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努力避免成为利比亚第二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秦轩

2012-02-09 11:25:45

来源:南方周末

2012年2月7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叙利亚受到贵宾般的欢迎。在首都大马士革,人群簇拥在车队途经的主要街道两边,俄罗斯与叙利亚国旗飘成两片海洋。这种久违的场景曾经是诸多社会主义国家招牌式外交仪式。

这是总统巴沙尔执政十年来叙利亚最受世界“瞩目”的时刻。发端于突尼斯导致阿拉伯世界动荡了1年零1个月以后,叙利亚成为阿拉伯世界与世界大国外交斡旋的中心。

此前3天在联合国安理会上,俄罗斯和中国以2∶13否决了阿盟成员国摩洛哥提出的制裁叙利亚提案。英、法、美三国代表以罕见的方式表达他们的不满。俄罗斯与中国显然另有打算。在本周一,2月6日,《人民日报》发表两篇文章讨论叙利亚的局势,批评西方大国将叙利亚引入内战。而就在俄罗斯外长出访叙利亚同一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宣布中国近期也将派代表赴叙利亚斡旋。

在和叙利亚的领导人巴沙尔会谈之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先于叙利亚的领导人巴沙尔宣布了后者将要实施的新举措:修改宪法,公投选举。

此时此刻,干涉还是不干涉叙利亚的内政并非诸国争议的焦点。核心的问题是,该如何干涉,才能更理性更建设性。

否决引发全球激辩

2月4日安理会的最终表决在叙利亚、阿拉伯国家及全球引起争议。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在大马士革,支持巴沙尔政权的市民,手捧鲜花和俄罗斯与中国的国旗,到中国的大使馆门前,对两国的否决表示感谢。在市中心的七湖广场,巴沙尔政权的支持者甚至欢呼庆祝直到深夜。

叙利亚的官方媒体《复兴报》在头版刊发题为《再次双否使西方阿拉伯决议草案落败》,并配以俄罗斯和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否决时的举手照片。而在反对派活跃的霍姆斯地区,则出现抗议游行。叙利亚各地的冲突也因为制裁决议被阻而有所激化。有反对派声明,在未来的48小时战斗将更加血腥。

反对派武装之一的“叙利亚自由军”负责人副司令马利克·库尔迪则公开发表声明,如果俄罗斯继续支持巴沙尔政权,“自由军”将对俄罗斯在叙目标进行袭击。

中国驻叙使馆也提醒在叙中资公司和媒体注意安全防范。

而在刚刚结束内战的利比亚,中国使馆受到石块袭击,使馆大楼的玻璃被砸破。利比亚的抗议者举出标语“排除俄罗斯和中国在阿拉伯地区的利益,尤其在利比亚和叙利亚”。

在著名的全球言论平台Facebook、Twitter及Youtube上,俄罗斯和中国的否决票激起了大讨论。反对者指责两个东方大国无视叙利亚出现的平民伤亡,也有人指出欧美的举措正在将叙利亚变成下一个伊拉克或者阿富汗。

据南方周末记者间接了解,大马士革的一些叙利亚人对于制裁或否决,心情纠结。他们既担心受到当局打压,同时也担心叙利亚会进入内战。许多叙利亚人干脆选择收拾行囊,向黎巴嫩转移。1周前,联合国已经发布消息称,在黎巴嫩的难民激增。

巴沙尔比卡扎菲开明得多

叙利亚内部近乎分裂的情绪表达背后,是其远比北非诸国突尼斯、利比亚和埃及等更为复杂的局面。目前叙利亚的权力精英为阿萨德家族及其所在的阿列维派穆斯林。阿列维派为什叶派穆斯林的分支,在叙利亚2200万的人口中,该派所占人口不到10%。而占叙利亚人口最多的是逊尼派。

长期以来,叙利亚当局对于逊尼派的极端势力组织态度极为严厉。1990年代,现任总统巴沙尔的父亲阿萨德执政期间,为了剿灭哈马地区的穆斯林兄弟会,当局将整个城市推平,当地死亡人口上万。

