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南安一民警买宝马养多名情人,吹牛诈骗2600多万

庭审现场外,受害者打出严惩林某滨的标幅。

林某滨穿着警服,戴一块价值20多万元的名表,“一手路易十三,一手近万元的好茶”,满嘴是各类赚大钱的名目,凭此他诈骗了2600多万元。

昨日上午,林某滨戴着手铐,被押进南安市人民法院的审判庭,站在被告人的席上。案发后,他的银行账户上只有300多元。庭审中,愤怒的受害者家属脱下鞋子,砸向林某滨,他在尴尬中被架出法庭。

检方指控:诈骗2600多万元

被抓前,林某滨是南安市公安局乐峰派出所民警。2011年3月18日,从警8年的他因涉嫌巨额诈骗被南安警方刑事拘留。

昨日上午9点40分许,被采取强制措施近一年的林某滨戴着黑色头套,双手反铐着,在两名警察押解下,进入南安市法院审判庭。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此公审此案。

在法院大门外,受害者卓某贤的一些亲友,举着要严惩林某滨的牌子,站在公路上高声呼喊。

“骗子!婊子!”卓某贤的亲朋看到林某滨,激愤之下口出粗话。摘下头套的林某滨,漠然地转身看了下,旋即低头。

法庭上,泉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高声宣读林某滨的起诉书:2007年6月至2008年10月2日,林某滨伪造结婚证、国有土地使用证、房产证,先后多次骗取南安人黄某365万元,至今未还;2009年5月至2010年8月份,林某滨骗取卓某贤2300多万元。检方认为,林某滨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伪造相关证件,骗取受害者的巨款,应当以诈骗罪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南安一民警买宝马养多名情人,吹牛诈骗2600多万

钱这样来:造假吹牛骗来巨款

事实上,林某滨的作案过程,远比起诉书上说的精彩。

“我被他骗惨了,他害苦了我的亲友。”卓某贤庭审后接受记者的采访。

卓某贤比林某滨整整大10岁,两人均是石井人。很小的时候,卓某贤就认识林。当时,林的父母在学校附近开了家小吃店,上学的卓某贤常去店里吃饭,由此与能说会道的林某滨认识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联系渐少,后来卓某贤成了南安石井信用合作社的信贷员,林某滨当上了警察。

2009年3月,林某滨陪同父亲到合作社贷款急用,他想以自己警察的身份为父亲担保,然而这样不符合规矩,他便找了一个老板帮忙。

林某滨想不到,在这样的场合会见到卓某贤。此后,林某滨频繁找卓某贤喝茶聊天,说自己是翔云派出所副所长,认识很多大领导。在日后的交往中,林某滨开着宝马,一身名牌,戴着价值几十万元的名表,出手阔绰,这迷惑了卓某贤,对他的身份及能力没太大的怀疑。

看到卓某贤已入瓮,林某滨抛出了诱饵。2009年4月,林某滨告诉卓某贤,他与几家合作社合作,专为企业办理转贷业务,时间短收入快,邀卓入伙。起初林只向他提取小额短期借贷,约定月利息从4分到5分不等,时间一到,林某滨都能如期还款。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双方合作10多次。

此后,林某滨胃口不断变大,要求借贷的数额动辄几百万。看到此前合作良好,且有利可图,卓某贤将一些亲朋好友发展为集资对象。

2010年1月,林某滨以泉州、厦门、福州多家企业急需用款为由,向卓某贤一次性借贷1000万元,创下了双方最大一笔借款。当年8月起,林某滨再也不还钱了,欠下本息4000多万元。卓某贤想尽各种办法,找林某滨要钱,但对方总是以各种借口搪塞。

2011年2月,林某滨拿出两份合同书给卓某贤看,说所借钱款已经投资至武汉房地产开发项目。卓某贤与合同书上标注的律师联系,被告知未代理此事,也没有为该合同作过见证,合同是伪造的。

卓某贤遂向警方报案。警方介入调查后发现,2007年至2008年,林某滨还伪造结婚证等证件,骗取另一位受害者黄先生365万元。

钱如何花:买宝马养多名情人

2600多万元的巨款,到底去了哪里?这是庭审最大的关注点,面对检察官和法官的多次质问,林某滨说主要花在三部分。

在找卓某贤借款前,他已欠下了800多万元,遭到债主的逼债,有的债主甚至跑到单位来闹,为了息事宁人,他将从卓某贤借来的钱款还给这些债主。

同时,由于跟卓某贤借的钱利息高,借来的钱有时就当做利息支付给卓某贤。经过审计,林某滨和卓某贤的账目往来合计5亿多元。

“那段时间精神压力很大,就抱着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私生活比较混乱。”林某滨解释花钱的另一方面。坊间传言,已结婚的他,在外面包养超过5名的情人。检方在庭上的举证显示,林某滨包养了两三名情人。关于这些,林某滨长久沉默不语,不愿细谈,反称“我有权保持沉默”。

