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们见证了美国主导的世界。未来的世界什么样,一种广为流行的观点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美关系的未来。最近布热津斯基在接受访谈时再次提到G2。G2是中美关系中最引人注目的构想,虽然广受批评,但作为学界的一种主张,双方有进一步关注和讨论的必要。

对于G2的构想,不仅那些正努力提升国际地位以不使自己处在国际决策圈之外的国家有抵触,美国政府、国会和智库内部也没有人依据它来规划和设想外交方略,而中国则明确表示不赞成。它目前不被大多数国家所接受。但如果不预设政治前提,而把它理解为中美以某种联合共撑大局,那么可以说它是符合未来政治现实的一种构想。

在冷战最尖锐的某些阶段,美苏双方携带核武器的战略轰炸机都做每日24小时值班飞行,军队的战备随时保持在“确保相互摧毁”的水平上。中美的竞争如果不想发展到那样的状态,就必须把合作放在首位。双方广泛合作关系的建立,是世界和平的保障,这是从战略上理解G2的基础。

中美关系破裂可能会造成灾难性的经济后果。经济上“中美国”的形成,既不是政府的追求,更不是民众的意愿,它是国家关系中一种不经意的依赖形成的结果。“中美国”所暗含的方向性意义在于,国家经济的成功是不能离开国际环境来实现的,中美的联合行动已成为全球经济管理的主要因素。世界不可能再如冷战时期那样有两套经济体系,两股经济力量。第一第二经济体不能携手,不仅无法追求繁荣,世界也不可能进入新时代。

中美关系中对抗性因素如果压倒了对合作的追求,全球治理中的难题恐怕一个也解决不了。单极时代几乎在瞬间结束,说明“单飞”已经行不通了。



目前几乎所有亚洲国家都是现实主义理论的坚定信奉者:与强国结盟,采购先进战机,建立军事基地,试射远程导弹,提升海军实力,军事准备和经济发展同步进行。近代以来亚洲政治被外部主导的状况并无改变,这个地区似乎不可能有共同的未来。


欧洲的联合曾经历过许多停顿和开始,G2之路会更加不平坦。当中美关系陷入困境或者获得实质性改善的时候、当人类在共同难题面前束手无策时,都会引发关于G2的不断联想。对全世界而言,中美联合所产生的正面作用极其巨大,双方决裂所产生的破坏力同样巨大,这就是中美学界需要再思G2的理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