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退伍之旅 戏耍侮辱军人的小商贩

轮船从万县顺江而下,熟悉的景色慢慢地跃入眼帘。夜拉下了它的帷幕,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刻,轮船就快到达云阳县城,站在甲板上看着云阳县城星星点点的灯火,还有云阳战友那兴高采烈的样子,他们快到家了。当轮船慢慢靠向泵船的时候,战友离别的场面又在眼前,和原来在江巴斯边防连的战友一一敬上最后一个军礼,然后握手道别,祝福他们,从紧紧握住不愿松开的双手,感受到了深厚的战友情谊。

巫山的战友站在甲板上,看着背着背包即将下船的战友,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楚,但一想到巫山距离云阳很近,今后相聚的机会还多,大家才开心了些,当轮船停靠在云阳码头,看着六七十个熟悉的身影,在送兵干部的带领下,离开了轮船,我和战友们不停地向他们挥手,看着他们绿色的背影,消失在灯火阑珊处。许多战友还伫立在甲板和船舱的窗户前,看着战友们远去的身影发呆。

轮船长长的汽笛声,无情地将我们从思念中拉回,船又起航了,朝着我们的目标前进。外面寒冷的江风,无情地拍打在脸上,只能回到船舱里。躺在床上,盯着外面的灯光,渐渐地离我们远去。离家越来越近了,心情却也越来越复杂!各种心事涌上了心头,听着船舱里战友辗转反侧和轮船机器的轰鸣声,不知道何时才进入梦乡?

等我们从梦中醒来,已经是93年11月26日清晨,当太阳升起的时刻,轮船到达了奉节,先停靠在奉节港务站泵船上,让到奉节的旅客下了后,开始往下行驶,可没行驶多远,便停靠在了位于瞿塘峡口的白帝城下,听着船上的导游介绍白帝城下诸葛亮曾经摆下的“水下八卦阵”,长江到了冬季枯水季节,隐约可见当年诸葛亮在这里运筹帷幄,摆下水八卦来御敌,当时依稀可见水下的八卦阵痕迹。(由于三峡水库的建设,将这一历史古迹永远淹在了水下。)由于是旅游船,船上有许多来三峡的游客,轮船到奉节白帝城,将停靠两个小时的时间,让其他游客去白帝城观光游玩。由于快回到故乡,战友们心情很好,离回家的距离越来越近。

许多战友都离开轮船,去白帝城游玩。我还是在初中时春游到过白帝城,对白帝城的记忆深刻。两个小时的时间呆在船上很难熬,于是和战友一同去白帝城里看看。爬白帝城的山路,对于刚从部队回来的老兵来说不在话下,很快就到了白帝城里,还是那扇门,和上初中时来看的一模一样,只是风雨无情地侵蚀,古城门见证了岁月的沧桑。进入白帝城里,看了看三国时刘备托孤的塑像,然后去欣赏了许多精美的古今名家书画,最有特色的还是“竹叶字碑”诗画合一,感叹古人的精美创作。和战友在白帝城细细欣赏了“夔门天下雄”的奇特景色!时间过得很快,和战友匆匆离开,回到船上,由于感觉有点累,便躺在床上休息,轮船里也传来广播员甜甜的声音,告诉我们轮船即将启航。

就在轮船快开的时刻,多事的战友又在这里弄出了一场闹剧,在泵船上,有许多来向外地游客兜售当地土特产的小商贩,有位战友看了他的桔子后,没有买,小商贩不舒服,当时没想到当地农民那样强悍,和战友话不投机。居然大声戏谑:“一看你们这些穷当兵的就买不起!买不起你就不要看撒!”话还没完,在成都火车站的那一幕又在此地重演!老兵们的火气很重,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看不起当兵的!我们在船上,本来就占有优势,船上的战友用杯子里的茶水泼向那小商贩,还有许多瓜子壳、桔子皮等如狂风暴雨般地向小商贩袭击过去。一边扔一边大骂“没有我们穷当兵的,你能过上和平的日子吗?没有我们穷当兵的付出,你卖个铲铲!”气得那小商贩不停地大骂,又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回击,最后气得实在没办法时,只见他抓起自己要卖的桔子,用力地向船上扔来,战友们伸手接住桔子,将桔子吃了后,又将皮扔到小商贩的身上,不用怀疑战友们平时训练投手榴弹的成绩,现在发挥得淋漓尽致,招招命中,气得那小商贩七窍生烟!拼命地想用桔子来报复,可最后一个也没有命中目标,反倒被自己的桔子皮给打得狼狈不堪。

我和江林等几个战友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既不想参与收拾小商贩的战斗中,也没有想去劝解战友们的行动!谁叫小商贩看不起军人?给他一个教训,让他吃一堑长一智。轮船拉响了汽笛,慢慢地驶离泵船,无奈地小商贩只能用世上最恶毒的语言来攻击,许多好斗的战友也不甘示弱,还在用手里的桔子皮回敬他。当时的桔子很便宜,一毛多钱一斤,那小商贩半筐桔子全被他当武器给使用了,最后换回了一大堆桔子皮。

