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曝法院公务员公共场所性侵怀孕妻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阿梅与丈夫王某天的合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2月16日,阿梅被丈夫施暴受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某天婚前所写的承诺书和婚后的保证书


一则标题为“变态公务员打已怀孕老婆和岳父并多次在公共场所强奸老婆”的帖子自1月17日在论坛发布后,近一个月来在网上疯传。发帖人为“受害女方”, 其在帖子中称丈夫是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公务员,多次殴打她和自己父亲,并在一些公共场所和她强行发生性关系。截至昨晚,该帖点击量已将近5万,回复超 663条。昨日新快报记者联系到发帖人阿梅和其丈夫王某天。阿梅称其帖子反映的问题绝对没有半点虚假,王某天承认其是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名书记员,是公务员,但他否认帖子中指责的问题,面对记者的采访一再表示“事情真相明天法院会有说法”。


当事女子接受采访披露详情,据称法院今日将不公开审理此案


女子发帖 称被丈夫“性暴力和性虐待”


在网上论坛的一则帖子里,发帖人阿梅以求救语气称,她老公叫王某天,是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中山中院”)的一名书记员,婚后她老公一直对她 实施家庭暴力、性暴力和性虐待,还多次辱骂她的父母。在她生理周期和怀孕期间他一直没有停止性生活,导致她一直流血不止,一直要吃保胎药。在她怀孕3个多 月的时候对她和她的父亲拳打脚踢。阿梅发帖说,我无法再忍受,于是报了警,他却对我和我家人说,“我是法院的,你们爱去哪告就哪告,法院是我家”,“难道国家公务员在执法单位就很了不起吗?他太欺负人了”。


1月18日,就在阿梅发帖第二天,网名为“王20121212”的网友也回帖称,梅,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今生我们做不成夫妻,也没有必要做成仇人,别人尚且“家丑不外扬”,而我们现在可好,把“丑”都丢到全世界去了。我没有给您幸福婚姻,没有给您快乐生活,作为丈夫,我应该检讨,在此,向您表示深深的歉意;婚后由于没有处理好双方父母的关系,我们婚姻出现危机,也因为彼此没有冷静对待,才造成今天的局面,我很痛心,相信您也感同身受;您打胎住 院4天,我特意请假陪您。4天来我一直陪着您。您住院期间,不仅我一直守在您的身边,我爸每天也10多小时照料着您。刚打胎几天,您用纸巾保护好伤口,我敢乱来吗?我能乱来吗?而且厕所离房间不到两米。”


述说婚姻 相亲早上见面晚上求婚


昨日,记者在中山朗晴轩见到了发帖人阿梅。她告诉记者,她是吉林人,今年32岁,去年7月中旬回国后,来到中山照顾父母,回国前她在新加坡待了8年, 在一所国际幼儿学校任教。由于工作性质,她很少接触到男生,所以她一直都没有谈过恋爱。直到回国后,经熟人介绍,才认识了王某天。“那天早上相亲后,晚上 他就约我出去,并向我求婚。虽然第一次他给我的印象很好,但太匆促我并没有答应。”阿梅对记者说。没想到,一个月过后,王某天的父母居然找上门,要我与王 某天去登记结婚,说在甘肃老家已经发了喜帖、订了酒席,如果这婚办不成,他们没脸回甘肃,不过我的父母还是没同意。阿梅还告诉记者,他们在交往的过程中, 王某天经常对自己动手动脚,非常不礼貌。“先前我和妈妈说过,不过妈妈说他是成年人,并不奇怪。没想到,婚后他更疯狂,经常发他前女友的裸照给我看,让我 好好学。”


据了解,2011年8月30日,认识不到两个月的阿梅和王某天就正式在中山注册结婚了。而这段“闪电式”的结合也似乎为他们后来维持不到半年的痛苦婚姻埋下伏笔。


婚前门口下跪二老心软


“女儿从小到大都很乖巧,性格比较懦弱,因为她的年龄也不小了,所以我们夫妻都希望她早点找到好的归宿。而王某天虽然家境不好,不过初次给人的感觉非 常好,说话又甜,因此我妻子特喜欢。当我们拒绝这门婚事的第二天,王某天就从小区的大门口一直跪到我们家门口,请求我们把女儿嫁给他,并向我们订定了婚前 承诺书:婚后不允许离婚,互相尊重、相信、包容、不的事……”阿梅的父亲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记者注意到,这份婚前承诺书由双方当事人、父母签了名。提及 阿梅的婚事,阿梅的父亲后悔地表示:当时我们主要觉得王某天是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公务员,一定受过高等教育,人品也不会太差,加上他父母也是某事业单位 职工,所以我们当时一时心软就答应了这门婚事。没想到,当我们到他们甘肃金昌老家办婚事,王某天就反脸不认人,并无理要求我们女方要给男方1.8万元的礼 金,我们不同意他就粗口大骂。当时我们气得要回家不举行婚礼,因不愿第二天的婚礼无法进行,他家人追到火车站哀求我们留下来,并当场又签了一份保证书。


