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清初的“汉奸们”:为清朝打下九成江山

核心提示:日后,关宁铁骑的身影,以关外清军的身份横扫整个中国。几乎可以这样说,清朝的江山是汉人的关宁铁骑替满人打下来的,单只吴三桂一人,就扫平了陕西、山 西、四川、两湖、云贵、广西等差不多半个中国,要是再加上尚可喜、耿仲明父子、孔有德、刘泽清等人的话,那就等于是他们替清朝打下了九成国土。

明末清初的“汉奸们”:为清朝打下九成江山

本文摘自《天崩地解》,作者:汗青,出版社:山西人民出版社

在袁督师被带走后,崇祯立刻下令由山海关总兵满桂替代袁崇焕,担任全部勤王部队的统帅,由山西总兵马世龙和祖大寿两人为他的副手。然后崇祯又派出了宫中的得力太监车天祥带着犒军物资,去关宁大营中安抚祖大寿、吴三桂等辽东将兵。

然而祖大寿等人和数万关宁铁骑,最后却还是击破山海关回到了关外,向老家锦州奔去。

对辽东的这五十多名辽将和关宁铁骑,时人风评是“明用之善,则为后金之劲敌;用之不善,则为明朝之叛将”,此说点评得极是。这五十多员辽将和关宁铁骑,无论忠奸,在整个明清易代过程中,都扮演了极重要的角色。如祖大寿、祖可法、左良玉、黄得功、吴三桂、曹文诏、曹变蛟、周遇吉、刘泽清、何可纲、张存仁、刘肇基等人,可说没有一个人是易与之辈,他们每个人都有能力和才干,掀起一场翻天覆地的大风波,而后来事态的发展,也证明了确实如此。

我现在想来,当时他们的心情应该是极复杂的。

那时,他们还都是一群非常标准的职业军人,同时也是一群血性男儿。

在他们身上,有着太多完全不同于那些文人士大夫的特点。他们有他们衡量事物的标尺,那是一种更加近似于绿林豪杰的价值观和判断标准,直截而简单明了。在袁督师下狱后,当时的状况,有无数让他们感到失望和愤怒的揣测以及事端,去支持他们作出种种不利于大明朝和崇祯皇帝的举动。譬如怒袁督师之忠贞被诬,感崇祯之刚愎多疑,恨朝廷官吏之龌龊卑鄙,惧崇祯及包括满桂在内的各派朝臣会乘机将辽东系将领赶尽杀绝,甚至北京当地军民对他们恶劣的态度……

即使不说这些身在官场的辽将,就是一般辽兵也失望之极。时人杨士聪在《五堂荟记》中就记载辽兵们的议论道:“袁既被执,辽东兵溃数多,皆言:‘以督师之忠,尚不能自免,我辈在此何为?’……封疆之事,自此不可问矣。”

《明史》记旧辽东大帅孙承宗令都司贾登科、游击石柱国带其手书劝慰祖大寿及辽东将士,劝关宁铁骑回援。

而祖大寿则对贾登科抱屈道:“麾下卒赴援,连战俱捷,冀得厚赏。城上人群詈为贼,投石击死数人。所遣逻卒,指为间谍而杀之。劳而见罪,是以奔还。当出捣朵颜(蒙古察哈尔部),然后束身归命。”辽东军的士兵们则“持弓刀相向,皆垂涕,言:‘督师既戮,又将以大炮击毙我军,故至此。’”

可见在袁督师下狱后,关宁铁骑已经被北京的那些人视为“贼”和“间谍”,更有士兵因此被无辜击杀。

辽东将士们已经领先一步在北京遭受了和督师日后一样的待遇。

这群血性汉子,他们自千里之外不眠不休地赶来,抛头颅洒热血,在为关内百姓和大明朝奋战不息。然而他们保护的百姓和城市,现在却杀死了他们的战友。

这又怎么叫他们不心寒?又怎么叫他们不离开这个伤心屈辱之地?

然而他们更无法预料的是,日后这些杀死他们战友的人们,还会剐掉、吃掉他们景仰的袁督师。

辽东系的将领和士兵,正是在袁督师死后,才开始频繁出现将领率整支部队倒戈的现象。此前只有极少数的小股人马投降叛变,即使在袁督师斩杀辽东豪帅毛文龙之后,毛文龙数万部下也只有极少数人出于不满、恐惧等原因而降清,如数年后始叛的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等人,其官阶低、人数少,不过带去数百随从家眷,官不过参将、游击,连一个普通分守总兵、副总兵级的将领都没有,更不用说如后来降清的辽东总兵祖大寿这样的将军、总镇级总兵了,是以几乎没什么政治影响。

但是,当时清廷却给予这些降将极高的封赏,这与他们的身份及整个事件的影响都非常不相称。差不多降将个个封王,待遇之厚、规格之高,令人瞠目结舌。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正是由于此前明军罕有倒戈者,因此清廷希望能以此吸引辽东的明军将士投诚。可惜,这一手在当时作用并不大。

但自袁督师身亡,一直到松锦大战结束这段时间内,整个辽东系的将领、士兵,除吴三桂所部外,已几乎全为清军所用,这五十余员辽将成为清军南下的利器。日后无论他们出身如何,几乎个个都成了一镇大将、封疆大吏,甚至成为深通政务、治理地方的一代名臣。

