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揭秘叙利亚反对派:最坚忍的“杂牌军”

媒体揭秘叙利亚反对派:最坚忍的“杂牌军”

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人员

霍姆斯、哈马、德拉……自从去年3月,中东北非的民众示威浪潮蔓延叙利亚以来,这些原本并不知名的城市,开始频繁出现在国际主流媒体的热点报道中。

霍姆斯等地,一直是叙利亚反政府力量活动的中心,以及该国持续动荡的“风暴眼”。近一年以来,叙利亚的反政府力量何以能在这些城市持续对抗强大的政府军?这些矢志推翻巴沙尔政权的“杂牌军”,到底有何背景?

他们来自草根

自从去年3月叙利亚爆发大规模示威活动以来,聚集在霍姆斯、哈马、德拉等城市的反对派势力一直与政府军处于冲突状态。这使得叙利亚反对派成为中东北非动荡国家坚持最久的反政权力量。据联合国估计,持续近一年的冲突已经造成至少5000人死亡。

与埃及和突尼斯一样,叙利亚的反政府力量最早也由“草根阶层”组成。

2011年3月15日,叙利亚南部城市德拉最先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事情的起因是,15名少年因为在墙壁上用涂鸦写下口号“人民想要推翻这个政权”遭到当局逮捕。

有传言称,政府机构对孩子们使用了酷刑,并让前来寻找孩子的父母“忘掉自己的孩子”。

这激起了民众对巴沙尔政权的积怨,数千名抗议者聚集在哈塞克、德拉、代尔祖尔和哈马。一些示威者还与安全部队发生冲突。在首都大马士革,200名男性组成的抗议集会很快就发展到1500人。

同月,一个由十多人组成的小团体开始在大马士革郊区通过社区和清真寺与民众联系,并成立了第一个地方协调委员会。

媒体揭秘叙利亚反对派:最坚忍的“杂牌军”

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人员

该委员会支持公民示威,反对武装对抗和外国军事干预,主要活跃于霍姆斯地区。截止到2012年2月,这一组织已经在叙全国成立了14个地方委员会,遍及德拉、霍姆斯、巴尼亚斯、哈马等地。

作为反政府活动最初的“领导机构”,这一委员会主要由社会活动人士、法学家、作家、记者、年轻的学者以及有家人被关押在监狱中的家族人士组成。

他们发动草根民众参加示威活动,但拒绝与传统的反对势力结盟,如穆斯林兄弟会和巴沙尔流亡海外的叔叔里法特所领导的反对阵营。

到4月,反政府示威得到越来越多民众的支持。当月1日,示威者举行“烈士星期五”大规模抗议活动,25万名示威者在全国各大城市抗议。

在大马士革郊区,政府军与示威者发生冲突,多人伤亡,暴力和流血由此发端。

在接下来的11个月里,反对者相继在霍姆斯、哈马、德拉等城市举行“反抗星期五”、“决心星期五”、“伟大星期五”、“尊严星期五”、“儿童星期五”等示威活动。

示威者人数越来越多,他们的诉求也从反失业、反腐败,要自由演变为要求政权更迭、总统下台。

媒体揭秘叙利亚反对派:最坚忍的“杂牌军”

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人员

他们曾是军人

随着政府军与反政府势力的冲突日益激烈,反对派开始拿起武器与政府军对抗,同时,也有不少政府军士兵倒戈,加入反对派阵营。

2011年7月29日,一名军人在YouTube上宣布成立了一支名为“叙利亚自由军”的武装力量,大本营位于土叙边境靠近土耳其一侧的难民营中。

据称,“叙利亚自由军”主要由脱离政府军的变节官兵组成,军队总指挥官利雅得就曾是叙利亚空军上校。最初,这支武装只有1000多名成员,但截止到2011年11月,人数已经超过2万人。

今年2月,还有报道称,“叙利亚自由军”人数已经超过4万。利雅得曾对媒体称,叙利亚22万政府军中已有1.5万士兵“归顺”自由军。

如今,“叙利亚自由军”已经成为叙利亚最主要的反对派军事力量,他们在网络上打出行动口号——“不胜则亡”。

“叙利亚自由军”经费缺乏,只配备有一些轻武器,有些武器还要从黑市购买,军队间的联络也很困难。去年9月,另一支反对派武装“自由军官运动”与“叙利亚自由军”合并,这使得反对派武装实力大增。

目前,叙利亚自由军已将霍姆斯作为大本营。

他们能团结吗?

在这次动荡发生之前,叙利亚反对派一直存在,只是在现政权打压下,很多反对派都被迫转入地下活动。

媒体揭秘叙利亚反对派:最坚忍的“杂牌军”

叙利亚反政府武装人员

2011年3月以后,众多反对派“借机新生”,几十个反对团体相继成立。“全国委员会”和“全国民主变革协调委员会”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两个组织。

2011年9月,“全国委员会”在土耳其正式成立,巴黎大学政治学教授加利昂任主席。该组织主张在叙利亚实现政权更迭。

“全国民主变革协调委员会”总部位于大马士革,由13个左翼政党和独立政治活动家组成,与“全国委员会”不同的是,该组织呼吁反对派应与政府对话,和平实现“从专制向民主的转变”。

在中东问题专家李绍先看来,叙利亚反对派过于庞杂,内部倾轧严重,观念也不尽相同。这让他们在短期内难以形成对抗政权的统一力量。

李绍先认为,叙利亚最大的反对派“全国委员会”内部斗争已经很严重。而叙利亚自由军、青年组织、协调机构等在政治上的诉求也不完全相同,有的希望与政府对话,有的则希望实现政权更迭。

此外,外部力量的介入和推动,也让他们很难团结一致。“近期内,叙利亚各个地区的反对势力应该很难形成团结力量,与政府相抗衡。”李绍先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