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耻笑:中国全球扩张 想做老好人没那么容易!

中国外交始终坚持不干涉他国内政,尊重领土主权原则和韬光养晦的方针,对中东地区的政策也是如此。但当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全球进行经济活动之际,中国不可避免地要卷入到全球事务中去。追逐利益或者说利益至上,对中国的不干涉原则形成了越来越大的挑战。

就拿加拿大为例,加总理哈珀访华的一项议题就是跟中国谈投资建设横贯加拿大东西的输油管的事情。这一项目受到了加拿大土着居民的抗议。《纽约时报》拿此做文章,认为中国的全球扩张使其不干涉内政原则难以为继。

其实加拿大并不是个案。去年6月我曾与阿拉伯联盟驻华使团的22位大使就中国的中东政策做过深入交流。交流中发现阿拉伯驻华大使们都很焦虑,一方面他们一致认为中国已是一个“超级大国”,另一方面又害怕中国跟以色列走得太近。这种焦虑始自中国在中东外交战略的不明朗。一位对中国寄予厚望的阿拉伯大使告诉我,既然中国是中东问题的一个重要参与者,那么中国在中东就不能一张牌都不打,而且中国不能光顾自己的利益,否则会被认为是一个只讲利益不讲信誉的国家。

最近中国在中东问题上频频出牌,尤其是与俄罗斯联手否决安理会由阿盟提出的叙利亚决议等。中国立场受到西方政要和媒体的一片攻击和谴责,这点毫不足奇。国内有学者从中国利益出发,认为西方的攻击和反对大可不必理睬,中国只需要好好权衡一下中国自身利益的得失利弊就行了。

从利益出发、从大国利益博弈出发,本是西方国际关系理论的主流,跟国际关系的历史与现状也颇为吻合。但我们必须明白,利益至上的原则不可成为中国的外交基础。美国的外交政策始终是美国利益优先,但其指导原则却始终是美国版的普世价值观。在中东、叙利亚问题上,美国和西方反复强调的是要“制止人道主义灾难”。这种“人权高于主权”、“人道主义干涉”原则早在1999年科索沃战争时就被北约祭为战旗。后冷战时代以中东为核心的多次地区战争,都是美国等西方国家以人权、民主等普世价值为名,攫取其地缘政治的利益之实。

美国外交政策有坚固的价值观基础。美国的社会共识是美国利益至上,因为美国利益是人类普世价值如自由、人权、民主等的体现。而在转型的中国,社会共识和新的价值基础有待建立,中国要成为世界公众眼中的负责任、讲信誉、有担当、有人类共同价值和道德底线的领导型大国,不会一蹴而就。

学者的多元言论值得鼓励,但强调中国利益也需要有人类共同价值基础,需要有人类的普遍关怀。以叙利亚议案否决票为例,中国应该高调向国际社会说明,中国投否决票正是为了维护生命权的更高价值,生命至高无上,中国反对任何可能引发更大人道主义灾难的决议。同时,中国应毫不含糊地告诉世界,中国愿意在中东和平谈判中扮演重要角色。中国的积极干预必然会与西方大国形成力量均衡,这也正是阿拉伯国家对中国所期许的。

中国要赋予不干涉内政新内涵

北、南苏丹和平分手不久,发端于突尼斯的“政治海啸”,迅速向整个中东、北非蔓延,短短数月内动荡国家增至19个。继突尼斯和埃及两国原政权倒台后,由“阿拉伯之春”向“阿拉伯之夏”演变的政治风暴何时收官、怎么样收官,目前还没有人敢于预测。

席卷阿拉伯世界政治风暴的最大赢家,国际舆论毫无异议地认可伊朗。就其最大输家而言,版本便不一致了。笔者以为,中国与西方国家之间难分伯仲。

中国遭受的伤害,除了明伤,还有暗伤。明伤在于中国企业巨额投资的直接损失。暗伤则包括经济与政治两方面。经济上,西方国家对中国能源与资源的供给市场、商品输出市场的话语权优势,得到了进一步强化。政治上,中国对自身及其合作伙伴战略利益的保护能力明显缺失,国际政治秩序重塑能力低下。

