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对越自卫还击作战33周年,远去的战地往事值得回忆。

回想部队参加老山地区轮战的那段经历,有许多事情在当时来看的确是不得了的,甚至是十分震动的,事后仔细想想,凡是都要细究原因,找其根源,有些事情不只是单纯那点事能说清楚的,应当结合诸如战场思想政治工作的跟进、遂行作战任务的具体职能职责、战士个体差异等情况进行分析,总结相关教训。

有句话经常挂在干部战士嘴边:“仗好打,苦难熬。枪一响往前冲,伤得痛快,死得壮烈,最难熬的是蹲猫耳洞。”意思是十年边境冲突,进攻防御你来我往,终于是我方取得战场主动权。到了轮战后期,小规模的出击拔点战斗和炮击作战是有限度的,这是战场温度一降再降的体现,打仗是以政治需要为目的。守国门不一定是天天都要炮火纷飞,更多的是严阵以待,雄锯强势,让敌人不敢轻举妄动。然而,血气方刚的战士哪能都是一般思考和冷静对待。平时练就一身本领,杀敌立功心切,想的就是在战斗中派上用场。但是,生不逢时的人太多,即使到了前线,也不是说想打仗就能打的,于是,有战士就郁闷了,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是有些“纠结”。发生在战区部队的一起所谓“跑兵恶性事件”的起因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跑兵”情况通报

位于云南文山州麻栗坡中越边境一线的磨刀石老山炮群指挥所,旅特务连警卫排一个叫杨中辉(化名)的战士,因平时站岗值勤枯燥,警卫指挥所单调,思想发生不愉快,连队批评过重,方法不当,一气想不通,突然离开特务连住地去向不明。可怕的是他将排长的手枪及16发子弹带走,所以性质就严重了。老山炮群群长第一时间接到报告后,立即布置寻找该战士,已经派兵在附近拉网式搜山。群通知各炮阵地及路口检查哨,严加防范和盘查,这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关键是杨中辉带有手枪和子弹。

分析该战士携枪出走有几种可能:一是往境外逃,直接逃向敌方;二是往内地跑,脱离战区;三是想不通自尽;最后一种可能是威胁一下连队。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让人不安。

造成这起事件发生的初步原因是对战士的战场管理教育不恰当的所致。旅特务连本来是担负指挥所警卫任务和工兵开路清扫障碍的执勤分队,按说官兵思想素质和技术水平都较好,战士们个个身怀绝技,本领超强,都想在战场上一展高下。但事与愿违,他们为一点小事发生不愉快,连队没能及时处理好,使这个姓杨的战士一时想不通,又因枪弹武器保管不当,这个兵居然不经请示携枪出走了。

由此可见,战区的事情依然复杂,现在的危险除了来自敌方外,我军内部的管理也不容忽视。仗是不可能大打,而部队驻在这里时间长了弄不好就会出乱子,没事干心里寂寞,思想情绪不稳定,甚至胡思乱想,迟早会发生问题,这给战场管理和政治思想教育带来了难度。前一批轮战部队的北京军区某集团军为什么提出的口号是:守住阵地就是战果,稳住部队就是胜利。道理明摆着,在这个特定环境下的许多观念得更新,不然麻烦事会接踵而来。

“跑兵”一天内被抓到

不到24小时,私自带枪弹出走的那个兵已经被抓到了。

当时我还在协助130二营巩固阵地,蹲点在营部工事内。早上接到旅部通报都还为此事担心,怕万一这兵拿着枪捅出什么大乱子可怎么收拾。上午10点,我们几个人正吃着早饭,六连阵地电话向教导员刘涛报告,他们已经扣留了特务连的战士杨中辉,人就在六连阵地指挥所。听到这个消息,我们立即放下了碗,赶到六连位置,并把这一情况向住在四连的旅政治部副主任作了汇报,他感到惊喜,也长舒了一口气。

经盘查知道,这个兵自昨天上午偷(拿)走排长的手枪和16发子弹后,独自一人往老山主峰方向“逃窜”,在山林里面迷了路,并听到附近有枪声,又往回走,没搭上任何军用或民用车辆。天黑了,他就在一个涵洞蹲了一夜,今晨继续往回走。他准备到南温河附近的324野战医院(野战医疗一所),听说经常有运送伤员的车从老山方向往返,他想搭车再跑到老山一线阵地上去,“亲身体验一线步兵的战斗生活”。一个兵的思想竟如此简单,难道这就是所谓杀敌立功心切?

沿途已经设置关卡,130二营阵地按炮兵群长指示,加强了戒备,四、六连的两头车辆检查哨都派有一个排长把守,对过往车辆、人员一律严加盘查。六连一个排长张文斌趁着晨雾发现这个兵一个人从路那边走来,立即引起了警觉,便上前搭话,得知他是炮兵旅的,进而又把他裤袋里面的手枪要了出来,采取软的方法把他盯住,看他一身都是湿的,又安排给他吃早饭、换衣服,另一方面又立即向上级报告。

旅长从乘坐的“奔驰”救护车上下来,路过六连并没注意人已经抓到,他准备去磨刀石群指,我向车一招手,车停住了,我向旅长报告人已被二营截住,旅长也了一阵激动,跳下车就去见那个兵。约半小时后就将杨中辉带到群指挥所去盘问。

