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班长,谢谢你带我前行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记者 周 猛 蔡鹏程 牛 辉 时间:2012-02-13 06:43:22

千里野营拉练,几次急行军后,队伍中一瘸一拐、被人搀扶的新兵逐渐多了起来。然而,每当卫生队的收容车出现在队前,这些新兵就会昂首挺胸加快脚步。目睹此情此景,武警辽宁省总队政委秦友来对记者说:“都说班长是‘军中之母’,千里风雪路上看看他们的身影,你就会理解为什么新兵们有这样的精气神!”

走在队伍中,眼前的一幕令记者心头一震:

“我真不想离开你们……”新兵班长申章豹因连日高烧不退,傍晚时分被强行送回基地治疗,上车前班里新兵一个个流着眼泪与他拥抱道别。拉练前,申章豹唯一的哥哥在老家因故去世,新训大队领导批准他回家,可他却对领导说:“拉练对新兵是场‘大考’,这时候他们最需要帮一把……”就这样,他踏上了拉练路,每天行军时帮新兵背背包,晚饭后打洗脚水、烤鞋垫。可是,两天来他一直发高烧,每次军医给他量体温,他都悄悄将体温计放在内衣外面夹着,直到今天才被医生和领导发现。“班长给我的不仅是感动,他让我体会到什么是军人……”新兵刘涛这样告诉记者。

休息时说起班长高鹏,新兵刘首流泪了:刚入伍时,我认为高班长要求太苛刻,不近人情,打扫卫生后用手摸要没灰,叠被子角线不整齐不行……新训开始后,由于训练强度逐渐加大,我的痔疮病复发了,走路时忍着疼痛夹紧两腿,睡觉时趴着,这些举动被细心的班长发现了。了解情况后,班长立即带我到卫生队治疗,使我的病情好转,还替我保密。拉练途中,班长每天都替我背背包,晚上还打水让我清洗痔疮创面。原先我没听说过班长是“军中之母”,今天高班长真的给了我母亲一样的爱,现在我很想说一句:班长,谢谢你带我前行。

在宿营地,新兵开起了“拉练,你身边的感动”故事会,主人公大多是同一个名字——班长。

新兵白书宁说:半夜时,我忽然听到一阵“嗡嗡”声,接着就看到班长李金涛起床的身影。原来李班长怕战士们半夜睡觉蹬被子,睡前特意把一只小闹铃放进自己的被窝里。当班长走过来为我掖被角时,我闭着眼,眼角湿润了……

新战士刘浩说:今天中午,班里的战士坐着背包围在一起野炊,班长站在一旁端着碗吃饭。等到我们吃完了,却发现班长没有吃几口菜……

拉练途中,记者发现只要数一数背在身上的背包,就会知道谁是新兵班长。3公里急行军开始了,一名班长身上背一个背包,脖子上挂一个,左右手还各提一个,吃力地向前冲。记者数了一下,在沈阳市支队拉练的队伍中,身背多个背包的班长有42人,搀扶和背着新兵的班长有31人,还有不少班长跟在新兵身后悄悄用手托着新兵的背包奔跑。

夜晚,走进第二支队野营拉练宿营地,见到一幕幕这样的景象:班长们有的在为新战友挑脚泡,有的在为新战友晾鞋垫,有的在为新战友按摩……见此,记者的心灵受到强烈撞击:我军的优良传统就是这样一代代传承,军队的凝聚力、战斗力就是这样生长起来的。

(解放军报沈阳2月12日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