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闯关东--我的祖父门

真实的闯关东--我的祖父门

铁血论坛发帖预览

清末,山东、河北一带大旱,太祖父和太祖父的哥几个为了不给饿死,挑着箩筐从山东老家--蓬莱府治下出发,一路向北闯关东。听老人们说,大概是走了2-3年的光景,走到了辽宁省阜新县一带,太祖父在这里安顿下来,其他的兄弟也在锦州、义县附近安下家来。太祖父生有4男2女,哥儿4个分别叫:耀宗、耀祖、耀文、耀武。我家姓周。

孩子们一天天长大,大家挤在一起还是不够吃,在阜新住了几年后,太祖父决定自己独自继续向北,找新的土地。孩子们都先寄养在亲戚家里。终于,在1年以后,走到了辽北的突泉县太东乡(现在是内蒙古突泉县),一个地广人稀的地方,太祖母带领孩子们陆续到达这里,除了老三--周耀文留在义县姑姑家读私塾。我的祖上就这样到了突泉。

于是在我的户口薄上就这样写:籍贯:内蒙古,原籍:辽宁阜新。

突泉县太东乡是个山区,山坡地上长满了灌木,在这样的上坡地上,太祖父带领着几个儿子,先是用锄头、镐铲除灌木的树根,再用人拉犁杖,一点点的开垦出可以种植粮食作物的贫瘠的土地。一家人不饿肚子,这就是那时期的农民可以满足的事情了。父亲在的时候说过,家里有那么4、5亩的地,都是这样得来的。

老大耀宗,是我大祖父,老二耀祖,是我祖父,老三耀文,是三祖父,老嘎达耀武,是四祖父。

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大祖父和祖父先后成家,由于大家都不富裕,生活都是在一起的。也就是大家每年赚到的钱都交给大祖母,由她统一分配开销,大家吃饭和日常用品都向她要,也叫大家庭。大祖父和祖父都不识字,四祖父勉强认得些字。只有三祖父一直在读私塾--那是因为他的姑姑家里富裕。1929年,父亲出生后的第二年,三祖父考取了东北军,稍后考入东北讲武堂,在第十期工兵科学习。和开国将军吕正操、万毅同窗,和开国少将王效明同班同学。1931年,三祖父已经是东北军里的一个见习军官了。这时候,突泉县有个大户人家的女儿相中了三祖父。这是当地民国时期的县政府的秘书长的女儿--一个学识渊博的侯姓大家小姐,很快他们就谈婚论嫁了。

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

三祖父正在家里操办婚事,传来日本人占领沈阳的消息。其后几天,不断有从沈阳跑回来的或兵或学生或商人。大家都在惶恐中传递着相同的信息,三祖父决定归队,去找自己的部队。和新婚的三祖母依依不舍的分别后,三祖父一路向南,走到了洮南地界。

洮南是东北北部重要的战略要冲,扼蒙、吉、黑咽喉,东北军辽洮镇守使官邸所在,当官的叫张海鹏(后来伪满开过四上将之一)。到了洮南,好像听说张海鹏要投降,三祖父就和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当了逃兵,路过白城子-王爷庙-扎赉特旗,一直跑到黑龙江。1931年11-12月,在江桥参加了抵抗。

三祖父的光辉历史在此嘎然而止。

1932年,三祖父随同马占山将军停止抵抗,做了顺民。1933年,被选入伪满长春皇宫,和王效明一样,做了伪近卫军的一名高级军官。(那时候王效明叫王冠英)

家里人一样在突泉乡下耕地。和以前一样,对于农民来说,谁统治都是一样的,只要给我地种、让我基本吃饱。

祖父有个不良嗜好:喜酒。一饮便多,酒后口无遮拦。作为农民,颇有酒后得意之嫌。每每酒后与人口角,必说:我三弟做大官,你今天欺负我,等我三弟回来有你好看。每次都这样,为三祖父后来的惨死打下了铺垫。

