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仙女山上雪花飘...

[春节那点事]仙女山上雪花飘飘。。。


龙年吉祥!

我赶着往家乡奔跑。。。奔跑。。。借助四驱的动力,交通工具减缓了对远途的忐忑,内心的情绪少了些许的焦躁、恐惧,这已是第二次自驾车返家乡了,从南国之滨的深圳,途径广西梧州---柳州---金城江,再跨过贵州贵阳---遵义,终于看到了山城的影子,已是除夕的夜晚,灯火阑珊处,我的家,我的祖屋,那片灵动的影子,我看到了。。。听到了。。。那是时间的凝固,梦呓的召唤! 仙女山,芙蓉洞,天箭草坪,一片北国风光,在灯光的映衬下,别样的风采,故乡,你真美! 依稀记得故时的点滴,《雪山飞狐》中狂野纷飞的团絮,一片片叠加,构成了那时候对人生的追求,爱情的坚贞,这是不能口述的心臆,它是一种意会,一种磅礴下的缠绵,犹如得胜三军犒赏典礼里的一道小菜,一尊醇酒,默默体会,尽在口含中,千人百面,莫衷一是,都是因了这场飞舞的白絮,村里的老人说,那是在飞将军点兵操演。。。我记住了,这年复一年的漫漫寒冬里,有了你,倦人的雪,不疲不弃,奔走身前人后,我忘记了这萧瑟的时节里,竟然多了几分热烈的呼应,在心中,在脸上。。。 重庆武隆,喀斯特地貌的教科书,一页一页,袒露着亿万年地质变化的影像,有自然的真实,亦有人文的诠释,我走在高速路与崎岖山涧之间,期盼留住那滑过手间的故事,有《国家地理》上记述的,有外婆一生絮叨的,我想哭,想找个僻静的地方号啕,只是,脸颊上流过的是淡淡地咸物,少了隐含的实在,我迷失了记忆,只在这里,我的故土,我可以暂时找到清醒的我,找到回家的路。。。那山、那水,嬉戏的小犬、啄食的鸡仔,我的那些至亲至爱的亲人们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女不识人间苦,犹是少年好多梦。。。 我不再是那个曾经的少年,只在春花凋落的时候,倚在亭栏,感伤那过往的贩夫走卒,苦难的岁月刚刚过去,远去的村口依稀仍能听到骡马蹄声,忽近忽远,细细聆听,你能找到隔壁那头大骡的喷鼻声,马帮那熟悉的号子依然传递在沟壑山涧里。。。


我在少小的年纪,曾有幸品闻过缙云古峡的剑影、南温泉孔二小姐风流绝世的寓所、青木关驿道的轻烟;

在南岸涂山的界碑前追忆大禹治水的豪情,从化龙桥的山頂鸟瞰红岩村烽烟的故事、到文峰塔下缅怀海棠溪今夜唱起的萤火虫。。。或许,这就是山城、雾都的底蕴,可我,经历一番经济浪潮的洗礼风雨,到川外闯荡一番回来,却愈发地陌生了?!对故土,也是对童年的往昔。。。 黄济人在而立之年对混沌的文字环境推出的《将军决战岂止在沙场》,向我们失重的心态加入了稳定的回归,虽然来的很迟,但仍不算太晚,不算太晚,可以使我们用心聆听心灵在历史的穿越中领略到沉重的责任、轮回的见证。 我想起了魏明伦写《四川好人》发出的慨叹,我在偶尔出来的漫天雨雾中,寻觅。。。寻觅什么?工业革命改变了纯熟的乡情,你还能在这里读取到那些记忆中镌刻的共鸣?!石门大桥上车水马龙的繁华,掩饰不了嘉陵江畔空旷天际下鹰枭的盘旋。。。,我失败了,进而彻底地放弃了追寻那流逝的温暖,坚亢的川江号子成了三峡博物馆的留声机里流出的记忆,孩子啊,你能读懂那冰凉的空气里渗出的顽强生命么?


风云际会,走过时间的长廊,消失在尽头的不只是拥有的实际,还有那无助的期冀,你会觉得迷茫吗?!也许,我们都在下赌,跟时间下赌,与生命的精彩对焦,光圈中,游离着意义和无奈,积淀着厚重与醇甘。

我曾经翻过王重阳先生的缔古体会,想搜寻到可以借鉴的蛛丝,人生的意义就如同汪洋中飘摇的小舟,其实,一切都是徒劳。我们总以为看到的是真实,眼睛却可以不负责任的将一切可视范围收揽,你说说,这就是经验?!或者,这就是人生的资历?!我却不这样看。


当年,我从迎泽大街走过,却遗失了在迎泽公园里的那对冰刀。。。 晋祠的门票不贵,可我却被三晋大地的源泉所慑服,没有文字可以表述我对山西的景仰,你看,吕梁山上,金黄的高粱成片掠过这就是我对丰收,对劳动的体验,朴实的渗不尽一颗秕子。。。 我的记忆,在1988年冬天来临前的山西! (本人曾在太原市下元的大众机械厂实习,深爱着这片孕育了自强不息精神的土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腊月,举家返老县城省亲,看到周治平老家的猪妈妈和猪宝宝,满心欢喜啊。



在三峡移民点之一的老县城,循着老乡的足迹,走村串巷,问寒嘘暖。三峡大坝牵涉到千家万户的心,移民潮起,托起的是一颗颗对民生大慧的理解和乡情的放弃。。。。。。,遍及上海、江苏、福建、安徽、山东等11个省市的移民点。这些离乡背井听惯了川江号子和滔滔江水声的重庆移民们,重新听到老乡那熟悉的乡音,又似见到了亲人般围拢过来,眼眶里浸润了太多的乡情,大家伙你一言我一语,纷纷询问着今天的新重庆变化,城乡一体化发展了?私人承包的田土挂牌上市了?年轻娃娃都在就近上了班,进了城。。。


还是那座山,还是那片土地,昔日破败的居住环境被替代,新农村合作的新房零次排列,白墙青瓦,一派古韵巴渝人家,惟有那挂在屋檐下的老腊肉,还是那么香。

老祠堂的后坡,梧桐纤直的躯干在冬日的照映下,愈发地显出生命的顽强,我在这个熟悉的脚下,品味着今天,翻晒着对昨天的恍惚,有那么一丝牵强,却拥有的实在、体验的热情。


仙女山,母亲的记忆,过去的沉重一页历历,惟有对你的图腾感伤的心和血液,一直不懈地流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首发链接http://bbs.fblife.com/thread_1990381_1.html,经2012年2月13日改写后,铁血网首发!

本文内容于 2012/2/13 14:57:42 被陈塘关总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