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过几天,是2月17日。。。。。。

过几天,是2月17日。。。。。。

过几天,是2月17日。。。。。。

又是2月14日了,这个日子让不少人兴奋,让不少人的荷尔蒙分泌增加,玫瑰和用杂交百合冒牌的玫瑰、各种品牌“气球”价格牛过牛市,宾馆、旅社将爆满,到处莺歌燕舞,街头巷尾,弥漫着暧昧的气氛。。。。好象谁都知道或应该知道,2月14日是个什么日子啊,包括主流媒体非主流媒体在内,好不热闹。

但却很少人关心2月17日是什么日子!

我叫他做哥,是我大舅子,前几年做建筑工时一只脚被砸成粉碎性骨折,现在钢板还在里面,后来在田里喷农药,造成眼睛中毒,目前有一个眼球是山寨了,“瞄准起来方便,可惜没机会打枪了。”他笑着说,我是叫他过来择个日子搞个新厨房的,他现在是附近比较有名的风水兼择日的先生了。

“说没人记得我们是不准确的。”他笑着说,“我属于人盯人的对象,村里支书盯着我的,两天不见人或有老战友到家里,都会立即报到上面的”,我知道原因,就是因为没有人记得他们了,十多年前他们一群老战友曾经联合表示不满,所以到现在都有人“记得”他们。

在这个日子里他总喜欢回忆,回忆内容集中在30多年前那个特别的时间段。那时他在41集团军121师直属53013部队75分队高炮营1连,那年的2月15日已经从那坡平孟穿插进去了,当边境万炮轰鸣时,他们正插向高平。 那时的部队编号是54479部队,当时的连长叫郭振山,3月16日郭连长把他们带回到了龙洲,他荣立了三等功。

他当了5年的兵,大多数时间在边关,1982年10月才退伍。

他每年的这个时节,都在回忆,给我说那段故事,都是一样的故事,我每年都在认真听,都象第一次在听一样。

有一首歌,我每次听了都会流泪,那首歌叫《妈妈,我等了你二十年了》

在这个论坛,我不知道如何发表歌曲,给大家抄个歌词吧。

妈妈

孩儿让你牵挂了

妈妈孩儿让你受累了

妈妈是你擦干我第一滴眼泪

妈妈是你让我学会飞翔

妈妈我的妈妈

妈妈

只是一个心愿未了

妈妈我真的不想让你失望

妈妈因为我的梦想在远方啊

妈妈永远慈祥美丽的妈妈

你是我心中永远不灭的火把

黑夜里我不会迷失方向

妈妈

只是一个心愿未了

妈妈我真的不想让你失望

妈妈因为我的梦想在远方啊

妈妈永远慈祥美丽的妈妈

你是我心中永远不灭的火把

黑夜里我不会迷失方向

妈妈

只是一个心愿未了

妈妈我真的不想让你失望

妈妈因为我的梦想在远方啊

妈妈永远慈祥美丽的妈妈

你是我心中永远不灭的火把

黑夜里我不会迷失方向

哦 我的妈妈

哦 我的妈妈

哦 我的妈妈

写妈妈歌颂妈妈赞美妈妈的歌曲很多也很动人,但这个《妈妈》总是让我泪流满面,是因为它背后的故事,老山战士赵占英的母亲的故事。白发人送黑发人,本已凄凉,何况白发苍苍的妈妈是儿子离开世界20年后第一次去到儿子坟前呢。你在别人看来只是名普通士兵,而在妈妈眼中你就是整个世界。

过几天,是2月17日。。。。。。

妈妈! 那一定是你,我听到了,那手工的绣花布鞋,踏在地上的声音,从襁褓时开始就听着,一直听到穿上了绿色的军装。当我在军营的梦乡中醒来,仿佛有你轻轻的脚步来到我床前,准备给我盖上裸露的手臂, 当我在猫耳洞里感到饥渴,我就闭上眼睛,仿佛又听到你轻轻的脚步来到我跟前,准备端给我一碗甜甜的汤圆。

妈妈,20年前, 当我被敌人罪恶的子弹击倒在前沿,我多么想:你亲手为我合上双眼,用你温柔的手, 再摸我的脸颊一遍,让我在冥冥中,再次接触你手上粗硬的老茧。妈妈,我多想对你说,我倒下的时候, 我的枪刺,指向敌人阵地的那边。妈妈,我多想向你证明,我,作为一个军人,没有给你丢脸。

妈妈,20年来, 我和我忠实的弟兄们,默默地站在这昔日的前线。 我昔日的兄弟姐妹们来过, 他们给我们带来了欢笑, 他们给我们倾诉衷肠,他们把泪水洒在这墓前,鲜花、美酒、醇烟,还有他们的后代那红红的嫩脸。 可是, 没有妈妈那替代不了的抚摸,我心中的寂寞,永远无法排遣。

当我坐在电视机前,听着那首《盛世中国》的时候,不是热血沸腾,而是默默祈祷,保佑国家长治久安。

本是奴婢命,长怀小姐心,歌舞升平的人太多太多,可是目前咱的国家何尝不是外忧内患呢?外忧,铁血网上记载多多,内患,更多是跑到天涯甚至凤凰了,在这里,敏感字敏感词敏感事件也越来越丰富了,在别处呼喊的那帮人,在国家危难之时,奋不顾身的更多的就是被怪叔叔称做P民的那帮人。在这一节,我不能说太多,太多就被敏感了。

1979年2月17日,是一个日子。

过几天,是2月17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