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不干涉政策一直是中国国家安全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在海外建立军事基地,常常被中国政府作为坚持不干涉、不结盟立场的重要例证。1999年的《人民日报》介绍称:“中国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发展对外关系,开展经济和文化交流。中国坚决反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和殖民主义,致力于加强与其他国家人民的团结,支持被压迫民族和发展中国家争取和保卫民族独立、发展国民经济的正义斗争,努力保卫世界和平,促进人类进步事业。”

在中国的政府文件和声明中,常常会出现上述词句,表示中国虽然政治地位在上升,经济实力在增长,军事现代化在发展,但不会去寻求征服别国。《2000年中国的国防》指出:“中国反对任何国家以任何方式将本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强加给别国。中国不搞军事扩张,不在国外驻军或建立军事基地。”直到2009年6月,中国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陈舟大校仍然公开表示:“中国国家利益的发展,将使不在海外建立军事基地的传统面临挑战。但中国不会像某些国家那样,在全球范围内建立庞大的军事基地体系,在海外大规模驻军。”

尽管中国的全球经济利益在增长,海外华人也有时会遇到威胁甚至遇袭身亡,但中国政府始终没有在国外驻军。不过,陈舟大校指出:“中国国家安全战略发展的需要,已经对不在海外驻军和建立军事基地的传统观念构成挑战。”不干涉政策仍然是中国外交政策的基石,但“不干涉”定义的内容已经做出了调整。例如,中国曾经抨击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侵犯了他国主权,但自从1992年首次向柬埔寨派遣400名工程兵部队执行维和任务以来,已有15000名中国官兵参加了联合国维和行动。2008年12月,就在中国政府宣布将向亚丁湾派遣军舰之前,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庞中英表示:“不干涉政策作为中国外交政策的基本原则并没有改变,但中国正寻求在过去的原则和当今的事实之间建立平衡。”

虽然中国出于自身的政策考虑,一直没有在境外驻军,中国官方也一直以此作为展示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的例证,但中国政府正在认真地审视关于部署和使用部队的政策问题。特别是部署在亚丁湾执行国际护航任务的中国海军战舰,现在已进入第8轮轮换,进一步突显了在印度洋建立海岸后勤补给基地的需要。在2009年,中国学术界和政界就是否应在境外建立海军基地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中国海军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尹卓少将(退役)在2009年12月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中国需要建立稳定、永久的补给和维修基地。”国际媒体纷纷对此予以报道,并且引发了广泛的争论。事实上,与中国政府官员和学者此前的公开表态相比,尹卓的观点并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地方。尽管中国国防部立刻对此做出了补充说明,但尹卓的言辞以及中国国内发出的其他类似声音表明了一个迹象——中国已同亚丁湾地区及周边的一国或数国就向部署在该地区的中国海军部队提供后勤支援问题达成了一致,并且正准备对外宣布。中国政府官员在此问题上的公开表态似乎是在“试水”——在正式宣布之前,试探一下国际社会的反应。2008年秋,就在中国政府宣布将派遣军舰前往亚丁湾参与反海盗行动之前,中国官员和学者也曾发表过类似的观点。

中国是否应该与相关国家就向在印度洋执行任务的中国海军部队提供后勤补给签订正式协议,对于这个问题的争论反映了中国军队在该地区的任务职能正在拓展。中国继续向非洲之角派遣军舰执行反海盗巡逻任务,并且通过演习、友好巡航和对外贸易等方式,将军事影响拓展到印度洋地区。此外,中国还通过发展商贸和外交关系,为其在海外部署的部队提供保障。对于签订后勤保障正式协议问题,中国政界和学术界还在争论,但中国在印度洋的后勤补给体系已现雏形,并且将继续发展。复旦大学教授沈丁立认为:“海外军事基地是否有正式名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需要与东道国建立联系,使我们的海军官兵能够得到休整。”从中国海军访问的一些印度洋港口,可以看出这种后勤补给体系的模样。这些港口不仅是中国海军寻求补给和休整的地点,而且是中国可能签订正式协议的对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