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西方想要对付中国应做到知己知彼!

日本《外交学者》2月8日文章,原题:西方与中国的第一次战争 本月是西方与中国第一次战争的350周年。1662年2月,郑成功将军将荷兰人逐出台湾岛。当时荷兰是欧洲头号殖民强国,台湾是其在亚洲的最大殖民地。从全球历史的观点来看,这场战争耐人寻味,因为它触及现代以前全球势力均衡的问题。



但这场战争也有值得今天借鉴的经验教训。中国人之所以能打赢,主要是因为有一套丰富、有效(在西方人看来)及神秘的军事传统。这种战略文化显着提升了中国的作战水平。荷兰人的武器、战术和后勤在欧洲享有盛名,但他们远不是中国人的对手。鉴于当今中国军事领导人仍深受这种传统军事文化的影响,我们有必要对此进行研究。



首先在收复台湾的战争中,中国人的强大火力压制了荷兰人。其次,中国人在作战指挥方面的优势更加明显。荷兰人面对的中国军队人人训练有素。但中国最重要的优势是在战略和战术文化方面。中国的军事指挥官可汲取两千年的缜密战争思想。多数西方人听说过《孙子兵法》,但他们不知道孙子之后中国还出现许多杰出的战略家、战术家和后勤专家,他们构成世界上最丰富的军事思想宝库。



当年,荷兰人认定,他们没法战胜技高一筹的中国军队,最终放弃并将台湾交给中国人。200年后,中国与西方再度交战,那一次全球势力均衡已经改变。欧洲在工业化,中国日渐衰落。今天,中国正以惊人的速度现代化,而美国似乎在走下坡路。可能正是出于对现状剧变的担忧,西方专家敦促华盛顿遏制中国。



但我们很少听到他们提出代价更低、效果更好的建议:更多地学习中国传统的作战和军事思想。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这样深深浸染于自己的历史。中国军事指挥官十分看重祖先留下来的军事思想的作用。他们不仅懂孙子、诸葛亮、戚继光,还知道克劳塞维茨(德国军事理论家和军事历史学家———编者注)、马汉(美国战略思想家———编者注)和彼得雷乌斯(曾任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现中情局局长———编者注)。他们遵循孙子的建议:“知己知彼。”



如果西方人不钻研中国的军事传统,他们将处于重大劣势。欧洲与中国的第一次战争———中荷之战就是一个绝好的学习起点。



西方与中国的第—场战争:中国令人难以置信



这个月是西方与中国爆发第一场战争350周年的日子。1662年2月,郑成功将荷兰人一举赶出台湾。荷兰是欧洲当时最强大的殖民势力之一,而台湾这块殖民地是他们在亚洲最大的根据地,所以这次战争从全球历史的角度来看很值得研究,它触及了现代社会到来前全球力量对比问题。



但是,这场战争对于今天来说也有教育意义,因为中国人之所以能够赢得这场战争是缘于其大量有效且对于西方人来说神秘的军事传统。这些战略思想促进了中国的军事发展。荷兰人的武器、战术和后勤保障闻名欧洲,但与中国人相比,荷兰人发现自己望尘莫及。因此,中国今天的军事领导人仍然深受这种传统军事思想的浸润,非常值得我们去研究。



西方人仍然总是低估中国的军事力量,认为中国是一个历来和平的国家,经常被更好战的邻居侵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和英国的宣传机构更是强化了这种形象,把中国描绘成一个不幸的受害者,被现代化的、强硬的而且有着精锐军队的日本侵略。大多数西方人甚至认为,中国人虽然发明了火药,但从来不使用在武器上,而只是用来制作鞭炮。