婚后称一直遭丈夫施暴


“王某天性格非常多疑,经常怀疑别人勾引我或我勾引别人。记得在去年9月份,我们在中山金夫人拍婚纱照,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给我们拍照,其间大家随便聊 聊天,他却觉得别人在勾引我,不分青红皂白就破口大骂。后来,我和家人去挑相片,那个小伙子远远见到我们就躲开,搞到很不好意思。还有一次是家里装修,我 在外面烫衣服,王某天却怀疑我在勾引工人,让我回到房间里不许出来……”阿梅告诉记者,正因这样,他们夫妻经常吵架。此外,王某天还经常对她施暴,“在我的生理周期和我怀孕期间,他一直没有停止性生活。”以致她一直流血不止,一直在吃保胎药。


“为了帮宝宝办出生证,我回老家吉林一个多星期,其间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反正我从吉林回到中山后,他对我一直都很冷淡。尤其他妈妈更奇怪,我和王某 天睡在一起盖哪个被子他妈妈要哪个,再拿一个被子他妈妈还是拿走,睡哪个枕头他妈妈也是拿走。最后他妈妈把被子和枕头拿到她的房间,随后王某天也过去跟他 妈妈一起睡,并把门反锁上。12月16日,就因弄丢了一个保温瓶,我和他妈妈产生矛盾,他回来二话不说就直接把我从床上拖到地上,并对我拳打脚踢。事隔两 天,他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中山一中的停车场把我再次强行拉到车里进行性侵犯。在他办公的单位办公室内,在没人的情况下他也强行和我发生关系,我多次跪地 求饶,求他放过我和我肚子里可怜的孩子……”阿梅哭着向记者说。


事件进展 单位纪检部门介入调查


根据阿梅提供的电话,记者昨天下午致电王某天部门领导黄姓主任,他得知是记者身份就表示,王某天不是他部门的,他也不知道王某天是哪个部门的,对于中院对王某天的相关处理意见,黄主任表示:“他现在有没有正常上班我不知道,处理意见我也不清楚,总之现在事情已经移交中院纪检监察部门处理,其他的我都不 知道。”随后就匆匆挂断电话。记者又致电中山中院纪检监察部门主任,询问事情进展,得到的答复是:“我们上星期刚开始受理,现在正在调查中,有情况会通知 女方及家属的。”不等记者把话说完,该主任就以正在开会为由,挂断了电话。


关键词 关于家暴 警方:事发当天三人受伤


阿梅告诉记者,两人最严重的一次冲突,发生在去年12月16日。当天下午4点多,因为她弄丢了一个保温瓶,婆婆指责她,两人随后起了一些争执。王某天下班回家得知此事后,就将她的皮箱、衣服等行李全都丢到了门外电梯处。她打电话叫父亲前来处理。“我爸爸到了后,王某天用拳头打他的脸,还用椅子砸他。” 阿梅说。


阿梅的父亲左先生介绍,当天傍晚6时多,他过去女儿家里协调。“我当时觉得年轻人吵架,一时冲动,没什么,我还笑嘻嘻的对王说,有话好好说,别激动。 我女儿就将行李往屋里搬,王某天不让拿,与女儿发生撕扯,还用脚踹阿梅。我看到女儿被打,急忙上前阻止,不料王某天转身就给我两拳,当时我的脸麻木了。女 儿随后报警,双方才停止了撕扯。”左先生说,“后来,我坐到沙发上抽烟,王某天一边骂着不许在他家抽烟,一边就抄起椅子砸我,我当时也毫无防备。”


记者向石岐区公安分局核实情况,警方表示去年12月16日,确实有接到阿梅所说的家暴电话,当时警察赶到现场后,三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就建议两人去医院验伤。随后男方当事人单位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出面对此事进行调解。


