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统一是台湾最后宿命 马肩负历史使命

美国中文媒体《世界日报》日前发表社论说,中华民族的大一统,似乎是中国历史的宿命,几千年来中国人永远都努力朝这个方向走,但在目前,不论是政治,抑或经济,两岸都朝相反的方向走,因此如何统一,何时统一,会是一个难题,亦是马英九当选“总统”后,一个隐藏而非隐蔽的议题。

社论说,香港的回归中国,有一个时间表,亦有一个以“一国两制”为标准的方程式,大陆的做法是以这个方程式作为向台湾的示范,但台湾想法,现实是分治,统一只是一个目标,甚至一种理想,这是国民党一向的立场,亦是新当选的马英九今天的立场,立场不会改变,不过仍可微调,那么马英九今后四年,有没有必要就“不独、不统、不武”作出微调呢?

美媒:统一是台湾最后宿命 马肩负历史使命

1月14日马英九成功连任台湾“总统”

今天的马英九,已没有连任的包袱,他不用避忌岛内“台独”的势力;但他却肩负历史的使命,他不能避开岛外统一的压力,他究竟又有没有终极的使命呢?历史是永远向前走的,目前的两岸,经济上已经融合,台湾已有百万人民移居大陆,政治上的磨合,会是大势所趋;

现实是不断迫过来的,大陆经济的发展,是永远大过台湾,亦快过台湾,过去的香港,不是带住大陆走?但今天大陆已拖住香港走,二十多年前,台湾的人均生产值,不是十倍于大陆?如今只多出四倍,因此就在目前,大陆已拉住台湾走,统一已是最后宿命。因此马英九目前的任务是如何把宿命变成使命,夺回主动权,去决定“何时统,如何统”。

社论说,30年前的“叶九条”,是向台湾招手的,后来才被邓xiao平借用于香港,变成“一国两制”,由于大陆的克制,“一国两制”并非完全失败,香港不能独立,但非完全自主。就以港人在菲律宾被枪杀为例,依国际法来说,这是一种误杀,香港法院甚至裁定为谋杀。对菲律宾政府来说,港人只是中国籍民(Chinese Subject),而非中国公民(Chinese Citizen),假若将来两岸统一,台湾会否如此呢?

马英九当选几天后,在北京的电视台,孔庆东公开就大陆游客在香港车厢内进食被制止事件,骂香港人是英国人的狗,他说得振振有辞,因为部分港人,今日已变成大陆的狗,他几天后又骂台湾,他说台湾的选举,是台湾地区的分裂点,台湾政治的民主秀,看似说得有理,因为在大陆,没有反对党,何来分裂点;没有选举战,何来民主秀,他跟着又骂马英九,将“中华民国”四个字跟台湾搞在一起,是搞“台独”。

社论说,孔庆东的言论过激兼出位,超乎“台独”,使大陆永远和台湾隔离。本来台湾的选举,特征是脏兼乱,这次的选举,马英九率先放弃桩脚与角头的拉票,民进党亦从未用过昔日的阴招,改凭政纲去争取选民,变成中国历史上最干净、最平和的选举。连到蔡英文亦附和马英九“不统不独”的理念,何来分裂与“台独”?

大陆网民戏称这次观选,犹如太监听房,不能做,台湾人民,何尝不是妃子赏花,难坐正。因此在未来四年,马英九应着力化解“台独”,以便扩大空间,以保留自主为原则,去和大陆进行政治和解。

社论说,大陆热爆微博,是蔡英文的名句:“台湾不能没有反对的声音。”大陆何尝不是?在渐统的过程中,应保留来自台港澳的“反对声音”,同时亦应否定孔庆东之流的反常声音。

台湾退役将军呼吁统一:台湾蓝营绿营一片沸腾

台湾前“国防大学”校长、退役空军上将夏瀛洲日前在中国大陆发表统一的言论,引发台湾“在野党”的炮火,据香港“中评社”报道,军系出身的国民党“立委”陈镇湘10日称,他不了解夏发言的实质内容,不过,退役将领发言内容不能违背“宪法”,以统一来说,“宪法”规定的内含很清楚,只是目前条件不成熟,不能谈,但不管如何,现在也不能搞“独立”,因为这会引起战争,大家都不乐见。

陈镇湘指出,马英九以“不统、不独、不武”来阐述两岸现状,这个主张经过这次大选证明是大多数人支持的论点,当前,不讲统一,是因为目前统一条件不成熟,目前不能谈,当前,更不能搞“独立”,因为会让两岸不安,甚至引起战争,这是大家不愿见,也不乐见,至于“不武”则得靠安心“内阁”搞好经济,才能创造“不武”的有利条件,这是大家努力的方向。

陈镇湘强调,他和夏校长是多年的老友,这次夏的言论他并不清楚,但身为军人退休后,发言仍要维护“宪法”,坚持“主权独立”及确保“国家领土”的完整,这是身为军人永远不变的责任,如果夏的发言是在“宪法”所规范下,那么大家没有理由反对,若是夏的发言违背“宪法”,那就该反对,不是吗?

