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回忆我的母亲---关于“地主”3


节俭的人其实都懂得理财,最明显的特点就是他们能存点钱,做一个小小的守财奴。虽然没有更多的冒险精神,也不能指望一日暴富,但是外公的思想和行为却让这个家庭度过了五六十年代最困难的时期,经过自己努力,日子也慢慢的“红火”起来。上个世纪的四五十年代在大家都很困难的情况下,外公他们却或多或少的有一些存粮,他们能够把零星的东西拿到街上去卖,把白菜甘蔗变成小钱,小钱再加上小钱,日积月累,当手头上有一些积蓄的时候,就去买一些田地,别人不愿意种的中低产田,外公当时也零星的买进来不少。那些卖田的人当中不乏好吃懒做的败家子,也有一些是掌握了当时时代取向的富人地主,因为当时的时代特点就“以穷为荣”,很多地主富农是有文化的,他们掌握了很多的最新的知识信息,他们低价把田地卖给了外公和其他政策方向不清楚的平头百姓,自己摇身一变却变成了贫下中农,而老实巴交的农民却在若干年之后变成了“地主”。记得小时候我有一个小伙伴外号叫“地主”,回到家里我还告诉我妈某某小朋友的外号叫“地主”,记得当时老妈听到这个词以后就骂了我一顿,甚至有些伤心,当时我被骂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之当时妈妈的心情很激动,老爸在一旁嘲讽道:“她们家就是地主,她就是地主的女儿。”我读书以后才明白“地主”在那个年代是一个贬义词,“地主”这个词在妈妈的脑子里留下了很深的烙印,有太多不能回首的过去。


等我长大以后,妈妈喜欢跟我讲她的心里话,慢慢的我从妈妈的语言中了解到一些事情,外公在妈妈小时候那个年代,为了让家里那么多人有口饭吃,就因为多买了几亩低产田,被村里几个好吃懒做的人被告去当“地主”,之所以被评上“地主”这个帽子,原因之一就是:外公家相比一些好吃懒做的赌徒来说,家里条件要好一些,至少八个孩子都没有碰到缺衣少吃的情况,外公其实不是本村人,据说是从别处迁到这个村子里的,一个外乡人来这里来,日子过得还不错,甚至还盖起了新房子(其实只有房子最前一扇墙是青砖砌成的,其他三面是土砖),着实让不少懒人眼红;再者就是外公是个老实人,手上还有一些残疾,身上没什么武力,相比之下比较好欺负,加上兄长早年去世,又没有兄弟帮忙;最后的原因无非是外公是一个老实人,也是一个过于实在的人,平时总是对那些好吃懒做的赌徒们面前唠叨,劝他们不要闲着,要去田里做事,“不做事那来吃的?”“磨骨头养肠子”,这些话让那些没有良知的小人从心中厌烦并记恨着。


当时划分地主成分的时候,据说每个村子都有指标,碰到家里田地多兄弟多的,并且在村里有点小势力的人,村民们都不敢把他划成“地主”,毕竟兄弟多的人家人多势重,你要是敢打他们的主意,那他们肯定直接用拳头来讲道理,但指标却要完成,于是就另想办法。想来想去,这帮人就开始打外公一家的主意了,其实外公家接人均田产来算也不多,家里的日子也并不富裕,至少多算一个中农而已,但经过一帮人在背后捣鬼,外公莫名其妙的就当上了“地主”,甚至当时还不清楚“地主”到底意味着什么,是光荣还是耻辱?很快无休止的批斗开始了,一个没有文化的农民怎么也没有想到,地主就是大家斗争的对象,平时和蔼可亲的邻居都上前来欺负他,甚至还打他骂他。妈妈说她当时根本不知道“地主”是什么意思,但看到父母亲经常挨批,别人还经常把这个外号加到他们兄妹头上,时间久了这个称呼无疑成为了一个心结,一个只要一打开就感觉到痛的心结。


外公这个“地主”的帽子来得实在是不可思议,就算是头几年买了点田地,那评为“地主”也很勉强,这样的做法着实让一些小人心里不踏实,也许是觉得理亏,他们就教唆当时外公领养的侄子(年纪最大的那个堂舅舅)出来“告状”,当时这个侄儿的也不太“懂事”,听从了那帮小人的教唆后,状告外公说他在家里很小就参加劳动,要做各种家务,甚至说外公一家欺负了他,有好吃的没给他吃,有好穿的只给亲生儿子穿之类的话,有了本家内部人的告状,外公和外婆很快都成了“地主”,被挂上了高帽子受到各种不公正的待遇,在“斗地主”的时候外婆甚至被剃了头发,仅存的头发上还挂着鞭炮,村里的人围在一起看热闹,那帮人还唆使外公不懂事的侄儿去点鞭炮“报仇”,说到这里妈妈每次都会流泪,她说:“你大舅怎么也不应该去点那个鞭炮,就算是叔爷对你有一万个不好,但毕竟是这个叔爷收留了你,养大了你,别人怎么没有收留你,你是一个孤儿至少没有不管你,没有把你冷死,也没有把你饿死,一大家子的那么多人,他年纪最大怎么可能不做事干活。家里那么穷也给他娶了个老婆,就算是童养媳那也是一个老婆啊!当时那也是件不容易的事。”自从知道这件事情以后,我才明白母亲为什么对“地主”一词有这么激烈的反应,这个词语记载着他们兄妹八个太多的辛酸与苦难,对于这段往事舅舅和姨姨他们平时都不提,一直埋在内心的深处,因为那是他们最痛苦与最辛酸的记忆。堂大舅由于这件事被调到国有的厂矿里当产业工人,出门在外一干就是近二十年,其实他也是一个实在的人,也是一个勤劳厚道的人,也继承了农家勤备吃苦的特点,多年都被厂里评为“先进工作者‘和”劳动模范“,后来家里的孩子也多了起来,生活负担还是很重的,农忙的时候他还要回来帮家里干农活。自从他去工厂以后,他们兄妹的往来就慢慢的减少,后来年纪大了堂大舅回到了老家,大家兄弟姐妹一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不是一家人也胜似一家人,这么多年以来堂大舅对自己曾经犯下的事情悔恨不已,并尽可能的从感情上去弥补。这段痛苦的回忆无疑成为他们堂兄弟之间一道永远的裂痕,大家曾经的亲密无间和兄弟感情都被这条裂痕无情的隔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