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消息传出后,记者在叙利亚的大马士革、拉塔基亚等地明显感受到紧张气氛在逐步升级,大马士革市中心甚至出现武装直升机巡逻。如此紧张的局面中传出了一丝丝的火药味。目前在叙利亚坚守的最后800多名中国公民已经有不少人准备撤离。

叙利亚是诱发新中东大战“火药桶”?

美欧认为伊朗正在秘密发展核器,以此为理由禁运伊朗石油,达到制裁伊朗经济的目的。然而,中国最为敏感,原因是中国从伊朗进口的石油份额比例最高,同时,价格又最便宜。

因此,此举成为中美两国博弈的焦点,美国认为中国在伊朗发展核武器问题上意见一致,禁止伊朗发展核武器,中国应该接受美欧的建议。就在10多天前,美国财长盖特纳以总统奥巴马特别代表身份访问中国,“游说”中国减少从伊朗进口石油,配合美欧对伊朗石油禁运。

按理说,外交上的事务应该属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还轮不上财务大臣出马,尽管说是奥巴马的私人特别代表,笔者认为其中定有“谋略”,其原因不外乎美国以此作为“要挟”,逼迫中国在经济方面主动让步换取石油方面的利益。

鉴于美国的要求和“巧妙”安排,美国财长盖特纳访问中国期间先后会晤了多位政要,中国政府并没有满足美国的要求,盖特纳“扫兴”离去。

昨天,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冻结伊朗在海外银行的资产,并号召韩国和日本减少从伊朗进口石油。结合美欧已经作出禁止从伊朗进口石油,说明西方国家先从经济上围困伊朗,对下一步武力打击伊朗迈出了第一步。

同时说明,中国在伊朗问题上反对欧美国家对伊朗的经济制裁,更反对西方国家对伊朗实施武力打击。这方面,中国与俄罗斯的意见一致。

话说叙利亚,中俄连续二次否决由西方国家和阿盟提出的对叙问题决议草案,很明显说明中俄两国在处理叙利亚的问题上达成了战略协作,阻止西方国家武力打击叙利亚。

2月8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亲临叙利亚与阿萨德会晤,紧随而后的俄罗斯情报局长也带领情报人员进入叙利亚准备与“反对派”斡旋。从俄罗斯主动干预叙利亚问题,充分说明俄罗斯“庇护”叙利亚免受西方军事打击,保护传统战略盟友不被“沦陷”的决心。

与此同时,有消息表明,中国也在派出特别代表,准备与俄罗斯共同参与解决叙利亚问题。

显然,中俄两国处在相同的利益,面对西方和阿盟等国的压力,承受某些国家的“谩骂”和暴力抗议,没有退缩,而是齐心协力想方设法寻求解决叙利亚问题。

也许,西方国家不会轻易“放弃”对叙利亚武力干预,可能会绕过联合国安理会继续向叙利亚输出武力。但是,中俄两国身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又作为欧亚 大陆两个传统大国,在军事上是有足够能力与西方国家抗衡的,猜想在中俄两国正寻求用和平方式解决叙利亚问题时,西方国家还是不敢“冒险”对叙利亚进行军事 打击。如果真敢“冒险”实施空中打击或向“反对派”输出武器,叙利亚将是“诱发”新的中东或世界大战的“火药桶”。

依据事情的发展,笔者观察得出最有可能的是西方国家主动与中俄进行协商,促成阿盟成员国再次派出观察员继续“监督”叙利亚政府与“反对派”进行对话。那么,这就回到了旷日持久的对话和谈判中来,有效地延缓西方国家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

同时,叙利亚是中东最重要的战略要地,叙利亚没有被西方国家控制时,伊朗只要不主动挑战美国,或不主动封锁赫尔莫兹海峡,暂且不会遭受军事打击。至于核问题谈判,伊朗应主动邀请原子能机构进行观察,缓解危机,慢慢寻求和平解决的方法。

总之,西方国家已经剑拔弩张,战火处于一触即发的关口,此时的大国正在操控着这盘“战火”的棋盘,中俄两国也已经逼迫到紧要的关口,与美国等西方国家博 弈。2012年将不平静,如果西方国家金融危机得不到缓解,或者出于政治利益与选情的考虑,也许是战火纷飞的一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