对于夏瀛洲力挺统一的发言,也是在“宪法”规范的层次内,但却遭到台湾“在野党”的曲解,会不会为夏感觉太过委屈?陈镇湘则表示,大家自由心证吧,每个人心中各有一把尺,但不管如何,在各自衡量时,也不要太过武断,否则对人都不公平。

民进党扬言断其赡养金

据台湾《今日新闻》报道,台“立法院”民进党团书记长陈亭妃10日称,夏瀛洲领台湾终身俸、领台湾人的钱,但却说出伤害台湾的话,民进党团将提案,“言行伤害‘国家主权’、形象者”,丧失领受退休俸或赡养金。

据报道,夏瀛洲8日参加大陆西安举办的西安事变研讨会,大陆解放军将领罗援表示,与夏瀛洲“有一段特殊的因缘”。夏瀛洲当场表示,“国军和共军虽然理念不同,但为了中华民族的统一,目标是完全一致的”。罗援则盛赞夏瀛洲的言论,“每次都令人热血沸腾”。

陈亭妃指出,去年才传出夏瀛洲说“国军共军都是中国军”,引发争议,而马英九当时也震怒并认为这是一种“背叛”。但去年9月,台退役将领举办“军荣眷同心挺马后援会”,马英九特地和夏瀛洲握手,还说“你委屈了!”

陈亭妃表示,夏瀛洲一再说出“伤害国家的话”,既然心向中国大陆,建议夏瀛洲干脆归属中国大陆,放弃台湾的终身俸,不要领终身俸,又伤害台湾。

陈亭妃还称,民进党团将提案修法,增列“言行伤害‘国家主权’、形象者”,丧失领受退休俸或赡养金。

台湾明确表态:大陆在台湾问题的摊牌即将到来

在谈了台湾经验以后,我们意识到大陆的整体实力不但已经超过台湾,而且距离正迅速的拉大。更值得警惕的是,大陆的国力正在迅速地接近美国,导致行强在亚洲的势力范围将重新划分,这是无法避免的。如果没有主动妥协的规划,中共强行在台湾问题的摊牌即将到来。台湾人民开端要严肃地思考国家认同的问题。 YST把台湾在这方面的现况分析一下。

1.台湾独立派:凡是主张创建台湾国的,都属于这一派。这是最老牌、最正宗、也是最光明正大的台独。

台湾独立派是人多、势众、声音非常大。但是无论台独的声音多大,甚至台独人士一再登上大位,主导政局七年,始终无法服人。台独闹了半个世纪,还是一批乌合之众,最重要的原因是法理不容。我听过彭明敏的演讲,也看过林浊水的理论,他们不是诉诸情绪,就是引用[旧金山和约]来混蒙充数,混水摸鱼;李登辉说的是天方夜谭;陈水扁终于承认台湾独立办不到;至于像世新大学的教授李筱峰之类号称自己有平埔族血统所以不是中国人因此需要独立,就更等而下之、不值一提了,属于笑话类。

由于缺乏法理性,台湾独立等同叛国,没有号召力。鼓动叛国的事,国际间只能偷着干,不能明着来,面对大陆强权,难成大事。

2.独立台湾派:凡是打着中华民国的标志反对统一的,都是独立台湾派。这是人数最多、最复杂、最迷惑人、也最误导人心的独台。

独台远比台独危险,因为他有中华民国这块招牌,因此具有一定的法理性。所以独立台湾派又可称为中华民国派,明统实独,花样百出,最是令人头痛。

中华民国是亚洲第一个共和国,是联合国的发起会员国和最原始的常任安全理事国,国际地位非同小可。抱着这块招牌拒绝和大陆政权统一,能够玩的花样可多了。

由于拒绝统一的花样繁多,独立台湾派又可分为下行几派:

2.1.独立台湾和平共存派:凡是打着中华民国的招牌主张和大陆隔海而治的,都属此派。

这一派虽然比较务实,但是因为有中华民国宪法第四条明文反对,法理性很弱,经不起国中程度的检验。

2.2.独立台湾不共戴天派:凡是打着中华民国的招牌主张和大陆政权不共戴天的,都属此派。

这一派非常不务实,所以又称之为自欺欺人派。虽然不务实,但是这一派的理论最周密,法理性最强,最能自圆其说,也最误导人心。至于所谓的自欺欺人,是不是自欺是我的事,只有我知道;是不是欺人是别人的事,你只能代表你自己。所以虽然听者藐藐,但是言者仍然可以凿凿。反正我自说自话,怎么说由我,信不信由你。在辩论上,此派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在台湾的辩论环境最是吃得开。

独立台湾不共戴天派最接近两蒋政权的法统,也许就是likolalo所说的中华民国正典的统派。

如果还要细分,独立台湾不共戴天派还可以分为下面两派:

2.2.1.独立台湾武统大陆派:就是老蒋反攻大陆派的现代版。当年蒋介石说:三分军事,七分政治;今天独台说:一分军事,两分政治,三分日本,四分美国。你若不信,独台就把日本变成六分,台湾都没有了,看你怕不怕?

