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旬夫妇自杀留下龙凤胎续:曾一度靠低保生活

“6旬夫妇跳楼自杀留下龙凤胎儿女”追踪


昨天,在殡仪馆,文姨和刘叔的遗体被火化,龙凤双胞胎儿女茵茵、亮亮和其他亲属们一起送了老两口最后一程。对于孩子们的安置问题,刘叔的外甥谢先生说,他们会带孩子们先去寄宿学校看看,开学后,孩子们很快会回到学校读书,他们自己会学会面对这一切。


在与刘叔大哥的对话中,他大体向记者还原了这10年以来文姨和刘叔的精神状态和生活状态。他说,中年丧子和年老时沉重的家庭负担是导致他们出现精神问题最主要的两个原因。


文/记者林静、黄宽伟、图/记者苏俊杰、黄澄锋


孩子的出路


关怀


社会各界陆续伸出援手 孩子很快返学校


昨天,记者再次来到东湖西路湖滨小区50号,除了刘叔的大哥年事已高不便出行,其他的亲属包括茵茵和亮亮都去了殡仪馆。谢先生说,在开送别会时,亮亮大哭了一场,茵茵则不停地问亲属们:“爸爸妈妈为什么会这样呢?”


对于孩子们的反映,亲属为孩子们的健康成长着想只好对他们说,他们的爸爸妈妈不是丢下他们,只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有别的事情要处理,以后不在他们身边 了,让他们学会去面对。从2月11日开始,社工们就开始对两个孩子进行心理辅导,他们会一直跟进孩子们的心理状态并及时处理孩子们遇到的心理问题。


昨日下午4时许,茵茵、亮亮和亲属们回到湖滨小区的家,他们在家门口给父母烧了纸钱。当记者问起他们目前的状态时,亮亮表示,2月10日晚上他很难受睡不着觉,11日晚上他可以睡着了,整晚都没有做噩梦。茵茵什么也没有说,回家没多久就和弟弟去了楼上大伯父的家中。


谢先生说,孩子们上学要用的学习用品已经收拾好了,他们很快就会回到学校读书,对于孩子们可能将要入读寄宿学校开始自理的生活,他说,现在正在和父母一 起教两个孩子学习如何搞卫生、煮饭。对于他们可能要转入的寄宿学校,谢先生表示,学校是孩子们母校办的,孩子们对学校的老师和校长都较熟悉,而且之前在西 周少儿研究院的这几年是孩子们最为怀念最开心的时光,孩子们有时还会主动跟学校的老师讲心事,所以孩子们入读这所学校他们是放心的。


昨天,广东狮子会蓝天服务队的工作人员找到了刘叔家,他们送去了3000元的慰问金,并表示以后如果孩子遇到困难可联系他们。而省福利彩票发行中心看到本报报道后,决定从工作经费中安排5万元用于姐弟俩的学费和生活费。


广州没有产煤之后,文姨失业了,她开始到处捡破烂补贴家用。龙凤胎出生后,文姨在外面捡破烂,刘叔就在家里带孩子。


父母的心路


还原


文姨生子为家庭完整 刘叔曾一人顾三人


昨天,刘叔的大哥向记者讲述了这些年来文姨和刘叔的精神、生活状态。他分析了文姨出现精神问题的历史原因,并表示,这个家庭面临的沉重负担导致了刘叔的精神长期处于压抑状态。


文姨和刘叔曾有一个独子名叫刘岳君,刘岳君在文姨和刘叔的资助下开了一个修理电脑和承接网络工程的档口。文姨和刘叔资助了近20万元。刘岳君曾自豪地对 父母说,等将来他赚大钱了会给爸爸妈妈买一套大房子。可是,1999年,刘岳君遭遇横祸不幸去世,中年丧子的文姨和刘叔在精神上遭受了非常大的打击。


几十万积蓄一朝没


“我们都知道他们的心情非常不好,但那时文姨很少表现出悲痛的情绪,她一直把悲伤压抑在心里。”刘叔的大哥说,独子过世后,文姨开始爱钻牛角尖,她看到 邻居家同龄的孩子已经结婚生子,就住在楼上的大哥家也儿孙满堂,就总是想不开。后来龙凤胎出生了,文姨心情好了很多,可是别人家的孩子都当上爸爸妈妈了, 她的孩子却很小,始终无法走出来。


