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7号,星期一,第二日,食荤,不食淀粉。

周一总是一周的开始,倒,您这不是废话吗? 好吧,我换个说法。周一了,要开始干活。

早上起来迟了,打仗一样的收拾好自己,抓起包就出门。几步路的功夫就想到自己要吃什么了。路口拐进好德里,要了一枚五香蛋,其实还想拿一盒酸奶。可是在书上看到过奶和蛋不可同食,犹豫了几秒钟后,我放弃了贵的酸奶拿了便宜的鸡蛋,才1块3毛。好数字,我们一块去学三毛天涯海角的流浪。

打小就怕吃这种整颗的没有破相也没有身材走样的鸡蛋,我吃十个能噎十一次。

拿着这枚蛋其实心里有点发毛的,因为我忘了拿一瓶矿泉水。看着这枚脱了衣裳的鸡蛋躺在食品袋里勾引我的胃,我要下嘴了。先吃蛋白,再吃蛋白,再吃蛋白,再吃......没有蛋白了。狠下心小小的咬了一口蛋黄,拿舌头在口腔压扁,再混合口水稀释后下咽。呼,没事。继续第二口!一抬头,绿灯。赶时间只好把剩下的全部扔到嘴巴里。赶绿灯含着颗蛋黄倒是滑稽的。还捎带着想着一则笑话:过马路,朋友没注意红灯直往前走,我急道:灯!等灯等灯!他扭头:就你有intel i7!差点喷出来赶紧捂嘴笑! 眉眼弯弯的笑时咽了那颗蛋黄。嗝~我中招了!一个偏方说打嗝的时候捏自己的中指可止嗝,拼命捏中指只差掐出血。966来了,跳上去嗝溜嗝溜的嘀了下卡跑后面找位子坐。恒丰路站的时候,无聊到帮司机数人头看他能收几块,看车窗外五彩斑斓的生活,洒水车这两天比较勤快,唱着歌慢悠悠的喷水,看那个穿高跟鞋子的妹纸被水突然溅上时候慌张躲避的姿态不厚道的弯下腰笑。下车了,嗝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停了。

下车后还有事做呢。用手遮着自己的嘴,拿舌头在牙齿周围打扫残留的蛋黄。剩下点点的时候,能品到蛋黄细细颗粒状的触感。就像小时候吃纯正沙瓤的西瓜一样,给舌头一种磨砂的快感。

中午的时候跟着别人混了一份麻辣烫,坚持不吃淀粉,把里面的粉丝挑出来。汤底有我钟情的麻味,吃的很开心。粉丝让我想到荷西在吃到“粉丝煮鸡汤”问三毛:咦,什么东西?中国细面吗?三毛说:这个啊,叫做“雨”。是春天下的第一场雨,下在高山上,被一根一根的冻住了,山胞扎好了背到山下来一束一束卖了换米酒喝,不容易买到哦!这话总让人忍俊不禁,笑荷西的笨傻可爱,笑三毛的调皮聪慧。

傍晚,该是准备晚餐了。

我如饥饿了很多年的人一样。捡冰箱里有的材料,迅速给自己做了两个菜。香菇菜心,青椒炒肉丝,为了赶时间我切肉片代替,肉丝太耗时间。一杯清水,两个小菜,就着梅婷的《阿司匹林》。两个菜一样吃撑到我了。看完电影钟才走到七点,我要出去走走!消化消化,不然我减肥大计就要沉沦在青椒肉丝里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2/2/15 11:07:13 被默菲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