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骗来的钱很大一部分被林某滨挥霍,其中他以亲人的名义购买了一辆宝马车和一辆广本车。

庭审现场:受害者家属飞鞋袭击

为何此前会欠下其他人800多万元?即便减去这些,仍有1800多万元,到底哪里去了?这是受害者最想知道的事情。

记者了解到,从公安侦查到检方审查起诉,直到昨日庭审,对巨款的其他去向,林某滨三缄其口,不愿意多谈。案发后,除了扣押的宝马车和广本车外,林某滨的银行账户内只有几百元钱。

“骗子!婊子!”庭审中,卓某贤的妻子杨女士和母亲,对林某滨的狡辩气愤到极点,几次插话被法官训斥。当林某滨再次不交代钱的去处时,60多岁的卓母突然从第三排的椅子上站起来,跨到第二排,脱下一只鞋子,要向林某滨扔去。四五名法警见状,上前将她控制住。这时坐在一旁的杨女士,趁法警不备,脱下一只鞋子,砸中林某滨。

现场陷入混乱,法警急忙将尴尬不已的林某滨架出法庭,庭审中断,几分钟后才继续。此后,多名法警直接坐在杨女士等人旁边,防止再次出现意外。

对于检方的指控,林某滨表示认罪,只是对骗取黄先生的300多万元有意见。他说,从良心上讲,他已偿还了很大一部分,欠下的只是利息。最后,他说愿意接受法庭的任何判决,也不会上诉,他会从监狱写信给亲朋好友,真心恳求他们,尽力帮自己还点钱,以减少受害者的损失,聊表自己对受害者的歉意。他在有生之年会想尽办法,偿还自己欠下的债。

法庭将择日宣判此案。

南安一民警买宝马养多名情人,吹牛诈骗2600多万

林某滨的两辆豪车已被警方查扣

林某滨的如戏人生

检方在庭审中称,林某滨与卓某贤之间仅一年多的往来账户记录,就有5亿元之多。

“他比一场戏还精彩。”一个接触过案件的民警这么评价。

5亿元的一场游戏

成年后再次相逢,卓某贤是石井一信用社的信贷员,林某滨是南安翔云派出所的“副所长”(这是林自封的)。

卓某贤称,那是2009年4月左右的事情,林某滨出手很大方,开着名车,手表、衣服都是名牌。

之后,林某滨常来找卓某贤,两个人渐渐熟了起来。林某滨给他提供了一个发财的机会:他和另外几个银行内部的人,在帮企业筹资还银行贷款,如果卓某贤把钱借给他,可以给他5分的利息。

第一次卓某贤借出了10万元,一星期后他收到了10万元本金和利息。没多久,林某滨照常是借10万元,一星期后本息一并还上。

两三个月后,借钱的数额渐渐大了起来,50万、100万、500万,数额上去了就再没减下来。2010年1月,他们一次往来的交易额已经上升到1000万元,之后的交易额都是在1000万元左右。卓某贤说,他没那么多现钱,只得找不少亲戚朋友筹钱,再借给林某滨。他说在一年多时间里,他从林某滨那里拿到的利息就有1000多万元。

“再后来已经不能本息一起还了,有时候把利息汇过来,有的时候是本金还了一部分,隔几天再借。”卓某贤称,到了2010年8月份,他已经没办法从林某滨那里要到钱了,而林某滨欠下的款项已经有4000多万。

在案发时,两人的账目交易记录达到5亿元。

林某滨许久后给卓某贤的解释是,从2010年正月开始,替一家企业还一大笔贷款,但是贷款没能贷出来,这才导致后面的款都是空转的。

而更离奇的是,卓某贤回忆,2010年春节期间,林某滨找到他,称向他借那么多钱,让他赚了那么多的利息,应该给他送点礼答谢他。卓某贤不得不以每瓶13000元的价格,给林某滨买了4瓶路易十三。林某滨打开车后厢时,卓某贤看到里面堆满了软中华和各类洋酒,其中也有不少路易十三。

“大名鼎鼎”的警察

林某滨1981年6月出生,2003年从公安学校毕业,进入南安公安系统,先是在刑侦部门工作,2009年10月调到翔云派出所,2010年6月7日又调到乐峰派出所。

在南安公安系统,说起林某滨,很多人有话说。不认识林某滨的,会说“久闻大名”,与林某滨共事过的,评价更多的是“太敢了”。

2008年1月份,林某滨被提为四级探长。据称那一年他被一案件的当事人家属举报,后才被调到翔云派出所。当时派出所所长黄某(因涉嫌犯罪,另案处理)调到南安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大多数时间不在派出所。派出所只有5名民警,在不少场合,林某滨的自我介绍就成了“派出所负责人”,还特别强调是“主持工作”。