譬如原宁远副将张存仁,在大凌河一战中随祖大寿降清。此人因官阶较低,故在明并无什么事迹,但降清后却敢对皇太极屡屡犯颜直谏乃至当廷争论,纯粹只以事迹论,为人极是刚正。在争取录用汉人奴仆为官一事中,皇太极甚至大怒,指责他和祖可法二人“尔等但爱汉人,不知惜满洲有功将士及见易而为奴者也!”,由此可见当时争执情况之激烈。顺治元年,张存仁授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总督浙江、福建。顺治六年,授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总督直隶、山东、河南三行省,巡抚保定诸府,提督紫金诸关,兼领海防。顺治九年卒,追赠太子太保,谥忠勤,由于他为官期间名声极佳政绩斐然,故准祀直隶、山东、河南、浙江、福建五行省名宦。

对此种现象,《明史》的《张存仁传》最后这样评说:

张存仁通达公方,洞达政本。二人(作者注:另一人指孟乔芳)皆明将。明世武臣,未有改文秩任节钺者,而二人建树顾如此。资格固不足以限人欤,抑所遭之时异也。

张廷玉等人此论可说极是公允,尤其是“明世武臣,未有改文秩任节钺者”一句,可谓道出了明季之败的一大症结。

原本一镇边将,只要不是泛泛之辈,像张存仁、孟乔芳等,对其所在防地的军事和民生都是极为熟悉的,倘若有一定政治能力,去做个巡抚之类当远比普通文吏来得得心应手,尤其当此乱世之时。可惜“明世武臣,未有改文秩任节钺者”,是以文归文,武归武,且武官永无出头之日,饶你再能征惯战,即如杜松杜太师、刘铤刘大刀等悍将、猛将,最终也只能在杨镐这样完全不懂兵事的文官统帅指挥下作战,以至于裹尸沙场。而大明朝则不断因此丧师失地,使得猛将悍卒几乎伤亡殆尽,故谓此乃明末败亡的症结之一。

再待到后来李自成逼反了吴三桂,中原地区不但失去了对清最有威胁和作战经验的最后一支雄师,也切断了袁督师一手培植的关宁铁骑与中原相连的最后一缕血脉。

日后,关宁铁骑的身影,以关外清军的身份横扫整个中国。几乎可以这样说,清朝的江山是汉人的关宁铁骑替满人打下来的,单只吴三桂一人,就扫平了陕西、山西、四川、两湖、云贵、广西等差不多半个中国,要是再加上尚可喜、耿仲明父子、孔有德、刘泽清等人的话,那就等于是他们替清朝打下了九成国土。若是袁督师在,安能至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zbw3216118 在第4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zhangzizhong1940 在第2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infodata 在第22楼的发言:
......

对崇祯这个人的所作所为很不满意,这个人单从骨气上说还是令人尊重的。

可惜他的骨气除了“死要面子活受罪”之外,对国家对百姓没有其到丝毫益处,北京城破,煤山自缢,他自己找棵歪脖树上吊一了百了,却害的天下苍生又一次坠入异族铁骑的刀寒地狱之中,玉石俱焚,山河变色,华夏大地再次沦为异族之地。试问,这个的骨气,要来何用?

昏君也不尽言吧,嘉靖虽然无能,但也挽救内与外患的明朝全力,不然也不能上吊还说一句:文臣皆可杀:这样的狠话吧毕竟当时的明朝,文臣不断的党争,天灾不断,农民军的起义接二连三(个人认为关键是没钱),满清。蒙古。等少数民族作乱。外有倭寇横行。才导致明朝的灭亡。说书面的一点就是历史必然。说白点就是闹死的。而且投降的明将很多也为抵御满清做出了贡献,甚至吴三桂等人家里几代人都在关宁锦防线上一直抵御的清兵。所以说明亡真的很无奈,而且袁崇焕被杀不算憋屈,毕竟人家恃才傲物,目无法纪(袁崇焕杀的毛文龙而且没有事先请示,毛文龙可是活的总镇总兵),要你杀不杀袁崇焕,最憋屈的当属胡宗宪(兵部尚书,衔任浙江、福建总督),死因党争。

实话说,袁督师死的一点都不冤,在主席面前夸下海口”五年平辽“,上任伊始就擅杀朝廷总镇总兵,而且一年不到就被皇太极破关而入直捣京师,这样的货色,搁现在,也是要被送上军事法庭予以重判的,何况是300多年前的明朝。袁督师志大才疏,徒有虚名,也就是一杨镐、袁应泰、王化贞似的废物。

我不苛求古人,管束好自己,真有那么一天山河破碎,我不当汉奸不背叛祖宗就行。

历来如此,金和蒙古攻打宋的时候就是这样,大量编组汉人入军队.

 以下是引用infodata 在第2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zhangzizhong1940 在第2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infodata 在第24楼的发言:
......

说的很明白,崇祯个人气节值得尊重,你看不懂什么意思?说那么多无关的话显得你见解深刻?

他要是平头百姓或者地方将吏一个,找棵歪脖树上吊一死了之倒也没什么,可偏偏他是一国之君,万民之主,国家的统治命脉所在,一旦有失,国之不国。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自寻死路,自绝国本。崇祯煤山自缢,自己屁股擦干净了,却害的华夏大地从此沉沦300年之久,其罪不可谓不大。

你连崇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崇祯是跑不出去了,才回到煤山自杀的。

为什么跑不出去?李闯进军北京的时候为什么不立刻组织南迁,至少可以保存国本,维持国家运作,在江南积蓄实力以图东山再起。结果,崇祯死要面子活受罪,就是不肯表态南迁,大臣们也阳奉阴违,嘴上说一套,心里想一套,结果,宝贵的时间就这么耽搁了,李闯一来,大家全都完蛋了。

48楼ailcc

明朝政府是中国最强硬的政府,从来没有对异族屈服过,以天子守国门!壮哉大明!日月昭昭,天佑中华!!!!!!!!!!!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