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科院准院士涉贪百万受审 曾被妻举报包养情妇(图)

昨日上午10时30分许,身着号服、戴黑框眼镜的段振豪被带到法庭门口等候庭审


)涉嫌使用虚假票据报销差旅费、劳务费、交通费等,进而卷入三笔合计约146万元的贪污案中,昨日,中科院地球深部重点实验室原主任、现年53岁的段振豪在一中院受审。


面对媒体抿嘴微笑


庭审原定于昨日上午10时许开庭,但由于羁押场所到法院路途较远,庭审推迟了近半小时。庭审未对媒体开放,段振豪的妻子也没有到庭,直至昨日下午6时许,其手机仍然关机。


上午10时30分许,身着号服、戴黑框眼镜的段振豪被带到法庭门口。紧随其后的是本案另一名被告人车春兰,1960年出生的她案发前是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计算机地球化学学科组秘书。


候审期间,发现记者拍照,此前一直低着头的段振豪表情平静地抿起嘴来,对着镜头微笑。


二人共涉案146万


据检方指控,段振豪利用其对科研项目立项申请与执行全过程负责的职务便利、车春兰利用在课题组中辅助段振豪工作的工作便利,报销虚假的差旅费、劳务费、交通费、文印费等,骗取科研经费第一笔124万元,第二笔5万余元,第三笔17.8万元。


由于本案涉及大量的证据材料,庭审从昨日上午一直进行到下午5时许。段振豪的辩护人、北京东元律师事务所赵福伟律师透露,两被告人都表示认罪,为此主要做罪轻辩护,不过被告人和辩护人都对具体涉案金额持有异议。


此前,段妻曹女士曾指段振豪贪污科研经费,用于“包二奶”等。对此,由于与此次贪污案本身的审理关系不大,因此昨日庭审并未触及。


庭审最后表示忏悔


庭审最后,段振豪进行了一大段自白,称本来回国是想做一番事业,尽管也做出了一定成绩,但是因为法律意识淡薄,“以为都是结余款,这才出现了今天这个结果,我认罪,但是希望法庭能够扣减掉没归我个人的部分,出来后还想报效国家”。


另据了解,尽管对金额有异议,但目前段振豪已分别向中科院、侦查机关退还了相应款项,侦查机关也对其家属的相应账户进行了冻结。其家属表示,愿意积极退还涉案款项。


■ 庭审焦点


是否应扣减部分涉案金额?


根据检方指控,涉案三笔金额中,与段振豪有直接关联的是124万元和5万余元的两笔。


其中的124万,据指控主要是2002年至2011年,段、车二人共同利用其负责的科研项目可以报销项目经费的职务便利,共同或单独用虚假票据报销科研经费。


对此,段振豪的辩护人赵福伟接连用了“智商非常高,但这方面是弱项”、“不太懂”来形容,称这些经费严格来说都是每个项目的结余款,而按照段振豪单位于2004年9月下发的文件规定,“项目结余款项的20%-60%可作为劳务费用提取”。


对于段振豪当庭所称应当扣减的部分,其辩护人介绍,段振豪每年从科研经费中拿出五千至一万元,用于不可报销的与科研相关的相关费用,即请外国专家来讲课、交流、评审等,几年来近10万元,该数额应予以扣除;去湖南出差费用中有关8次与科研有关,应予扣除;“母亲80多岁,每年回去探望”的部分,应予扣除。


指控称,涉案的第二笔钱系被告人虚拟合同,进而提钱用于建设一个专业研究的网站。据了解,该网站开发费用约5.85万元,由段的几个学生设计制作。


辩护人表示,段振豪为这个网站向学生支付了一些制作费用,而之所以虚拟合同提取经费,也是为了能够给学生再支付费用。


段振豪是否构成自首?


据辩方透露,段振豪在侦查机关介入之前,曾经经过思想斗争,从“先发信息让学生多担些”到后来又给学生发信息“承认错误,表示老师对不起学生,让学生要实事求是”,反映了他要自首的心理。此后,在侦查机关介入之前,其已向中科院纪委承认贪污主要事实,退还了近20万元,并一直在单位等待侦查机关人员到来。


因此辩方提出,段振豪符合自首相关规定,应当减轻处罚。而公诉方则主要强调了其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的部分,恳请合议庭在量刑时酌予考虑。


■ 新闻回放


候选院士遭妻子“举报”


去年5月,段振豪被列入中科院2011年度候选院士名单。此后,其妻曹女士连续发11篇博文,指段振豪包二奶、养私生女等,并称其包养二奶的费用来自科研经费。同年7月21日,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发布声明称,经调查段振豪虚报冒领差旅费,涉嫌贪污,中科院监察审计部门核实后,已将其移送司法机关。


■ 人物介绍


段振豪研究成果显著


1959年生人,曾担任国际地球化学最高奖(哥德斯密特奖)评委、国际重大科学计划(地球深部碳探测)共同主席、中国科学院地球科学学位委员会副主席等,是国内多家学术刊物编委。2005年被中科院评为“优秀百人计划”,在地球科学领域研究成果显著,在国际上影响较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