事实上,第一批枪炮就是中国人制造出来的,大炮、火箭和地雷也莫不如此。中国人迫切地研究外国人的武器,例如日本的步枪和英国人的大炮。所以毫不奇怪,在台湾,荷兰人发现自己受到中国火力的压制。荷兰的大炮和手枪闻名全欧洲,而且荷兰的军火工业是其繁荣发展的初级资本主义经济中的一个重要部分。然而,荷兰人的中国对手对付他们的枪炮却异常有效,中国的炮兵打得又远又准,以至于一位荷兰指挥宫懊恼地写遭:“他们让我们自己的人丢尽了脸。”然而在中荷战争中,中国人更大的优势在于军事领导上。荷兰以现代军事演习的发明者闻名欧洲。荷兰人的训练方式在欧洲广为传播。


但是,世界历史出现了惊人的巧合,就在欧洲人发明了他们新的训练方式的时候,中国人也在进行一场自己的军事革命,或许应该说“复兴”其原有的军事思想,因为古代的中国军队令人难以置信得训练有素、纪律严明。



不过,中国人最重要的优势在于其战略和战术思想上。中国的军事指挥官能够从两千年的军事思想中汲取营养。大多数西方人都知道《孙子兵法》,从德国到美国的企业高管们也都读这本书。但多数西方人都不知道在孙子之后又出现了多少战略家、战术家和后勤问题专家,他们极大丰富了世界军事思想。



现在,中国正在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实现着现代化,而美国似乎正在衰落。技术上的力量对比仍然对西方有利,但局面正在迅速发生变化。



可能正是意识到这种迅速变化的现状,西方专家才敦促华盛顿遏制中国,而且看上去奥巴马总统也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前进,尽管他的共和党竞争对手敦促更大踏步地发展美国的军事力量。



然而,很少听到他们提出一个代价更低廉但最终却更有效的建议:更多地学习传统的中国兵法和军事思想。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受到其历史如此深刻的影响。中国武装部队的指挥官也深深地意识到本国博大精深的军事思想的重要,就像郑成功和他手下的将领们一样。他们知道孙子、诸葛亮和戚继光。但是他们也熟知西方军事家克劳塞维茨、马**彼得雷乌斯。他们知道自己的传统,而且也了解西方的传统。他们在遵从孙子“知己知彼”的建议。



如果西方人不研究中国的军事传统,那么西方将陷入非常不利的境地。中荷战争作为欧洲与中国的首次战争是一个开始学习的好例子。



用西方的方式对付西方 中国不必客气



西方奉行“扩张性传播”



从航海大发现以来的西方社会奉行的是一种“扩张性传播”的模式。这种“扩张性传播”有三大基本组成部分:



其一是***宗教传播传统。传播者在宗教或某种理想(民主自由)的使命感的主导下,将受传者视为愚昧的、落后的。



其二是资本主义商业广告文化。传播的目的已经不是传播思想,而只是在传播符号。大众在商业符号的狂轰滥炸下,已经无暇思索信息的真实性、客观性。



其三是源于古希腊口语辩论文化,又在启蒙运动中复兴的理性思辩文化。在此基础上又衍生了法律辩论模式,其诀窍之一就是辩论中主动发起攻击,以攻为守。



对外传播,中国不必“慎言”



这三大西方传播传统都与中国传统的传播模式是相对立的。传统中国虽然是传播大国,其两千年来的核心传播理念却是“慎言”。君子有三戒:戒多言、戒快言、戒流言。这种慎言原则后被各代文人充实发展,成为中国传统士大夫社会最核心的交流传播原则。


在“慎言”这一基本原则下,中国社会还有其他一些关键的传播交流原则,如言之成理、言行一致、以诚相交、言贵择人、不求说服、和为贵等。



首先以慎言为基础的中国政府和官方传媒,很难有效应对铺天而来的国际新闻战。在国际新闻战中最关键的是第一时间的定义,因为第一时间的定义对受众有先入为主的最深刻、最难抹去的印象。“9·11”事件后,美国在第一时间就将其定义为“拉登为首的极端组织的恐怖袭击”。从美泰玩具事件到日本毒饺子,西方和日本媒体没有掌握全部真实资料,就第一时间定义中国玩具和食品有毒,并由此牵强地把中国产品中国制造贴上了“劣质”标签。在争夺眼球的符号大战中,“实”退让给了“快”。最值得玩味的是,这些国际知名媒体为他们对中国产品捕风捉影的不实报道,从来不会有什么职业道德的愧疚。有人说,在人命关天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西方新闻的守则中说得很明确:新闻真实性只是在某个时间你所能掌握的最全部和可信的信息。



