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天降,抓捕黑社会头目万光旭纪实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万光旭何许人也?此人又名龙啸天,化名“老牛”,男,27 岁,江西永修县人,系广东、江西两省公安机关重金悬赏通缉的持枪杀人犯。先后于1995年11月4日和1997年6月25日,在广东从化、惠阳两市盗窃、抢劫64式手枪两支,伙同其他罪犯,专干杀人越货的勾当,多次抢劫皇冠3.0轿车和其它车辆。1996年绑架过一位澳门老人,枪杀过一名公安巡警。据群众反映,万犯曾是体工队射击队员,能枪打飞鸟,并刻意琢磨过射击原理和爆破技能。他生性暴虐,阴险狡诈,生活糜烂,先后有4个姘妇。一年夏天,他与其中一个姘妇在岳父家的后山坡鬼混时,被岳母柳桂文发现。柳实在看不过去,就指责了几句。孰料,万犯竟掏出手枪,顶着柳的头部,咬牙切齿地说:“再罗嗦,老子就毙掉你!”

这,就是灭绝人性的万光旭!

编辑本段相关事件

在江西萍乡市城北18公里处,有一个4000多米长的溶洞,这就是号称“天下第一洞”的孽龙洞。相传很久以前,有条凶恶的孽龙在此兴风作浪,妄想变江西为泽国。神通广大的许真君——许逊立志为民除害,与孽龙鏖战于杨岐山区,镇孽龙于洞内。

日前,在孽龙洞附近的上栗镇龙合村,也出现了一条嗜血成性的“恶龙”。于是,一场惊天撼地的人魔大战拉开了帷幕——

恶魔露面

1997年8月14日17时,萍乡市上栗区公安分局接到举报:今日凌晨1点左右,万光旭从外地潜入龙合村炉罐冲黎金来(万光旭岳父)家。

值班民警拍案而起:恶魔终于露面了。

8月14日21时30分,武警上栗区中队接到公安分局的电话,指导员唐绪荣一面集合部队做好战前动员,一面向上级请示报告。

8月14日22时,担任此次行动总指挥的萍乡市**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吴万清带领3名刑警抵达上栗,与公安分局副局长胡世燕和随后赶到的武警支队参谋长付洪生等人组成了联合指挥组,根据初步掌握的情况,制定了行动方案,并将参战的37名公安、武警分成10个战斗小组,决定次日凌晨4点开始行动。

兵发炉罐冲

炉罐冲即黎家冲,因为四面环山,状似炉罐而得名。这里地形复杂,沟壑纵横,易守难攻,历史上曾是土匪出没,劫贼藏身之地。

8月15日4点50分,徒步开进的公安民警和武警官兵悄悄摸进村庄,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黎金来的房屋。

这是一栋钢筋水泥结构的3层楼房,坐北朝南,位于炉罐冲的西北角,屋前是稻田,视线开阔,屋后是竹林和灌木丛,东西两侧各有一户人家。根据万犯岳父黎金来事先提供的情报,罪犯住在二楼西边的后面房间,联指命令刑警大队教导员余伯群、武警实习排长洪高炉、战士袁自良为第一抓捕小组。为防止狡兔三窟,又指定第二、三抓捕小组和一个机动组策应,其它6个小组分布在房屋周围,形成必要的包围圈。

15日凌晨5时。第一、二、三抓捕小组9名突击队员越过西面的土围墙,接近后门。这时,袁自良上前轻轻一推,发现举报人黎金来未按约定打开后门闩。情况突变,参战人员准备暂停行动。恰在这时,黎家的狗不断发出叫声,紧接着,黎家一楼的灯亮了,罪犯的岳母柳桂文打开后门,余伯群和袁自良顺势挤了进去。柳见状大叫:“你们干什么,我女儿和女婿都不在家。”余伯群、袁自良将其推进房间,随后其他人员也跟着进了屋。

突击队员刚到楼梯口,就听到楼上传来子弹上膛的声音。

不好!有情况。余伯群立即将走廊和厅堂的电灯关掉,抓捕人员摸黑冲向二楼……

枪林弹雨

“轰、轰”,罪犯接连扔出2枚手雷。刑警叶培旺、余树荣被炸伤,慌乱中从二楼跑向一楼的黎树林(万犯的小舅子)也被当场炸死。实习排长洪高炉与3名民警趁着烟雾快速冲上三楼楼顶,其余人员撤至一楼,一边抢救伤员,一边占领有利地形。

“哒哒哒……”.