1937年夏天,溥仪的皇后在游玩大同公园的时候,给几个日本人调戏,近卫军出手痛殴日本人,也就是“护军事件”。日本人给打死了一个,溥仪派三祖父处理此事,后来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护军解散、卫队缴械。他看透了这个伪朝廷的本质。38年前后,三祖父领命下连队带兵,在河北一带,寻了机会投奔了国军。

在河北、山西、山东一带作战,一直到45年光复。期间,三祖父做过枣强县县长、保定保安第三旅旅长、唐山警备大队大队长等职务。尤其是搞摩擦期间,他曾俘虏过CP高层的一个领导(这人非常有名,建国后非常有影响,这里不说是谁),但是后来被他礼送出境了。为此,CP方面也是很感激他的。那时候,就有人说他是CP,剿匪不利。到底是与不是,现在没人能够说得清。

光复后,三祖父到东北保安司令部任职,1946年夏末,他接到一封来自CP方面的信件,内容现在已无法得知,但是接到信后,三祖父决定辞职回家。此时的家乡--突泉县已经是解放区了。

国军方面挽留不住,也是给他准备好多东西。三祖父家的老叔是那年一起和他回家的,清楚的记得:

“国民党的一个官说,周队长,吉普车估计在你们家那儿不好用,你们也没有汽油。给你个胶皮咕噜的大马车吧,这个喂草就行。事实上,马车真的比汽车有用。还有一个排的国民党兵,护送的,都是卡宾枪,戴钢盔,锃亮。”

“到了康平,就有共 产党的部队了,每当碰到这些,父亲就把一封信拿出来,沿途的就放行。最后到一个大院子的时候,有事了。”

“一个当官的很礼貌的看了信之后说,周队长辛苦了,今天就在这个大院子里休息吧。很大的一个院子,周围是土围子,有碉堡,好像以前是地主老财的私家庄园”

“大车和兵一进院子,墙上站出来都是拿枪的人。国民党兵也都举起枪来,我吓得直往我妈怀里钻。听我爸和哪个当官的理论,哪个当官的说的几句话我记得,他说,周队长都到家了,还要枪做啥,(意思是你拿着没用,还不如给我们)。共产党不时兴摆谱,你们这个当兵的,愿意留下继续当兵,不愿意的全都回家种地。最后,就剩下一个马车,东西全部充公,连我爸的手枪、剑(好像是老将给的)原来三匹马给拿下去两匹,连赶车的都换成他们的人了”。。

三祖父开始了他苦难的历程。

家乡在土改,土改工作组都是本地人组成的,其中就有一个原来的地痞流氓,竟然摇身一变,成了土改干部、组长,他叫于凤翔。

三祖父被勒令2天去一次土改队报道,被强迫写材料。期间,他不断的给辽吉军区的领导和以前的老战友写信,都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回信。在煎熬了一个月以后,初冬的一个夜晚,于凤翔带领武装干部逮捕了三祖父,关押于突泉的一个监所。

有一天,家里人去探望三祖父,他把2封信交给了大祖父的儿子--我的大伯,告诉他必须送出去,找到这2个人--张平江(洋?)和王冠英,只有他们才能够证明他是好人。大伯喏喏的答应了。

大伯生性懦弱,不善言语。16岁的时候,想去新京(长春)找三祖父学点东西,到了伪皇宫门外不敢进去,也不敢问卫兵,一个劲的转,结果被人家当作'坏分子'抓了,审问才知道是找三祖父的。伪皇宫里的算命先生看过大伯说他只适合学手艺,做不了官,三祖父只好送她去学裁缝了。光复时候只身坐着火车头跑了回来,连行李都没敢要,弄得和黑人一样。

伯父没有那个胆。

他去了白城子,当时辽吉军区所在地。见到很多卫兵把守的机关,他又胆怯了,也是转呀转,没敢进去。这次卫兵也没抓他,他转累了,就打听跑到一个同学的家里玩了2天,回来了。

伯父的懦弱害了三祖父。以致于在多少年以后,伯父和父亲都在的时候,我看到过一次伯父流泪。那是父亲他们哥俩喝酒的时候,伯父哭着说,是我害了我三叔,我对不起他。。。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