“言行一致”是中国交流传播文化中另一个基本原则。在中国传统中,批评某人“言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是很严厉的道德指责。而这个标准在西方文化中是不存在的。在***传统中,每个人都是道德罪人,只要向上帝祷告忏悔了,就会被宽恕。总统出色情丑闻,道歉一下,还可以接着当总统。把别国大使馆莫名其妙地炸了,以“错误地图”道了歉就心安理得了。以消除“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为名入侵他国,使十几万民众死于战火,最后“通知”全世界这是源于“不实的情报”,竟然也就自己给自己过了关。最让长期受“言行一致”理念熏陶的中国人不可理解的是,这些人居然还坚持认为,自己有说教世界的“道德权威”。



中国交流文化中的另一个特点是“以诚相交”,用交流的真诚换来信任和友谊。但是,将人性、真诚、感情等感性概念和术语用在与西方主流争辩论中往往是软弱无力的,也是缺乏说服力的。象“不要做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事”这样的句子,在中国传播文化传统中,可能是一个强大的道德谴责。但它用于国家对西方的抗议中,就显得软弱无力,因为它不是一个强大的依据理性客观基础的批判立论,相反,它更像一个弱者对强者的请求。



要否定西方的道德权威



因此,中国要在国际舆论中有话语权,必须首先意识到其传播交流传统和辩论文化与西方的差别,学会用西方的传播方式反驳西方。



其二,中国在与西方的辩论中,最重要的是要否定其道德权威的身份。经济发展、社会富裕并没有给西方国家天然的道德审判权。在拉萨暴力事件问题上,海外留学生自制、引起轰动的两个视频之所以能够效果显着,关键就是打击了西方社会和媒体在西藏问题上的道德权威。他们第一次学会了用西方指责中国的方式来驳斥西方,针锋相对。西方的道德权威其实就是一件皇帝新衣,当它被指认后,受众才会发现他们其实是赤裸着的。



第三,解构西方的道德权威,并不是要与西方开展什么意识形态大战。中国要争取的是,在这样的主流意识形态上的平等的话语权和定义权。中国要学会用西方的流行话语符号(如民主)来反驳西方,维护自己的利益。有一位巴基斯坦学者指出,“中国制造”为世界特别是第三世界人民带来了极大的“商品民主”。在没有“中国制造”的时候,只有社会的精英阶层才可以享受彩电、冰箱、空调等各种电器用品,是中国推动了世界的“商品民主”,为第三世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第四是要在战术上针锋相对,战略上和而不破。要学习西方法律论战和政客论战的技巧,不要或少为自己受到的指责辩解。因为当你开始辩解的时候,你首先承认了对方指责你的权力,不管你如何辩解,你都陷在别人事先设计好的话语系统和符号游戏里。你越委婉,越顾及对方面子,越希望息事宁人,对方就会认为你软弱可欺,就更会漫天要价。在与西方的话语论争中,要学会针锋相对,一针见血。



中国厂家和行业协会还应该学会使用法律诉讼的武器。像一些新闻媒体违反法律的诽谤报道,其实根本不需要到美国打官司,只需找一个律师给相关媒体在国内的办事处发个律师函,并声称要索赔巨额款项,这些媒体就会收敛很多。此外,还应当学会管理外国媒体的对华报道,在如何监管外国媒体的报道方面,新加坡、以色列都有很详细的条例可以借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