送兵的干部也没人来制止战友们过激的行为,全都躺在船舱里不出来。感觉战友们的行为虽然有些过分,但小商贩千不该万不该侮辱军人!穷当兵这话可不是随便能说的,特别是对已经退伍回家的老兵来说。轮船很快驶离了那个是非之地,转眼进入了长江三峡的瞿塘,当地也叫夔门峡,大家忘了刚才的不快,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吸引,尽情地欣赏三峡风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我也碰到过类似事情,赶集时湖北兵小叶只是好奇的看了一下带花点衬衣,摊主即蛮横的要小叶卖,我们再三向摊主解释:我们是军人,不适合穿这种衣服.眼见强卖不行,摊主对我们高声辱骂.骂声既有对军人的轻蔑也有对军人侮辱.我们几个被骂的怒火冲天,转个街角,脱掉军装帽子.大家的鞋子特意在垃圾堆中蹭污,走回无良摊挡,将那件惹事衬衣一顿踩踏,扬长而去......



支持战友,军人的尊严不容侵犯.

此帖所写的事情,是当时退伍真实发生的故事,今天将它写出来,只是想还原一段真实的历史,无论当时我们做得对与错,都请大家原谅,毕竟当时我们还年轻,又在荒无人烟的边关呆了三年,不能容忍地方老百姓来侮辱军人。在这里没有炫耀的意思!请大家理解!不要责怪我和我的战友们,谢谢大家支持!边关冷月在此给大家敬礼了!

中国兵确实很穷,比很多人都穷。也许现在好一些了,下士工资1800,还依任务不同有各种补助,衣食住行还由部队给解决,安置费也有不少,可以作为人生第一笔不动产。恐怕现在没人说“穷当兵的”了,貌似改成了“臭当兵的”。其实啊,就是没有事落在他们头上,恐怕他们也不了解军人,如果真有事了,就看98抗洪和汶川地震,那军民鱼水情是真真切切的。我小时候,好像五六岁吧?有一次去水库摸鱼,差点儿淹死,要不是个武警战士,我绝对活不到现在。我不知那个救命恩人的名字,甚至连样子都不记得了,那战士把我救醒后背着我去有大人的地方,我只记得他皮肤很黑,口音很怪,那时候我根本分不清北方话和南方话,只知不是本地口音。红肩章上两道杠杠,那时候不认识军衔,到底是二年兵还是下士也不知道。恩人没留下姓名,我爸带我去水库附近找过,也找过武警支队和消防支队,就是再没找到恩人。所以以后不管多有钱,多么的财大气粗,决不能忘了俺这条命是军人救回来的。

我更小的时候,碎成一片一片的记忆中始终有一个画面一直到现在也忘不掉,一群解放军,大汗淋漓,大呼着口号将一辆班车从稀泥里推了出来,为此闹了一身泥巴。我妈抱着我坐班车回家,可能是在雨后车子拐上了回家必经的那条土路,一下雨就变成泥潭,陷了进去。都急着回家和亲人一起吃晚饭。一群经过此地的解放军战士二话不说,帮着把车推了出去。

在公车和火车上不止一次看见子弟兵给老弱病残孕让座位,我见过不止一次,当然这或许是年轻男子的本能和义务吧。

念小学的时候听一个卖冰棍的说,她亲眼看见四个新兵和四个当地流氓打架,流氓把当兵的打惨了。最后还不忘加一句,兵匪一家。那时候小,不过也觉得心里不是滋味。流氓再怎么说也是流氓,是坏人,当兵的再怎么说也是老百姓的子弟兵,关键时刻救我们性命的人。在百姓眼里,兵和匪成了一家,不否认军队中有蛀虫在破坏形象,可我们这支军队仍是以工农子弟为主体组建起来的,为人民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光荣传统到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只要头顶上还有一颗八一五角星。

本文内容于 2012/2/14 10:14:14 被步兵生于1987编辑

我记得92年我爸摆地摊做生意的时候也发生过一件事情,我爸的摊位边上有一伤残军人也在摆地摊,那是打越南时受的伤,在边上就是一泰国的退伍特种兵商人,为了一个摊位2人经常大打出手,我爸后来看不过去也参与进去了,几下就把那位泰国退伍特种兵打趴下了,就那以后我爸和那泰国退伍特种兵兵天天打架,警察就站在边上看,不管的,因为警察也看出来了他们管不了,再说了警察也是站在伤残老兵这边的,我爸出面照顾伤残老兵,他们不管很正常,之后一直再打,一直打到那泰国退伍特种兵把摊位让给那位伤残老兵为止,之后我爸一直照顾那伤残老兵直到自己开店不再摆地摊为止,那伤残老兵在95年后就没再出现过了,我爸说他应该是回家颐养天年去了。

39楼w102196

83年在庐山执勤时,几个战友在庐山会议地址前游玩也被上山旅游的南京大学的学生耻笑:"大兵也能上庐山玩?",气的一个新兵哇哇叫,我们6.7个战友和他们争吵,只等班长和副指导员一声令下"开打",但考虑到影响副指和班长没有下令,也没打起来,吃了一肚子气,回到驻地大家都后悔为什么没有出手?现在看来没有出手是对的,解放军怎么能对老百姓出手呢?如果他是犯罪分子则另当回事!!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