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朋友在一家日资企业,那企业生产T*****电池。从99年开始,就委托他:“每年年底,给贵州安顺的H寄两盒1号电池”

朋友有些疑问:“她自己买就得啦,费事寄啦~”

“一定要寄”!而且是质量最好的那种。”

朋友很暧昧的笑了笑,说;“就给你办好,你放心!”

00年年底,打电话问朋友:“那事儿你办了么?”

“办了。

“她收到了么?

“我打了她的电话,收到了。

“说什么没有?

“她说,她会办好的。”

“喂!浪子,你搞什么呀,说出来,让弟兄们分享……

“明年告诉你!”电话挂了。

第二年圣诞节,在东莞,与朋友见了面。我说:“你听好---99年去贵阳参加一个笔会……

朋友点点头;“知道的”。

开了两天会,第三天,H邀请去安顺,也就是去黄果树瀑布。“冬天雨水少,不是很壮观,但是刚刚下了两天雨,现在去,会有看头的”H鼓动以后,一行4人就出发了。开的是一辆TOYOTA皇冠3.0轿车,贵阳一个老板的座驾。

贵黄高速路上车辆很少,司机把车开得飞快,至少有140码以上。快到出口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一条牛蹿上了高速----

紧接着,一个人翻越了隔离带,去牵那牛

--司机紧急刹车,就在要撞上那人的刹那—那人象弹簧蹦了起来,从车头滚了过去……

制动留在路面上黑黑的轮迹有七十多米,下了车,我们不顾一切向那人奔去

--他半躺在地上,哎哟~哎哟~的呻吟着,是个中年人,精瘦精瘦的,额头、手都擦破了,有血慢慢渗出,一个老式的军挎包甩在一边,里面滚出几个黄得发暗的、不像馍又不像饼的东西—-可能就是他的食物吧?我们七手八脚把他抬起来,他挣脱了,一瘸一瘸地把那军挎包拾起,又把那几个滚落在地上的东西装进了挎包。

送医院的途中,那包他紧紧的攥在手里。医院里,大夫仔细检查后说:“没什么大问题,表皮擦伤,为防止意外,要留院观察24小时。”大家松了一口气,贵阳老板对H说,你陪浪子去看黄果树吧,有我在这照料就行了。

那天下午,看到了壮观的瀑布......没有留影,也很少说话,眼前总是晃动那张精瘦的脸—-地道的、山民的脸,还有那两道黑黑的、长长的轮迹。

第二天,赶到医院,那人额头抹了些红药水,眼神已不似昨日般惊恐。医生说,可以离院了。我把那贵阳老板拉到一旁问:“多少钱?

“七十三块三毛。

“他那包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粑粑,他的干粮。

“就没别的?

“没有......”看着我满脸的疑惑,贵阳老板又补充一句:“真的!”……

我走到那山民跟前:“你有什么要求么?”

他不敢看我,低着头:“我的—我的—电筒—那开关……车子……撞没了…….

“还有呢?”

他很惊恐的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那电筒……晚上要找牛的……我没钱买……”

“你们等着!”我转身向外冲去----大街上,在第六家店铺,把那三支手电筒全买了。

那人哆嗦着接下了电筒,却死活也不要大家塞给他的钱……

“那以后叫她送些电池给你,好么?”

我指了指H。他点了点头。......

朋友拍了拍我:“浪子,明白了!”

昨天,朋友打电话来:“浪子,H说今年不要寄了

“为什么?

“那人不在了

“怎么回事?

“上个月他吃狗肉,那狗是毒死的……不用寄了……那与你无关……你在听我说吗?.....喂,喂......

放下电话,度到落地窗边,点燃了一支雪茄----窗外,细细的冬雨飘洒着……。




本文内容于 2012/2/13 23:29:04 被浪子虚名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