一名民警告诉记者,林某滨到翔云派出所没多久,就找来了一只穿山甲,又开了一瓶路易十三,请同事吃了一顿野味大餐。2010年6月,林某滨调到乐峰派出所,他同样给派出所送了一份“礼”。在许多人的眼里,林某滨“很优秀”,也成了红人。

“那时候他见人就说要买房子找他可以打八折。”林某滨曾“关照”过一名新民警,要“把钱交给他,然后给5分的利息,很好赚”。

一名曾与林某滨一起读过书的民警告诉记者,林某滨当年分配到晋江的基层派出所实习,但是实习期间很少见他到派出所,后来才得知他跟所领导说公安局某副局长是他的亲戚,希望能得到照顾。当然,这层亲戚关系是他瞎编的。

林某滨的一个警校同学说:“刚出来工作那会儿,他时常没钱,大家工资一发下来,他就找大伙借,有些小钱很多人也就没讨要了,但是慢慢地很多人也不敢再借钱给他。”

“喝面线糊配路易十三”

关于林某滨的故事,人们经常提及的是“喝面线糊配路易十三”的故事。据称那是一天晚上,林某滨和几名乡镇干部、商人一起到路边摊吃面线糊,他从车后厢拿出一瓶路易十三,让在场的人喝,后来,这个故事就传开了。

一位与林某滨有过往来的人士回忆,2004年前后,很多人在送礼的时候,都是送两瓶xo,林某滨不一样,时常是2斤装的xo,一整箱12瓶扛着去,“对一些关系,他出手很阔绰,很舍得花钱”。

“大家会开涮他,叫他‘林老板’,他也笑一笑,乐意听。”一名民警告诉记者,林某滨时常会把头发梳理得油亮,就算是在上班,他穿警服的时候也很少,他的衣服和包都是名牌,抽的烟多是软中华。几次见他打开车后厢,里面都有许多好酒好烟。

由于林某滨出门办事时常喷香水,在南安市检察院,不少科室的人为他起了个外号——“香水哥”。

林某滨的一个朋友事后向记者总结:林某滨结交社会上的人,一手是好茶,一手是路易十三,“通过朋友认识了一个人,他可以第二天马上找过去”。林某滨时常送的茶叶品牌,一斤市面上都要近万元,再加上高档洋酒,很多人不相信他是骗人的。

同事们时常看到林某滨换手表,而且多是名表。他有一块欧米茄手表,据称价值20多万,“大家都开玩笑,说他把一辆凯美瑞轿车戴在手上”。

在南安市公安局,他的一辆宝马轿车和一辆广本轿车还被扣押着。在乐峰派出所时,他时常两辆车换着开。更早前他开一辆伊兰特轿车,中间还租过一辆奥迪轿车,再后来才有了这两辆车。

自称醒悟但为时已晚

2011年3月9日,林某滨曾给卓某贤发来一条信息:“跟某领导促膝长谈一上午,受益匪浅,这身警服才是我的根本,我会妥善处理事情的,你放心,兄弟,我不会再继续错下去。”

可惜已经迟了。

2011年3月12日,南安市公安局接到举报后,随即将林某滨关禁闭,并介入调查。

据了解,南安警方在调查取证时,找到了石井一名夜总会的坐台小姐,原本希望可以找到林诈骗款项的去处,没想却听到一番诉苦:这名外省的妙龄女子,与林某滨在一起后,非但没有从他身上拿到钱,辛苦攒下的10多万元也被林某滨拿去了。后来由于家里有急事要用钱,才拿了几万元回来。直到林某滨案发,还有2万多元没有要回来。

林某滨在石井的一名朋友说,林是水头、石井一带娱乐场所的常客,出手很是阔绰。此前,林某滨曾在石井投资开过海鲜馆、网吧,还有金饰店,但是并没有赚多少钱,甚至亏本。此外,鲜有人知道他还有投资过其他实业。

知情人透露,在关禁闭即将结束时,林某滨给一个情人打电话,大意是“第二天你就可以见到我了”。第二天,即3月18日,南安市公安局开局党委会研究决定,对其刑事拘留。至于涉案的款项究竟去了哪里,据称南安警方曾多次动员其退赃款,都没有结果。

4月22日,南安市检察院正式批准逮捕林某滨,后因案情重大,该案移送泉州市检察院侦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