“砰砰砰……”

我公安武警与罪犯正式交火,一场你死我活的血战在短兵相接中打响了。

5点10分,罪犯窜至二楼阳台西南角,欲跳向楼下的草堆后逃跑。被武警上栗区中队司务长石礼勇及时发现,石礼勇果断射击,罪犯扔下一枚手雷,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石礼勇奋力推开身边的战士钟华和另一名公安,而自己却倒在血泊之中,带着深深的遗憾告别了人世。事后,我们在采访中得知,8月15日这一天本是他的大喜之日,为了部队的工作,他曾先后三次推迟婚期,然而,当他正式敲定日子后,却过早地离开了心爱的人

5点12分,罪犯又跑到阳台东面,见楼下有人影晃动,又扔下一枚手雷,将2名公安人员和1名武警参谋炸伤,并向我方疯狂扫射。担负阻击任务的副班长徐培岩迅速隐蔽接敌,用自动步枪牵制罪犯火力,协助其他战友救出伤员。

与此同时,一楼的围捕人员向二楼发起猛攻,罪犯怆惶逃窜,当他窜至三楼平台时,与占领在此的民警、武警发生对射。罪犯在强大的火力压制下,退至一楼。此时,隐蔽在一楼厅堂餐桌下的武警战士袁自良抓住战机,果断击发。罪犯被击中腹部后,滚入东边后房负隅顽抗。袁自良因子弹打完撤至室外。一直潜伏在西侧前卧房的刑警大队长刘云声发现歹徒,迅速向罪犯射击。在对射中,刘云声不幸头部中弹,以身殉职。

真假难辩

罪犯暗自得意,脱下刘云声的防弹衣、警上衣穿在身上,戴上钢盔,取走77式手枪。5时30分,屋外的余伯群听到屋内有妇女、小孩的哭叫声,一边组织力量掩护,一边派陈江和易成根两干警冲进屋内,将万犯的两个小孩和岳母强行救出。并通知留在屋内的民警撤出。刑警谢洪威正准备随陈江等一起撤出时,发现一“公安”躲在猪舍旁,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易成根,谢洪威情知有诈,立即向伪装了的罪犯射击,罪犯左躲右闪,连开几枪,击中谢洪威的头部,谢洪威不幸牺牲。

罪犯捡起谢洪威的54式手枪后窜至一楼大厅,与正在搜索的新战士陈自军相遇,陈自军误以为是“自己人”,遭罪犯偷袭,胸部、腿部多处中弹,但仍顽强还击,终因无力搏斗,被罪犯抢去枪支。罪犯挟持陈自军企图从东边瓦房前门脱逃,当发现有围捕人员时,又挟持陈自军返回屋内,窜至三楼楼梯口。罪犯用手枪抵着陈自军的头部丧心病狂地叫嚷:“你们都把枪放下,不然我就打死他。”此时,血肉模糊的陈自军拼足最后一丝力气高喊:“不要管我,快开枪!”罪犯恼羞成怒,凶残地扣动扳机,陈自军当即瘫倒在地,献出了年仅20岁的生命。

穷途末路

罪犯见从楼顶无法脱逃,陡然生出一个调虎离山之计,反身窜至二楼西边后卧室,从窗口将隔壁的中年妇女陈美华打死。陈的儿子黎伟跑去相救,也未能幸免于难,一朵12岁的生命之花就这样凋谢了……

之后,罪犯窜至一楼东边瓦房厅堂。占领三楼平台的3名民警在子弹打尽的情况下,先后从三楼往东侧瓦房顶撤退,治安科长余锦云被罪犯发现,罪犯听到动静,急忙向屋顶射出两梭子弹,余锦云身中8弹,被刚刚赶来增援的6名武警官兵及时救出。

6点25分,凶狠狡诈的万光旭见从屋前不易突围,便窜到后门。被潜伏在西北角的副班长刘荣昭发现,刘荣昭马上用对讲机向参谋长报告,被罪犯击中肩部和右腿。参谋长付洪生、战士杨勇冒着枪林弹雨前往营救,在战士钟华的火力掩护下,刘荣昭得以脱险。

6时40分,罪犯冲出包围圈,向后山西北方向逃窜。金山派出所副所长彭新安见状纵身前去堵截,武警战士钟华和陈礼红从罪犯后方包抄。在屋后约80米远的山坡上,罪犯与堵截在此的彭新安和埋伏在附近的民警刘德楚发生枪战。彭新安将歹徒击成重伤倒在地上,自己不幸被罪恶的弹头击中眉心,壮烈牺牲。

6时50分,武警战士钟华、陈礼红在灌木丛中发现罪犯,两人奋不顾身扑向敌人,一人扭住一支胳膊,将血债累累的罪犯万光旭擒获(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曾经不可一世的恶魔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武警官兵在打扫战场时,从罪犯身上和藏匿之地搜出各种枪支6支,子弹39发,管制刀具一把。国家公安部、武警总部、江西省委省**对这次围歼行动给予了高度评价,称赞参战人员为人民立了一大功,为社会除了一大害。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