众所周知,中东、北非地区拥有多条世界咽喉水道,集中了国际政治经济影响力犹在的欧佩克主要成员国,地缘政治地位十分耀眼,历来为大国力量博弈的焦点地区。

全球后发力量的中国,深谙其中的道理,长期战略耕耘该地区并取得了丰硕成果。当中国将全球首屈一指的能源消费国桂冠收入囊中时,中东是中国石油进口第一大来源地,非洲紧追其后,占比分别为49%、34%。

中国战略耕耘中东、北非的凭借,除了突出同为发展中国家的特质、同遭西方列强欺辱的命运以外,就是不干涉内政。但这一地区的国家抗动荡能力弱小也颇为突出。首先,元首在位时间普遍较长并且多数世袭。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在位23年、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在位31年……,不胜枚举。这种威权政治连同其孪生兄弟的腐败,与现代国家政体主旨格格不入,更背离民主的普世价值观。此外,根深蒂固的民族矛盾以及盛行的部落主义、性别歧视与宗教不宽容等文化行为,也是这些国家一窝蜂般陷入动荡的助推因素。所以,一旦诱因如期而至,比如国际金融危机衍生的高失业率与通货膨胀恶化,普通民众的反抗情绪迅速激化。

越演越烈的阿拉伯世界政治风暴,凸显中国不干涉内政外交战略的缺陷。战略利益遍及全球的中国,若要避免再次遭受类似尴尬,就必须赋予不干涉内政新内涵。

从战略诉求上看,伸张人类正义,维护人类尊严,实现中国政治、经济与战略利益最大化并由此彰显中国社会制度与价值观的普世意义。

从合作格局上看,由单一的经济援助、经贸与外交合作,向以经济援助、经贸与外交合作为基石,政治、社会、文化与生态建设并举的合作格局演化。

中国“不干涉内政政策”进退两难?

[英国《泰晤士报》网站文章]题:拥有实力的两难处境副题:随着中国的全球利益增加,它能否坚持不干涉内政的政策呢?

中国不断增强的军事实力及其在全世界范围内广泛的经济利益使北京陷入两难处境。中国应该在多大程度上利用自己新的实力投射力量和维护自己的海外利益尤其是在非洲?任何干预,无论是和平的还是武力的,对其所宣扬的、不干涉别国内政的政策来说,会具有多大的破坏性?

在建立自己的实力之后,中国现在必须决定如何以及在何时动用它。在传统上,北京一直集中精力处理与邻国的关系,实现地区战略目标维护周边地区安全、在南中国海提出领土要求、解决贸易通道问题,最重要的是,要挫败台湾作为一个独立国家行事的任何企图。这些仍是工作的重点。但是,中国越来越多地被迫把眼光放得更远一些。现在,有将近50万中国人在非洲工作,从事贸易,管理项目,把原材料运回国内。他们指望着北京提供安全保障。最近,中国在确保安全方面遇到很大压力。中国从埃及撤出了1.5万名公民,还从利比亚撤出3.58万人,但仍不得不主要依赖希腊和马耳他政府的善意,并利用它们的渡船。

更为不妙的是,非洲人对中国的影响力有强烈的不良反应,尽管北京一再重申,它没有实行殖民主义政策,不剥削贸易伙伴,并拒绝卷入当地的纠纷。在一些国家,中国商人被认为破坏了当地的市场,因而发生了反对他们的骚乱。

中国与非洲的贸易现在每年达到1270亿美元,从而成为非洲政治中的一个日益重要的因素。由于中国公民或中国的利益受到威胁,所以北京越来越难以保持沉默。它是否应该用武力支持自己的朋友?这种两难处境甚至影响到联合国安理会。在那里,中国在达尔富尔发生暴行时由于支持苏丹而受到指责。这种困境甚至越过印度洋:在那里,索马里海盗威胁着中国的航运安全。

北京发现,它被迫在依据自身利益的同时,从政治道德层面作出判断由于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对外人在人权问题上的攻势持敌视态度,所以这是一种尴尬的处境。现在,动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的能力让这种困境加剧。不干涉内政仍将是官方政策。但是,中国要接受伴随着全球实力的全球责任,就必须不仅依据自身利益作出决策,而且还要考虑稳定、安全与善治西方在许多年前就发现,这是一种政治道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