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弥一郎-从战犯到东北老航校教官

林弥一郎-从战犯到东北老航校教官

林弥一郎(はやし やいちろう

林弥一郎(はやし やいちろう、1911年9月2日 - 1999年8月14日)日本陆军航空兵少佐,他和他属下的第二航空团第四教练飞行队培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一代飞行员。 日本大阪府南河内郡人。1932年被征招入伍,成为一名航空二等兵。1932年9月到1935年,林经历了三年多的刻苦训练,成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和飞行教官,并晋升为航空兵曹长军衔。由于技术出色,1938年5月,林弥一郎成为一名少尉候补生,进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受训。当年年底,以优等成绩结束了陆士的学业,正式以陆军少尉飞行员的身份被分派到飞行第54战队担任战斗机飞行员。太平洋战争爆发前不久,54战队进入中国战场参战。1942年8月,在桂林上空,林驾驶的97式战斗机曾经与陈纳德的P-40展开过激战,并且飞机被打了34个窟窿却成功的从战场脱离,飞回日军占领下的广州白云机场。太平洋战争中后期,54战队长期驻守北千岛的占守、幌筵岛机场,负责防御从北方来袭的美军轰炸机。日本军事力量最早的在本土防空作战中的的战绩和最早的空战损失都出在54战队。林弥一郎在54战队期间,由少尉逐级晋升为大尉,并担任第3中队的中队长。在与美军的B-24、B-25轰炸机的苦战中,积累了相当丰富的战争经验。1944年11月,林弥一郎晋升为少佐。一名普通士兵出身的军人能够晋升到校级军官,这在非常强调科班出身和论资排辈的日本陆军中属于相当少见的例子。随后,林弥一郎调往中国东北担任驻沈阳的第101教育飞行团第4练成飞行队队长,扎在沈阳东南的奉集堡机场,负责新战斗机飞行员的战斗训练和中国东北地区的防空任务。 日本宣告投降后,林弥一郎所在的关东军第2航空团第四练精飞行队为了不向苏军投降,躲进了深山之中。由于最终缺乏食品决定向中国政府军投降。但是错把在东北的共产党军队当成了国民党军队,于是林弥一郎成为了中国共产党的俘虏。1946年1月1日,中国共产党东北民主联军司令林彪以及中共东北局书记彭真决定成立东北航空总队,要求林弥一郎出来帮助。林弥一郎以改善300名日军部下的生活待遇为条件答应了这一要求,并且担任东北航空总队的副队长兼参议。由于发生了通化事件,林弥一郎的几名部下受到了牵连,中国共产党中央曾经三次下令要求中共东北局处决林弥一郎。但是当时中共[日军反战联盟]的主任前田光繁(又名杉本一夫,1938年在河北被八路军俘虏,成为了八路军第一名日军俘虏,后一直担任中共[日军反战联盟]的责任人)坚定反对,并且中共[日军反战联盟]的政治委员黄乃一出面做保,林弥一郎才免于一死,但是东北航空总队的人事权转移到了前田光繁的手中。同年3月1日,中共东北局成立了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林弥一郎再次被任命为主任教官。林弥一郎在担任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主任教官期间,在理论、实践、训练、教学等诸多方面开创了共军航空的基础,培养了大量的优秀航空人材。包括王海在内的所有中国人民志愿军飞行员均为林弥一郎的学生。林弥一郎为共产党空军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被军事专家称为解放军空军之父。 1954年,日本飞行员回到日本,由于日本右翼的迫害,他们生活非常艰苦,不少人很怀念老航校的生活。为了纪念那段特殊的日子,林弥一郎组织了“航七会”,在日本各地设有7个支部,会员达1000多人。林弥一郎于1999年8月14日病逝,在他逝世一周年之际,“航七会”会员举行了隆重的追思会,称他是一位中国人民永远尊敬的空军之友。 在中国空军的历史上,不能不提及东北老航校,在东北老航校的创建史上,也不能不提及为之倾洒热血甚至献出生命的300余名日本友人。四野日籍官兵中功勋显着者,无疑是原日本关东军第二航空军团第四练成大队的林弥一郎部,这支关东军的王牌集体加入东北民主联军时,计飞行员20名、机械师24名、机械员72名以及其他各类地面保障人员近200人。除此以外,还有一些是从解放区转送来的投诚和被我军俘虏的日籍航空人员。以这些日籍官兵为骨干组成的东北老航校成为中国空军的摇篮。这里共培养出飞行员160人,其中23人参加过开国大典的阅兵。当年的空军司令员王海、空军副司令员林虎、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刘玉堤,以及曾经击落美军王牌飞行员戴维斯的张积慧等人都是从这里走出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