城计”大获全胜。

彭德怀另类“空城计”,巧妙解围

1949年,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司令员、第一野战军(即西北解放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彭德怀,遵照毛泽东、朱德在4月21日向全国发布进军令的指示,指挥一野指战员很快解放了渭北、关中大部分地区。5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昂首进入了西安城。

西安解放后的第三天,被蒋介石封为西北军政长官的马步芳和甘肃省主席的马鸿逵,为报效蒋介石封赐之恩,和胡宗南共谋,企图卷土重来。他们集结青海马继援的“陇东兵团”和宁夏卢忠良的“援陕兵团”共11个师兵力,由马继援统领,沿渭河而东直逼西安。虽在乾县、淳化、泾阳等地遭到一野主力军阻击,被歼灭7000多人,但对西安的压力,还是存在的。

此时的西安,主力军不多,难以抵御众多敌军,加之城内敌特造谣滋事,民心不安。面对这种局势,彭大将军镇定自若,先是和记者谈笑风生,说起《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妙施“空城计”的故事,继而说起马步芳的儿子马继援率兵攻打西安的话题,说:“我们欢迎这个花花公子来西安,西安的羊羔美酒、漂亮姑娘多得很!大道如青天,欢迎他们来!”

之后,他要求记者依此主题,写一篇彭德怀发表谈话记录,刊登在《群众日报》头条新闻位置,广播电台也连续作了广播。

另一方面,彭总又导演了一幕组织欢迎“华北兵团”进城活动,一支上千人的小分队,夜间从西郊绕行到城东。白天由东而西,在锣鼓喧天、人山人海的欢呼声中,穿过大街小巷。如此反复几天,敌特也摸不清解放军来了多少。马继援闻此,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相持几天之后,马继援知道上当了,可想反扑进西安已经没机会了。“华北兵团”周士第、杨得志、李志民等将领,率十八、十九兵团,从黄河北岸来到了西安。不仅解了西安之围,又乘胜追击,一举歼灭马继援的骑兵6万多人。之后,解放军又取得扶眉战役大捷,消灭了胡宗南主力军4万多人。

至此,陕西战场大局已定。

萧克两唱“空城计”,保卫石门

在解放战争时期,肖克将军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在同一地点与同一对手,导演了两场“空城计”。

1948年5月,傅作义、阎锡山率军4万余人,分进合击,两面夹攻,直奔石家庄而来;而石家庄我守城部队只有一个新兵补充团,且战斗力较弱,石家庄附近又没有主力部队可供调遣,石家庄几乎是一座空城,情况十分危急。

时任晋察冀军区副司令的肖克被指定为保卫石家庄的总指挥,他一方面下令冀中的孙毅部和山西的文年生、向仲华部昼夜兼程,赶往石家庄参加保卫石家庄之战;另一方面命令各区县的民兵游击队正面阻击敌人,迟滞敌人前进。与此同时,他指挥石家庄军民开始物资疏散工作,把石家庄先变成一座空城。

为了安定人心,肖克将军不顾个人安危,亲上街头做工作,人心终于安定下来。这时冀中孙毅部赶到,北面文年生、向仲华部得肖克将军令,围攻了阎锡山的四十九师,俘虏了敌中将师长;傅作义得知石家庄有准备,策应部队四十九师被消灭,而他的部队沿途又被我阻击,进展缓慢,徘徊不前,只能望石家庄而兴叹。肖克将军的第一个空城计成功了。

事隔半年,傅作义部队第二次偷袭石家庄,说来也巧,肖克将军再次导演了保卫石家庄的“空城计”。

1948年10月,蒋介石与傅作义商定组织一支轻骑兵奔袭石家庄,企图捣毁我后方机关、仓库、工厂、学校、发电厂及其他建筑物,把我华北解放军最早的工业、交通基地毁坏。

当时,我军只有数千人,硬拼肯定吃亏,只能智取。肖克将军再次出任保卫石家庄的总指挥。他一方面组织我指挥部,疏散物资;另一方面,指挥地方部队及民兵沿线阻击敌人,迟滞敌人的进攻。与此同时,他还利用我军控制了敌人的电台,向敌人提供假情报,说石家庄不是空城,我军有五个师兵力,组成三道防线,准备与敌军决一死战。

敌人收到假情报后,将信将疑,先派一部分骑兵南下,遭到我军伏击后,便就确信我石家庄解放军已有准备,便迅速撤兵。就这样,肖克将军的第二次“空城计”又获成功。

周希汉100把军号唱“空城计”

1934年,红四方面军经过数月艰苦的鏖战,粉碎了刘湘等四川军阀对川陕革命根据地发动的六路围攻。一天夜里,红九军作战科长周希汉带着军直属队穿插在红二十五师和二十七师中间,随部队一起追歼溃敌。追到一个岔路口,走在前面的二十五师改沿小路东进,军直属队仍沿公路向南朝预定集合地点罗文坎前进。

走出不远,尖兵突然发现前面有敌人埋伏。此时,后面的二十七师还没有赶上来。军直属队虽有500多人,但除了号兵连和通信队以外,其余都是机关干部和勤杂人员。怎么办?正在着急的时候,周希汉看到号兵连长从他身边经过,顿时心生一计。

他让号兵连散开,每隔10米一个号兵。战斗一打响,100多把军号一起吹响。雄壮的号声震耳欲聋,似有千军万马从四面八方杀来。红军战士趁着这股声势,呐喊着冲向敌人。本来就对红军冲锋号声打怵的敌人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么雄壮的号声,都吓呆了,很快被红军全歼。

审问俘虏后,周希汉才知道这只是敌人的一个排哨,南面公路还有敌人的一个团。周希汉决定一鼓作气再拿下这个团。他命令号兵连继续吹冲锋号,亲自带通信队飞一般地冲向敌群,一边甩手榴弹,一边用冲锋枪扫射,一边大声喊杀。

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势把敌人的防线冲乱了,敌人不知红军来了多少人,惊恐地狂奔乱逃。不到半个小时战斗就结束了。

当红军押着俘虏到达罗文坎后,哨兵报告北面又上来一个团的敌人。原来这是埋伏在公路东侧山头上的敌人。半夜里他们听到枪炮声过后,以为是追击的红军被打退,便乘夜色匆忙下山南撤。

又是一个团,周希汉心里不免有点紧张,但最后还是下了打的决心。他刚作了战斗部署,敌人的先头部队就到了。随着一阵密集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100多把军号再次齐鸣,震颤山谷。埋伏在两侧的战士像猛虎一样向敌人杀去。先头部队的敌人遭到重创,余下的也被吓破了胆,掉头就逃,红军战士则紧跟着敌人追杀不舍。前面的敌人拼死往后压,致使后面的敌人乱了阵脚,互相冲撞,最后都成了红军的俘虏。

这时天已经快亮了。侦察员报告,北面不远处又发现大股敌人,从俘虏口中得知这是守在公路西侧山头上的一个团的敌人。在前3次胜利的鼓舞下,周希汉当机立断,决定再用老办法来一次突袭。敌人果然中计,又很快被红军击溃。天亮了,敌人留下阻击的3个团一夜之间就被红军剿灭,光抓到的俘虏就有2000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