2.2.2.独立台湾文统大陆派:就是美国和平演变大陆派的台湾版。长话短说,就是用台湾经验统一大陆。这个在上一篇文章我们已经谈过。

3.一个中国的统一派: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进行实质的统一,不论是一国两制、一国三制、 还是一国一制。

这才是统一真正的定义。只有主张这样的统一,才是货真价实、心口如一的统派。这种统派虽然正宗,但是在台湾凤毛麟角,是台湾各派的最少数,完全不成气候,没有什么影响力。这样的台湾统派公众政治人物,当前只有李敖。

好了,现在我们来细看,统一的属性到底是什么?

统一的核心价值是一个中国。一个中国是统一的前提,是不能谈判的。至于应该有几制,不是重点,那是谈判的结果,取决于谈判双方的智慧。但是譬如联网有人发明了两制一国,这是标准独台的花头,完全违背了统一的核心价值,根本不可能被考虑。

一个中国有下面几个特点:

1.在一个中国下,只有一个中央政府,台湾人可以参加中央政府,但是台湾必定降为地方政府。

2. 台湾必须放弃全部的外交权、全部的军事权、和部份的司法权。

3.一国多制不是永远的,有一定的年限 ,最后必定要回到一国一制 。 一般来说期限不可能超过五年。

4.一国多制是一国一制的过渡期,为的是缓慢的、平稳的进入一国一制。所以一国多制不可能是绝对的五年不变。过渡期若是不进行持续的小改变,就会造成过渡期退出时的剧变。

相信很多台湾人看到上面几个特点,心中必定不爽。很好,台湾人可以不接受统一,但是要有相应的行动,就是积极备战。要注意的是,统独问题是二分法,拒绝统一就是进行独立,台湾人要面对现实,承担一切后果。所有的独派分子,尤其是慷慨激昂、口沫横飞的独立台湾不共戴天派,当摊牌的时候到来,就要把他们说的话兑现了。所有台湾人最擅长的嘴战,这个时候都必须化成实际对抗的力量,表现在战场上。

任何独派分子,不论是台独或者独台,最后必须面对大陆的摊牌,那就是武力统一。这是逃不掉的。若是今天连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明天那来对抗的决心和力量?

小人物和大人物的不同是,大人物可以做影响未来的决定,小人物只能接受大人物所做的安排。我们来做一个比喻:

你现在在一家经营不善的公司任务,这家公司面临倒闭,也面临被另一家大公司收购。如果倒闭,则面临失业另找头路;如果被收购,就面临减薪和降级;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好事,你不喜欢。

公司的董事长拍胸脯说:安啦,必要时公司有外资注入,明天会更好。你听了非常高兴,一个字,爽。

其实董事长的话可以是真,也可以是假。他说这话有他的盘算,他盘算的好处并不见得兑现在你身上。董事长的打算和能做的事与你不同,因为他是有改变现况权力的大人物,他能做的你不能,他做什么决定也不会让你先知道。

你可以不喜欢现况,也可以因不愿意降级减薪而反对收购,更可以听信董事长的保证处变不惊和处惊不变,因为什么都不做是最容易的。但是,你不能够逃避现实,你必须面对那些自己不喜欢的情况有可能会发生,因为你必须活下去。你是个小人物,你没有能力改变现况,只能接受大人物的安排。喜不喜欢的事,时候到了都会来。埋怨不喜欢的选择是没有用的,而是必须认清你的选择,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且承担一切后果。

在武力对抗大陆的统一战争上,台湾最依赖的是空军,其次才是海军,等到解放军的陆军上岸,神仙也救不了了。但是我们的空军,当前战机比飞行员多,而且正在流失更多的飞官,尤其是最重要的种子教官。四条纪德舰需要上千有专业才能的官兵,但是赴美接收军舰的士官有受不了压力自杀的。这些帮助了什么?

如果台湾人民拒绝统一这么坚定,为什么不拿出一点点行动来,踊跃报考空军官校和海军官校?使我们的海军和空军有最优秀的兵员。让我们来检验一下,这些高呼爱台湾的民意代表和政府高官的子弟,有几个是投身军旅的?

台湾人民可以反对和中共进行任何统一和谈,但是用嘴是阻挡不住中共武力统一的进程的。中共正在加紧磨刀,主要的对象是美日,射程九千六百公里的巨浪2潜射飞弹不是瞄准台湾的。杀鸡焉用牛刀?国军早就不是解放军的对手了。何况即使和谈,台湾的筹码也在快速流失,而台湾人还在莫名其妙的自大,陶醉在台湾经验和黑手党式的民主自由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