在1999年之前,文姨和刘叔家里是比较富裕的。文姨很能干,当年独子开档口做生意的近20万元都是靠她赚来的。刘叔的大哥说,以前,文姨在工厂里做工,但是她嫌工资过低就开始下海运煤挣钱,大部分积蓄都是靠着她一车一车地运煤,然后把煤卖给酒楼攒下的。


虽然刘岳君去世了3年,可文姨始终无法接受现实,她曾说,没有孩子的家庭是不完整的。为和很多人一样有个完整的家庭,50岁的文姨通过试管技术再次当上妈妈,尝试试管婴儿花去了约12万元。


“这样一来,几十万的积蓄都没有了,其实在那时家里有几十万元还是挺不错的。”刘叔的大哥说,后来,文姨买了社保、医保,又花去一笔钱。在文姨到退休年 龄之前的那几年,他们一度成为低保户,文姨到退休年龄之后,开始领每月1700元的社保,刘叔的工资每月也有几千元,从那时开始他们才不再是低保户。


广州没有产煤之后,文姨失业了,她开始到处捡破烂补贴家用。龙凤胎出生后,文姨在外面捡破烂,刘叔就在家里带孩子。刘叔是一个很勤快的人,他在家一个人带两个孩子都可以做得很好。


文姨精神状态恶化的几年里,她没有再出去捡破烂,而是待在家里需要有人照顾,当时两个孩子还小,重担全落在刘叔身上。刘叔的大哥说,一个人照顾三个人,沉重的负担让刘叔的精神变得压抑。


文姨小学没有毕业,刘叔也只是初中文化。孩子们上了小学三年级后,65岁的刘叔根本就没有能力辅导他们的学习,他还曾经向大哥抱怨过此事。


孩子曾抱怨没钱报兴趣班


有较长一段时间刘叔家都没有开火做饭,对此,两个孩子向大伯父抱怨说,爸爸妈妈都不给他们做饭吃,他们很羡慕大伯父的孙子,大伯父的家庭条件比他们家好,爸爸妈妈也比他们的爸爸妈妈好。


刘叔的大哥说,孩子们曾经向亲属表达过学校的同学有不少报兴趣班,可是他们家里没钱什么兴趣班也没报过。“可他们从来没有在爸爸妈妈面前说过,他们是害怕增加爸爸妈妈的负担。”


专家:精力不足或是压力根源


广州市脑科医院临床心理科主任徐文军分析说,倔强的文姨最终采取试管婴儿的方式生下龙凤胎,主要是出于“心理补偿”,弥补丧子之痛。养育两个子女,经济 压力肯定是有的,但夫妇俩有4000多元的退休金,经济压力应不是主要因素,“养育子女负担很重,有经济负担还有精神负担,既要开家长会,又要辅导功课, 年纪老了精力就跟不上”。


记者手记


10年前,本以为他们一家从此能过上平凡安稳的生活,没想到,这个不幸的家庭还是没有逃过命运的作弄,又一次陷入了绝境。


10年前,我以《50岁 再当一次妈妈》为题报道了文姨的故事。当时的文姨靠蹬三轮车卖煤谋生,一场意外让她失去了已经成年的儿子。“再当一次妈妈”的 强烈渴望让文姨不惜以50岁的高龄挑战人类生育能力的极限,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孕育了一对龙凤胎。孩子的到来让文姨欣喜万分,但夫妻俩打工的微薄收入却让她 为如何抚养这两个孩子而惆怅。


文姨的故事一经报道,在羊城引起了强烈反响,更引来了无数热心广州人的帮助。捐款、捐物、介绍工作、义务 照看孩子……来自各方的爱心汇聚成强大的力量,让文姨渡过了最初的难关。10年来,每每想起文姨和她的故事,我心里总会涌动一股暖流,因为母爱的伟大,也 因为广州人大爱的温暖。


10年后的今天,这个不幸的家庭再次遭遇重创,让人扼腕,更让我唏嘘感叹。


然而,悲剧已经发生,往昔种种已成绝唱,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再次用爱给这个家庭带去一丝暖意,撑起一片希望。


今天,借着本报的版面,我想向文姨的一对儿女说:当年和你们妈妈领着你们回家的阿姨,如今也已为人母。孩子别怕,爸爸妈妈虽然去了天堂,无法再照顾你们,但请你们相信,在这座城市里,还有无数关心你们、爱护你们、守护你们的“爸爸”、“妈妈”。


——本报记者黎蘅


编辑手记


编过这条新闻的人叹息着走过。晚年得子的难处,早就应该跟他们说清楚,而不是趁着兴头一味地叫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