这笔陈年血债成为巴沙尔政权转型的最大包袱之一。如果此次转型失控,没有人能保证不发生宗派冲突,占少数人口的上百万阿列维派穆斯林将人人自危。至今,叙利亚的阿列维派穆斯林在叙利亚城市中依然保持集中居住的局面,没有和其他的逊尼派、基督徒和库尔德人混居。

而无论军方还是高层权力精英也因为同属阿列维派很难与巴沙尔政权决裂,埃及模式不可能在叙利亚出现。

中东问题的观察者陶短房认为,如果转型失败,叙利亚将可能出现类似邻国黎巴嫩的局面,各派以宗派、种族对立,所谓的民主化演变成各派博弈的混乱局面。这一局面是叙利亚最担心的。

自2011年1月叙利亚出现抗议活动以来,同样为少数族裔的库尔德人就曾多次提出,不支持外部的分裂活动。

事实上,叙利亚现任总统巴沙尔是中东集权国家领导人中最具有全球视野的人之一,在其当政下,叙利亚日渐开放。遗憾的是,2000年至今,叙利亚的经济年增长率只有2%,而人口却从1999年的1700多万增长到2011年的2200多万。

在2011年应对动荡中,巴沙尔的举措要比卡扎菲开明得多。去年8月,叙利亚军队在哈马完成镇压后撤出,巴沙尔随即颁布了政党法、选举法,解除党禁,但两大法律并没有平息反抗;去年10月,巴沙尔宣布复兴党今后将成为普通政党与其它党派自由竞争。但是反对派却持续掀起了更大规模的对立。

不过,即使在今天,叙利亚的反对派依然没有像利比亚的反对派一样形成统一势力。叙利亚各反对派除了推翻巴沙尔,在如何建立新政权上远未达成共识。

反对派中也未出现像利比亚前司法部长贾利勒这样既孚众望,又有丰富政府管理经验的领袖人物。

叙利亚当下的局面是老政权长期扭曲、问题盘根错节,反对派势力分散无法拧成一股绳。

与大国对话决定叙利亚前途

《人民日报》本周一发表两篇文章分别为《叙利亚局势未来发展需要建设性互动》和《怎样做才是真正对叙利亚人民负责》,就中国在安理会上否决制裁叙利亚提案进一步表态。而这一表态很快被国际媒体报道,被视作中国政府释放的信号。两篇文章的基调表明,中国的立场不是对叙利亚的内乱视而不见。

事实上,去年3月以来,中国外交部负责中东地区官员与叙利亚外交部高层有过多次互访。去年3月与10月,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两次访问大马士革。在3月曾会见叙利亚副总统沙雷。

而在2012年1月,温家宝总理曾访问沙特、卡塔尔、阿联酋等海湾国家。中东学者马晓霖表示,温总理出访是与三国沟通中国的立场和主张。但令人遗憾的是,2月初在安理会上,分歧依然严重。

除去俄罗斯和中国以外,与叙利亚素有准同盟关系的伊朗也频繁表态支持叙利亚。值得回味的是,伊朗高层一方面表示支持阿拉伯世界的民主化进程,另一方面却反对干涉叙利亚内政。

马晓霖认为,西方和海湾国家向叙利亚施压的目标为孤立伊朗,同时切断伊朗与黎巴嫩真主党、哈马斯之间的联络线。

清华大学中东问题专家殷罡表示,叙利亚目前自顾不暇,与伊朗的同盟关系实际已经瓦解。

与俄中派代表赴叙利亚对话相反,法国意大利等欧洲国家宣布撤回驻叙利亚大使,并单独通过欧盟进行制裁。也有言论称法国总统萨科齐拟绕过安理会对叙利亚单独行动。

显然,叙利亚的前途将取决于近期与大国对话的结果。

接下来的看点是叙利亚的反对派如何整合,及外部国家的外交斡旋。殷罡表示,“战争现在还打不起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