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扩容将推倒重来 场外市场建设重大调整

在中关村试点6年之后,呼声不断的“新三板”扩容将成为历史。《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由于“新三板”的扩容方案(即在中关村科技园区股份代办转让的基础上扩容,发展全国统一场外市场的方案),数次遭国务院否决,“新三板”这一提法将成为历史,逐渐淡出官方口径,取而代之的,将是一个以柜台交易为基础的统一监管的场外交易市场。


上周,证券业协会召集了10家有区域代表性的券商研讨“新三板”和场外市场建设。据了解,原先的“新三板”扩容的方案出现了重大变化,与一步到位的全国性统一监管的场外市场不同的是,新方案可能将以地方性场外市场建设为基础,待时机成熟后再扩建至全国性统一监管的场外市场。


实际上,早在2012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就曾指出,“以柜台交易为基础,加快建立统一监管的场外交易市场,为非上市股份公司提供阳光化、规范化的股份转让平台。”而前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在2011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提出的2011年八大工作重点中,“抓紧启动中关村试点范围扩大工作,加快建设统一监管的全国性场外市场。”曾被作为证监会主要工作。“全国”两字的变化,意味着场外市场的建设思路出现了重大的变化。


据了解,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将于2月15日正式挂牌首批18家非上市股份公司。在此之前,天津股权交易所和重庆股份转让中心已先后投入运营。天津股权交易所的累计挂牌企业已达133家,总市值达到142亿元;重庆股份转让中心的挂牌家数也在去年年底达到50家。而北京、江苏、浙江等地目前也在筹备地方股权托管平台的建设。


金元证券代办股份转让部董事总经理陈永飞表示,“新三板”只是俗称,官方说法以后不再使用“新三板”,将用全国性统一监管的场外市场(简称OTCBB)代替,把原有的代办股份系统打造成统一的全国性场外交易市场。


“我们也感到了这种变化,现在大量的精力都放在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的项目上,其他地区(非北京的)新三板项目已经放缓,现在是主攻中关村那边的项目,其他园区可以放一放。”申银万国一位从事代办股份转让业务的人士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原申银万国代办股份转让业务总部总经理张云峰已于春节前正式辞职,前往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担任总经理。


“这样可能更为稳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按照原来的设想,要一步到位的建立全国范围内统一的场外交易市场的话,将面临两个问题,一是做市商制度需要培养,二是在注册制下实行一步到位的全国统一的场外市场会有风险。而如果采用地方柜台来积累经验的话,可以把风险控制在一定地域,在一定范围内进行监管,难度会相对小一些。各个地方的柜台也可以根据各自的情况来摸索监管经验。


然而,在场外市场建设思路出现重大变化的背后,关于其监管主导权的归属始终是市场建设推进无法绕过的难题。可以看到,无论是尚福林还是郭树清,对于场外市场均强调“统一监管”,而现实是,目前国内场外交易市场监管主体不一,天津、上海、重庆等地的股权交易所主要是由当地政府(主要是当地金融办)进行监管。


“上海股权交易中心目前主要由上海市金融办负责协调和监管,证监会和当地证监局基本没有介入。目前上海市金融办正在鼓励上海本地的券商加入作为会员。”上述申银万国人士表示。另一位大型券商的研究部总监则对《经济参考报》表示,在地方政府主导监管的情况下,可能会出现出于地方利益考虑而放宽进入标准,从而引发市场风险的情况。


“地方金融办监管并不妥当,地方金融办是地方政府为把金融资源和本地经济进行整合而设立的协调办公室,本身并不具有监管的职责。”董登新表示,“根据国外的经验,可以实行证监会和证券业协会的双重监管体制,有利于场外和场内的协调,以及转板对接等问题。”他强调,柜台市场现在的分散经营、分散设立只是一个过渡阶段,终极目标应当还是要建立一个全国统一的OTC市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