关于私生子


阿梅:说我侄子是我的私生子


“结婚后,王某天从来都不到我父母家去走访,同时不喜欢我回娘家,有一次得知侄仔肺炎,我回去看看,回到家王某天则对我大发脾气。并且恶意诬蔑我,说 我的侄子就是我私生儿子。怎么可能?”说着阿梅从房间拿来了家里的户口簿。记者在该户口簿看到,户主是阿梅的爸爸,长子是阿梅的哥哥,最后一页上面登记的 是阿梅所说的侄仔,上面写着与户主的关系是“孙子”。


“这是我弟弟和弟媳的结婚照,这张是我小侄仔的照片,还有他们一家三口的合照,由于弟弟他们在国外比较忙,所以才把小孩放在家里带一段时间,没想到王某天居然怀疑是我国外的私生子。”阿梅说。


关于私刻公章


称丈夫为办证明私刻公章


阿梅透露,王某天作为法院工作人员,私刻了一枚社区公章。她说,她婚后不久就怀孕了,王某天为了将在中山中院的集体户口迁到母亲名下的房产所在小区, 同时为给小孩办理计划生育证明,因手续繁琐,王某天跑多趟未办好,为了节省时间,王某天决定私刻小区所在的中山石岐区莲新社区居民委员会的公章。


记者昨天从中山石岐区莲新社区居委会了解到,王某天在去年年底确实向社区居委会提交了一些证明。“但是当时他是办户口迁移,从东区迁到石岐区,如果手续齐全了,我们就会办理,但是他的计划生育证明是否出自我们社区,现在我们也无法查询。”


随后,记者找到了给王某天刻公章的唐先生。他说,先前有一对夫妻开着车来找我刻公章,内容是“中山市莲新社区居委会”,男的说他是从事法律工作,他懂 法,这些小公章没问题,不要怕,他只是需要到国外办手续需要,不怕犯法。后来我就答应以138元价格帮他刻公章,具体没问他用来做什么。不久,那个男的妻 子拿着一枚“中山市莲新社区居委会”的公章过来找我了,问我这公章是不是在我这里刻的,我一看就认出来是我上次刻的。然后那个女的说她老公是中级人民法院 的公务员,打算再做一个,要我给个电话给她。“那个女的很有礼貌,长得也非常漂亮,所以他们给我很深的印象,她一来我就能认出来。”唐先生说。


关于公共场所性侵


阿梅:借扶我去洗手间发生关系


阿梅称,“2011年12月24日,在他和他父亲还有我家人陪同下我在博爱医院做了引产,是个男婴。可谁也没有想到在我引产第二天他带我坐着轮椅去检 查,在检查后回来的路上,他借故扶我去洗手间,在洗手间再次和我发生关系。这次真的想要我的命啊!我刚做完手术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没有反抗能力。”阿梅 的表情异常痛苦。


昨日,记者从阿梅去年12月16日在中山市人民医院的超声数字化检报告单上看到:胎儿内探及血流信号,以及人民医院疾病证明书上看到:腹部左臂挫伤。 随后记者到阿梅引产的医院了解,该院当时负责跟进阿梅的护士刘小姐说,“阿梅进来医院时左臂的确受伤,并且她很害怕晚上她老公留夜,请求我以医院不能留夜 为由赶他走。关于她说在医院洗手间被她老公强奸,我没有亲眼看到,不过我们妇产住院部有洗手间是男女公用的,而且在医院走廊后头,地方较偏僻,所以就算叫 救命,没人听到也不奇怪。”


男方:媒体报道片面今天不公开审理


昨天下午2时左右,记者来到王某天家,反复敲门都无人应答。十几分钟后,王家大门内传出开锁声音,随后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子(该人就是王某天)。记者 上前表明来意,王某天的父亲立刻关上家门,然后从内反锁。王某天则表示,要去上班,不方便接受采访。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王某天透露:“明天(14日)下 午市第一法院将就此案进行不公开审理,相信到时将会有一个公开的结果。目前我个人不想再解释什么,无论我怎么说,都显得比较片面吧。而且觉得现在媒体对这 一事件的报道也很片面,还是等明天法院审理之后再说吧。”对于家事的公开和媒体的介入,王某天叹了一口气:“现在这件事给我和我的父母、工作都带来了很大 影响,尤其是我的母亲,她身体不好,为了这事她都回甘肃老家静养了。


本文内容于 2012/2/14 8:02:13 被jiwuy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