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忆我的母亲---儿时的妈妈2

回忆我的母亲---儿时的妈妈2


妈妈说外公的老思想比较多,拿到现在来说就是封建思想还相当重,明显的例子就是重男轻女,家庭成员当中几个男孩明显要比女孩精贵些,当时那个年代家里都不富裕,缺吃少衣在所难免,能让十几口人吃口饱饭是家长的一个大任务,要是碰到不够吃的话,外婆就会就会煮“合饭”给大家补充一下,这样可以节约些粮食,也不至于饿着没东西吃,在家乡“合饭”就是米饭与青菜合在一起煮着吃。在碰到粮食不够吃的时候,家里的重劳动力和男孩子可以先盛一碗米饭,其他的几个人再平分剩下的米饭或者吃“合饭”,在那个大家庭里多少有一些偏重,从妈妈当时说话的表情来看,妈妈并没有怪罪外公重男轻女,因为那只是在粮食不够的时候特殊的处理办法,外公和外婆他们自己也是吃青菜煮饭,并没有从内心偏向那一方,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只是男娃子要特别一点,因为那时候外公的长孙出生了,偶尔还有一两个鸡蛋,毕竟新一代是全家未来的希望,必须承认那个时代的农民百姓没有一点封建老思想是不可能的。


妈妈兄妹八个当中三个女儿都没有读多少书,据说是外公不太赞成他们去读书,说女孩子读书没什么用,养女儿是帮别人养人,女儿是要嫁的是人家的人,外公说话非常直接且不转弯,由于他平时就喜欢唠叨,可能子女们也没有特别放在心上。大姨排行老三相比母亲年长许多,从来没有进过学堂读书,刚满16岁就嫁了人,大姨这个人勤劳肯干,而且很能吃苦,尽管没有读过一天书,但很明事理,再加上热情好客,在当地的口碑真的很好,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个困难的时候,听很多熟悉他的人说,只要是大姨认识熟人甚至是远房亲戚,只要进她的家门,一定可以在她们家吃到饭,大姨喜欢养一大群鸡,来客都可以在她们家吃到美味可口的鸡肉。大姨待人很热情周到,尤其是对我妈特别的好,妈妈十几岁的时候还是在大姨家度过的,再加上外婆过早去世的原因,大姨对我妈非常的照顾,妈妈对大姨的感情也非常的深,妈妈结婚后跟大姨的来往也最频繁,我们小时候都很喜欢去大姨家里做客。


妈妈小时候可以说基本上没有读过书,妈妈说她刚到读书的年纪,同龄的小伙伴都去学校了,外公却不同意她去上学读书,原因很简单还是封建老思想在作怪,外公说:“女孩子读书是为别人家读的,将来要嫁人。”外公坚持不给妈妈学费,尽管当时的学费很低才一两块钱,但话又说回来当时挣一两块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家里条件不好也是不让上学的客观原因。头一回报名上学,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是多少的兴奋与激动,别人都可以去读书,而她却不可以,妈妈当时很难过,肯定也很气愤外公的作法,后来外婆被知道了,她并没有理会外公的唠叨,也没有与外公发生争执,私下去房间找了很多“银脑子”把妈妈的学费给交上了,妈妈当时很高兴,因为她终于可以去读书了,以后的一年里她每天背着个书包去上课,妈妈说她一年级的时候读书很好,上课很认真老师经常表扬她,那是妈妈值得骄傲的日子。在读完一年级以后,不清楚是妈妈生病还是什么其他原因,中途却辍学,两年后又可以上学了,外公还是没有同意她接着去学校,但当时的大舅舅却坚持让妈妈去上学,说“田字不出头”,回家种田那里有出息,还是读书有出息,女孩读书又怎么样呢?读好了一样有良心,由于妈妈中途辍学的原因,小伙伴们都读三年级了,大舅舅却坚持让我妈重新读一年级,因为他知道跳级根本跟不上别人,妈妈觉得重新读一年级很没有“面子”,更重要的是可以和认识的伙伴在一起上课!于是就要求报三年级,其实当时也就是不太懂事,妈妈最终“跳级”读了三年级,结果可想而知,那里能够跟得上班里的同学,但是名单已经报上去了,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结果实在是听不懂,妈妈也从班上的优秀生变成了后进生,后来也提议过重新转班,但结果却是妈妈最终退学了,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回到学校,以后妈妈开始忙碌于田头地头,去生产队上工帮大人捡稻穗,拿三个工分,成为了家里的一个小劳动力。妈妈说她小时候在生产队做事时,大人们都拿她开玩笑,笑话她一点点就做事,一个黄毛丫头拿也拿不起,挑也挑不动,结果大家就给了她一个最低的工分。


年纪大一点的人都知道上世纪六十年代江西中部发大水的事情,当时赣江的提坝被洪水冲废,赣中赣北很多地方都被水淹没了,洪水淹没了农田和村庄,很多人家里都进了水,当时农村没有洋楼,都是土木结构的房子,而且很不坚固,好一点的建筑材料也就是青砖加石灰,传统的建筑一般都有两层,一楼是住人或者牲畜,每一间都用木板隔开,房间的中央有一个天井,下雨的时候天井里都是水,二楼是搁柴草和粮食仓库,由于发大水各家各户只能搬到楼上去住,晚上就睡在干草堆上,妈妈说当时看到水一天天涨起来,兄妹几个当时还很小,外公和外婆就把他们一个个抱上楼去,把原来堆柴放某的地方腾出来,作为他们这段时间避难的空间,小孩子都喜欢多动,外婆怕他们到处去玩掉进水里,都用绳子把他们拴在柱子上,不让他们到处乱跑,那是一个艰难的岁月,大水什么时候会退也讲不清楚,房子在水里泡的时间久了,一些经不起雨水浸泡的平房一间间倒下,大人都人急如魂,小孩子们却兴高彩烈的看着楼下的大水,大一点的孩子还时不时的还试着跳下去洗个澡,日子一天天过去,阴云密布的天气也慢慢的放晴了,洪水见到了太阳也乖乖的退到了河里。这是妈妈跟我讲述的她小时候坐水楼的日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