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驳“崖山之后,已无中国”

我不赞同很多把中国的落后简单的归结于游牧民族蒙古族的元朝统治,或者归结于狩猎民族满族的落后的清朝。


游牧民族与狩猎民族是中国民族的重要组成部分,汉族的祖先也曾经是西部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或者森林里的狩猎民族。后来定居于东亚平原地区不过是最近三千多年的事。把我的反驳“崖山之后,已无中国”的恢复转贴如下:


元朝并不落后,元朝是很开放的。真正落后的是明朝的闭关锁国,以及对外族的恐惧与不自信。元朝的模式被欧洲所采用,中国的明朝因为盲目的排斥蒙古所以把元朝的对外贸易与掠夺政策给抛弃了,结果丧失了一次融入世界的机会,本来元朝已经与欧洲进行政治与商业来往了。


游牧民族是中国民族的重要组成部分,汉族的祖先周朝也是源于游牧民族,农耕民族缺少了游牧民族的探险精神,长期固守在中原地区,导致了汉朝后来的独尊儒术,这才是我们落后的根源。元朝蒙古人野蛮原始,但是他们部分的放弃了儒教,重用有文化的阿拉伯人,与欧洲人进行商业来往,尊重汉族手工业者与知识分子,这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最大的进步。只是明朝的皇帝过于排斥这种模式,重新恢复了儒教。满清的侵略,并没有太大改变明朝的局面,相对于明朝,不过是统治者换成了满人而已,可以说仍然是儒教国家。


可以说元朝末年是中国历史发展的一个转折点,是一个十字路口,是继续执行元朝的对外贸易国策还是继续走中国历代改朝换代的路,这决定着中国近代的命运。只可惜,我们明朝统治者选择了后者。


我们的落后的根源是两千年来根深蒂固的儒教专制主义,任何民族都会有衰落与兴起的时候。


我个人认为,唐朝与阿拉伯对中亚争夺的失败是中原衰败的起点(坦逻斯之战的失败)。中亚与新疆地区的绿洲控制的丧失,使得中原民族失去了对抗北部游牧民族天然的屏障与盟友,汉民族的重要发源地黄河流域长安地区进而也失去了控制,汉民族都城的被迫东迁,西安—开封—杭州—南京—北京,整个汉民族的东撤,唐朝极盛后的低落,西部、北部地区被游牧民族的陆续攻克。


中原民族在东亚霸主地位的丧失,民族积极进取精神的失去,最终导致了宋朝的“暖风熏的游人醉,只把杭州做卞洲”。再也没有汉朝的那种“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豪迈,南宋彻底失去了中原,向西北方与北方的“中国(夏与金国)”称臣进贡。民族精神的丧失,儒教对人们思想的禁锢是作为中国人口最多、影响最大的民族在唐朝以后落后的根源,而非其他。


国人民族精神直到今天仍旧没有恢复,丧失进取的精神,对游牧民族同胞的指责,忘记自己周朝祖先游牧的身份,真是国人莫大的悲哀。面对强大的西方与riben,自信的丧失,亦或盲目的自大,导致了国人精神的空虚,再加上拜金主义的兴起,所谓的大国崛起可能只是一个梦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