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常委拳击女记者的真正看点在哪里?

这年头,似乎谁都敢对记者大打出手。以往的案例,不提了,上网搜一搜,实在不少。最新的这一起,打记者的是堂堂广东省政协常委。

此人名叫刘伟宏,她的另一个身份,是深圳市怡景中心城商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她自己出面,召开新闻发布会,回应深圳商报关于“怡景中心城涉嫌违规售铺”的报道。谁料,她竟当街挥拳殴打了深圳商报的女记者,并扬言“我打你怎么了?”真是气势汹汹。(2012,2,15“京华时报”《广东打人政协常委:加入政协为不让弟弟妹妹受欺侮》)


已经看过不少关于广东政协常委刘伟宏拳击记者之事的评论,但总觉还缺点什么,所以还想来放一个“马后炮”。放“马后炮”的原因,是因为想到了那句“听其言,观其行”。现在“观其行”已经有了,因为刘大常委在恼羞成怒的情况下,当街打了《深圳商报》记者秦兴梅。这一拳这当然是事件的一个重要看点,因为这一拳与他头上的“红顶子”和法制意识有关。但我以为,这样的看点还是有点不大深刻。

在我看来,如果从“听其言”的角度出发,或许更能找到事件的真正看点,因为这符合“言为心声”的逻辑。请看事实:


第一、“一个月前,在广东两会上,(刘伟宏)也曾成为‘新闻人物’。那是因为她的一番发言。1月15日,刘伟宏在大会发言时,当电脑语音提示剩下最后一分钟后,她急忙三度感谢广东省委统战部原部长肖耀堂把她带进政协。她说:‘我20多岁还是个小姑娘时来到广东,遇到不少坏人,为了不让弟弟妹妹受到欺负,我跟部长讲想加入政协……’引起会场一片笑声。”

这不证明刘伟宏加入政协的动机,本身就不纯?而当初是因为自己弱势才想成为政协委员,现在自己已经是广东省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女企业家商会副会长、广东省女企业家商会执行会长、深圳市侨商国际联合会副会长、深圳市企业家协会副会长,哪能容得别人来“欺侮”自己?什么法律不法律,喉咙响、拳头大才是真理。你一个小记者那么爱管闲事,如果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根什么“葱”了?于是那一拳,就下去了。

第二、“我打你怎么了?我这辈子就跟你在一起了!”听到没?不但是打你,而且还要“这辈子就跟你在一起了”,也就是说要没完没了了。这话可不可以理解为,刘常委要见一次打一次?而那么牛皮的背景是啥?这不明摆着?

第三、几乎就是记者在中心城招商银行附近采访的同时,刘伟宏前往深圳商报社。一脸憔悴的刘伟宏在社长的陪同下,来到记者秦兴梅所在的部门对她说:“打得不重!”

由此看来,刘伟宏的登门道谦,应该是出于无奈,因为不但是“口水”厉害,而打记者已经违犯了相关法律,压力自然不轻。口出“打得不重”四个字,是算来真心道谦的,还是来为自己开脱的?怕连傻瓜也想得出来吧?

第四、“昨天,新快报记者再次联系刘伟宏,希望对其进行采访。刘伟宏在接通电话后表示:‘现在报道已经是满天飞了,没有什么好采访的,等事件平息下来之后,我会专门找‘正面的媒体’作报道。’”

听清楚没?不想接受采访,就是因为采访记者不是来自“正面的媒体”,所以打的也是非“正面的媒体”记者。这不说明在她的眼里,这些记者就是来“找事”的?是来跟她“过不去”的?于是一怒之间,挥拳相向了。


还有一句很重要的话,人们可不能忽略,指的就是在现场的那句“那几个小业主闹什么闹?”。何以如此目空一切?何以如此盛气凌人?小业主们在发布会现场,打出“开发商无德,招商银行无信,还我血汗钱,还我房产证”字样的横幅,为了啥事她不知道?气急败坏、恼羞成怒的原因,不正在这里?记者秦兴梅的倒霉在哪里?不正是刚好撞了“枪口”?

在那么多的“听其言”之后,真正的看点在哪里?这样的人是凭什么进了政协,并当上了常委?这样的人进了政协、当了常委之后,除了不断的“捧场”,有过对她的“管束”吗?有过对这样的人进行道德教育和法制意识教育吗?如果有,何以如此?而“老板式”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不绝于耳的频频出事,又给我们敲响了什么警钟?看点在哪里还需我等来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