从昨天发生这件事后,旅领导伤透了脑筋,及时向步兵某师和成都军区云南前指报告了情况,上面感到问题严重,命令在文山和麻栗坡各要道路口都设了卡子。昨晚群指来电话说:“只要发现此人,立即抓捕,如有反抗,当场击毙。”上面还准备发通辑令,没想到20小时就解除了情况。

我估计旅里要重奖130二营,因为5月11日那个企图越境者也是二营抓到的,这一次发生的事件影响面大,前线怕就怕自己人思想走火乱来,一旦带着武器到社会上造成后果,对部队的影响不堪设想。

果然,旅首长要我以旅长、政委名义起草一个通报,给予130二营六连排长张文斌记功。由特务连战士杨中辉偷跑出走引出的这桩事影响很大。事情发生后,情况神速地报告给了军区云南前指以至总政治部,惊动了麻栗坡和文山州公安局及云南省公安厅。好在没到一天就在本旅战区范围内被堵截住了。问题是影响造出去了,搞得很紧张。在文山的要口设置的检查哨很是认真,由前指的一个保卫干事带领,对所有过往车辆和可疑人进行盘查。据说这一线有八个关卡。尽管这样,却也有不信邪的,叫停车不停车。在文山驻的某集团军准备回撤,一个文工团过哨卡,驾驶员没停车,闯过去后,一阵微型冲锋枪打响了,他们被吓得直哆嗦,带车的首长下车给检查哨又是赔礼又是道歉。之前他们是不知道厉害关系,在这种情况下,管你什么车都必须接受检查。那天晚上公安局在文山、麻栗坡的每一个旅馆都查了个遍。我旅李副参谋长了带着军务科的参谋和几个兵折腾得精疲力尽,保卫科长更是忙得不可开交。

写通报、写教育材料、写总结教训这几项不得不由我们政治机关忙一阵子。我写那《通报》政委只改了一个字即发。

对“跑兵”事件的原因分析

从杨中辉口中了解到,他小子的思想情绪不高的原因是不能正确理解我们执行坚守防御作战的特点要求,认为成天是站岗放哨,不能真枪实弹地跟敌人干,并且不能正确对待连队干部的批评,一时想不通,就采取这种莽撞行动,自以为可以单独行事,跑到一线去参加战斗,而严重地妨碍了部队行动,真是傻瓜到了极点,只好自作自受。

为了把这个战士的一些问题搞清楚,主任让我去麻栗坡邮局,给云南镇雄县人武部再挂一个长途电话,询问战士家中的一个事情,并请他们及时来电报告部队。那时还没有手机通信,只有地方长途电话进行联系。

“仗好打,苦难熬。”难怪营连有的战士提出,忍受不了寂寞和没事干,真正地干他几仗还痛快些。或者天天对敌人实施猛烈炮击,恐怕才能使战士心理求得平衡。的确,战士们认为打仗就是打仗,越激烈越好。如果按兵不动,成天吃了睡,睡了吃,在这荒山沟里泡起,时间长了真不是滋味。单调、枯燥不符合年轻人的口味。所以,有的战士竟写了申请书,要求到第一线当步兵,甚至发誓要多杀敌人当英雄。二线炮兵看来不可能与敌人面对面斗争,在这里了些苦,倒头来“工分不好算”。

可以理解战士们的心情。说真的,我是十分同情这位战士的处境和想要杀敌立功的心情。作为干部也是想把仗打热闹点,把士气提高点,但客观实际不允许自作主张,而今的战斗严格限制在一定规模范围内,在敌人没有对我采取新的冒险行动时,也得要克制、忍耐。这个“忍”字,有着它的多层含义。比如五连战炮班的一个战士就要求我用毛笔给他题一个大大的“忍”字,挂在工事内,并要以意志战胜自我。意思是首先战胜了自我,才谈得上战胜敌人。我觉得应当这样去思考问题。部队上阵地不到一个月(除了先期上阵地接防体验的几个连队外),今后还有十多个月,成天唱着流行的“三百六十五里路”,越发觉得漫长,那就忍受这漫长的战斗岁月吧。

接磨刀石群指挥所通知,各营教导员、指导员及在阵地上的机关干部到群指开会,会议在作战室进行。政委上来传达旅党委常委会议形成的《纪要》精神。主要是结合战场管理高于作战的指导思想,开展一次思想、纪律、作风的全面整顿。由战士杨中辉偷枪出走而引出的麻烦,使我部在军内外造成了极为不好的影响。尽管战士的动机不坏,想去一线打仗,但纪律观念的淡漠说明思想认识不能达到真正确的统一。《纪要》中所述的六个方面问题是我们下一步需要引起高度重视的问题。政治部起草打印贯彻《纪要》精神的五个文件,其中文件之四就是我拟写的关于给排长张文斌记功的《通报》。

老山炮群不是因为这起“跑兵”事件的话,战果和成绩比东山炮群可观,包括在工作的扎实程度、制度的落实等方面都是不错的。前不久,位于东山炮群的130三营九连一战士得突发性疾病,半天时间就死在步兵某师医院,分析不出什么原因,这与近一个时期各点上出现的疟疾有关。老山地区的气候多变使各种病菌残存,极易发生传染性多发疾病,死亡那个战士是四川乐山人,当晚就在新街火化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