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多杰雄天信徒在伦敦抗议,要求达赖停止撒谎,并给予他们宗教自由(图片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本文来自《环球时报》

一个时期以来,“西藏问题”一词出现频率颇高。而中国官方早就不使用。对“西藏问题”一词应该怎么看?有没有“西藏问题”?


毛泽东在什么情况下使用“西藏问题”一词


毛泽东曾在两个时期使用过“西藏问题”一词。


第一个时期是西藏和平解放前,经查有三次提到。1949年8月6日,毛泽东在给彭德怀的电报中说:“班禅现到兰州,你们攻兰州时请十分注意保护并尊重班禅及甘青境内的西藏人,以为解决西藏问题的准备”。同年11月23日,毛泽东又指示:“西藏问题的解决应争取于明年秋季或冬季完成之”。1950年10月11日,毛泽东在外交部的报告上批示:“西藏是中国领土,西藏问题是中国内政问题。人民解放军必须进入西藏。”这三次讲的“西藏问题”,指的都是在大陆部分已解放的情况下,如何解放西藏、实现国家统一的问题。


第二个时期是1959年3月达赖发动武装叛乱后,毛泽东也数次提到西藏问题,全都是主动对外国人讲的。1959年4月19日,毛泽东同意大利共产党代表团谈话时说:“西藏叛乱,世界资产阶级找到了好题目……你们了解西藏问题吗?”5月10日,毛泽东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人民议院代表团谈话时说:“我们有两个问题没有解决,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现在开始解决西藏问题。”10月6日,毛泽东同印度共产党代表团谈话时说:“从上次同你谈话到现在,隔了九个月。在这个时期,西藏问题使我们两国的关系发生了一点波浪。”这里的“西藏问题”指的是西藏达赖集团发动武装叛乱和我平息叛乱,并通过民主改革废除旧西藏政教合一封建农奴制度问题。


从以上可以得出三点结论:其一,毛泽东使用“西藏问题”一词不是指西藏的一般问题,而是特指一定历史条件下涉及整个西藏的重大政治问题,即:解放西藏和废除封建农奴制度问题。其二,“西藏问题”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内涵,在1950年前是西藏还没有解放的问题,1959年是平叛和民主改革问题。现在这两个问题早已解决。其三,“西藏问题”所指西藏是今天西藏自治区范围,不包括四川、青海、甘肃、云南诸省辖下的藏区。


据查,毛泽东于特定历史背景下使用“西藏问题”一词之后,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都不再使用“西藏问题”这个词。


现在有没有“西藏问题”


2006年,中央统战部领导在与达赖私人代表接谈中明确指出:西藏形势很好,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西藏问题”。达赖私人代表听后脸色大变,沮丧地说:谈了老半天,连“西藏问题”都谈没了,回去后没法子向达赖喇嘛交待。我们说现在已经没有“西藏问题”了,打中了达赖集团和西方敌对势力的要害。


西藏1951年和平解放, 1959年平叛和民主改革,百万农奴翻身做主人。自此历史上构成“西藏问题”的那些特别因素已经全部解决。西藏在经济社会发展和维护稳定的过程中当然也存在各种矛盾和问题,但全国其他省、市、自治区同样有自己的矛盾和问题。如果人们不能因为其他地方也存在矛盾和问题就提出什么“某某省问题”、“某某市问题”,当然就不存在什么“西藏问题”。


达赖集团的“西藏问题”,核心是“西藏国际地位未定”论,也就是他们所谓“西藏历史上是个独立国家,1951年被中国侵略占领”、“西藏有权利要求独立”之类的问题。在达赖集团看来,如果没有“西藏问题”就没有搞“藏独”的理由了,也就得不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政治上的支持和钱财上的赏赐了。因此,必须死死抱住“西藏问题”不放,并使之国际化。更远的不说,仅从2008年策划组织煽动“3 14”事件到干扰北京奥运火炬传递,再到去年策动四川藏区几个僧人自焚,无非是想证明“西藏问题”存在,以及自己对西方一些势力的使用价值存在。这里还必须说明,达赖集团所谓“西藏问题”并不仅仅是指我国西藏自治区这个范围,还要包括四川、青海、甘肃、云南四省的藏区,总面积约250万平方公里。达赖的如意算盘,是想把中国这1/4领土都变成“问题”。


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一些势力看来,如果没有“西藏问题”就没有了支持达赖集团和干涉中国内政的理由,也就没有了在国际舞台上炒作达赖的题目。因此,几任美国总统都在国务院设“西藏事务特别协调员”,在每年发表的所谓《人权报告》和《宗教自由报告》中,都不忘设专门篇章攻击“中国侵犯西藏人权”。


国际社会一些人正竭力配合达赖,把属于中国内政的西藏事务操弄成一个“国际问题”。历史经验和国际政治现实告诉我们,如果“西藏问题”成立,美国等就有“理由”像对待“波黑问题”、“科索沃问题”、“苏丹达尔富尔问题”、“阿富汗问题”、“叙利亚问题”那样,把它拿到国际组织上去“讨论”,就可以联合国的名义对中国进行制裁,甚至对中国动武。


如何应对所谓“西藏问题”


在当今国际涉藏舆论中,企望西方政客、媒体主持公道,无异于与虎谋皮,任何这样的幻想不仅是无用的,而且是有害的。但这并不等于我们可以无所作为。我们在国家实力的基础上,完全可以变被动为主动,逐步夺取涉藏话语权。


一方面,在学术、舆论中不正面使用“西藏问题”这个词。我们一些媒体有时注意得不够,为了文字简练或标题吸引读者而不加选择地使用“西藏问题”一词。一些科研单位申报研究课题,错误地认为“西藏问题”不管打不打引号都是“客观存在的”。某名牌大学曾专门召开“国际视野下的西藏问题研讨会”,邀请国内外人士参加。这都是需要加以改正的。


另一方面,我们对外交涉和接触商谈中,要毫不动摇地坚持“不存在西藏问题”的观点,以充分说理打掉对方的谬论和祸心。如果对方坚持要谈“西藏问题”,我们就有充分理由把对方国家涉及种族、民族、宗教和局部地区“独立”、“自治”要求的问题,以及“被占领”问题提出来,包括近期的“华盛顿问题”、“伦敦问题”,要求双方认真、充分切磋一下。

本文内容于 2012/2/13 11:29:42 被小编a5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